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向您忏悔,我的母亲
小马 离线
级别: 新学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08-01-03   

向您忏悔,我的母亲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高山流水 从 我的修行故事 移动到本区(2010-05-13)
向您忏悔,我的母亲

秋 池


--------------------------------------------------------------------------------

  突然想到母亲,而且很想对她说一句:“向您忏悔,我的母亲。”



  我的出生曾给母亲带来很大灾难。生下来有十斤半重的胖婴儿让母亲大出血,本来虚弱的她一下子昏死过去。在这“儿奔生、母奔死”的关头,她足足不醒人事两昼夜……直到我长大了,医院里的大夫还笑我差一点收了母亲的命。我好象是个多余的孩子。

  记得,怀我以前母亲已作了结扎手术。那知哥哥八岁那年有了我,当时家里已经有了三个女孩、一个男孩,大姐已二十一岁。这意外的怀了我,让母亲觉得是个累赘而决定打胎。在县城没能打下来,不甘心的母亲又去省城,但还是无济于事。无奈的母亲于是对父亲说“算了,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孩,等大的离开家了,也好有个小的来宽心。”这样我被保下来。也如了母亲的愿,真的是个女孩。

  以后姐姐们下乡的下乡,到外地读书的读书,家里就只有我和哥哥。孤僻多思的我瘦弱多病,所以母亲对我确是特殊的细心呵护。总害怕这个差点要了她命的“小不点儿”会有所闪失。当时为了医治我的贫血,母亲曾订下一家餐馆的鸡肝,每天变着花样弄给我吃。但不时挑剔的我,常常要被劝说再三才咽下一两口。而对于母亲专门为我蒸的放了开胃药的鸡蛋,则是背了她送给了别的小孩。由于与生俱来的僻性,常常在吃饭时也进入沉思状态。为了让我能多进食,母亲经常放下自己的碗筷来喂我。但是尽管她想尽办法,我还是瘦骨嶙峋。

  对于我“莫测”的性格,母亲操碎了心,她无法理解一个温暖的家庭如何让这个孩子无忧无虑。为了照顾这个多子女的家庭,手巧的母亲常常在灯下为我们做衣服、鞋子。由于父亲工作太忙,母亲在工作之余承担了全部的家务,还要照顾舅舅家的外婆。

  她真是好累呀!

  在母亲身上,我看到了中国妇女传统的美德:勤劳、坚强、聪颖。为了孩子们和这个家,她付出了所有的精力,承担着一切,却从未有一句叹息或有一句报怨。

  有一年,为了能使我吃到牛肉,母亲在排队时被人挤下台阶将尾椎摔伤(那个年代,城里买肉需要排队)。当她回家时,第一句话却是:“妈妈今天可以做你喜欢吃的菜了。”我哪知道,妈妈溢于言表的喜悦是用她痛苦的代价换来的。

  记得,每逢夏天酷热的时候,母亲为躺在床上的我扇着扇子,直到我睡着。严冬,又给我灌上暖水袋,有时将我冰冷的脚放在她怀里暖着。下雨天,第一个出现在教室外的面孔一定是母亲,她为我送来了衣服和雨伞……天黑前,等待在门外的也一定是母亲,她盼望我早点回家吃上热乎乎的饭菜。

  记得有一年夏天,家里只有我和母亲,我们挤在一张床上。半夜里被子因掉到蚊香上而点燃,火顺着被子烧了上来,被烟呛醒的母亲居然不愿惊动身边的我,而是一个人拚力扑打着冒烟的被子,直至我惊叫起来。
  日日夜夜,母亲就是这样细腻人微地照顾着我。以后,虽然我已经能够独立,她仍然关爱依旧。



  有一天,我突然对母亲说:“我想出家”!她当时很惊讶,那时尽管她已学佛,也不忍心让她的孩子离开,因为她一直想着将来有一个懂事的女儿为她宽心作伴。但当时决然的我,顾不得母亲的想法,执意地辞去了工作,来到现在的寺院。为了表示出家的决心,居然头也不回地登上了客车,全然不管在车下引颈张望的母亲那痛苦表情。为了不让父母有一丝挂碍和执著,到寺后我也故意不给家里去一封信,以为这样可以让伤心的母亲忘了我。

  两个月后,我突然接到母亲的一封来信。信中写道:

  五儿:你走后,我送你到车站,你看着我当时那么悲伤和痛苦,居然头也不回地走了。到了寺院连信都不写一封回来,让我和你爸爸整天牵挂着你。

  自你走后,我回到家里病了两天,直到你大姐回来才有点精神……后来又住进了医院,现在好了些。

  春节快到了,如果你想到还有父母就回来一趟。你要知道,我们是多么想你,父母永远不会忘记你啊!

  今天给你写的这封信上面,不知滴过妈妈多少泪水啊……

  我不知是怎样将这简短的信看完的……只觉得大串的泪珠顺着面颊落在衣襟上,朦胧中仿佛看到母亲一张憔悴的脸和一双呆滞的眼睛。我特别觉得,从我一生下来直到现在,母亲的眼睛似乎总盯着我,始终不肯眨过一下。好象害怕眨眼一瞬间女儿便会有什么闪失……会发生她追悔不及的事情。然而,它终于没能看住我。

  她的女儿走了,居然头也没有回一下,居然信也没有写一封。

  向您忏悔啊,我的母亲!许是我觉得:世上用了情就易出错……也许是弘一大师当年的“决绝”感悟了我。其实“无情”的我,骨子里又含藏着多少对父母的惦念啊!只是我不敢说,也不想说,也不能说……因为我知道,我的行为虽然让你们一时不理解,最终你们会明白的。我当时用冷酷将一切化解成无言……须知最深的情是无法表达的,最挚的爱也是无法复述的。

  大音稀声啊!……妈妈,您要理解女儿的心意啊!但是,女儿还是向您忏悔,我的母亲,我感激您的养育之恩!



  记得我剃度时,来到寺院的母亲不忍多看几眼就回到寮房。等仪式结束后我找到母亲,她正躺在床上落泪,见我进屋,她慌忙坐起来,希望好好地看看现在的我。见我在她身边坐下,她忍不住想拉我的手。我急忙将手缩了回去,现了“丈夫相”的我如何能让白衣牵手?当时只见母亲已经伸出的手下意识地停在半空,没有再伸过来,眼中闪现一种悲凉和陌生,接着眼泪便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母亲背过身,默默地拿出手巾擦着泪……看着母亲单薄颤抖的身体,我一下子怔住了。

  我看了看我的手,这只充满着父母的精血的手,是多么不可思议啊。记得“儒家”有不损发肤以孝父母之言。而我一生下来母亲就特殊地关爱着,如今她多想仔细看看剃去青丝的我……看看这个曾经在她身边活蹦乱跳的孩子现在是个什么模样?瞧瞧这个曾经在她怀里嗔笑撒娇的女儿现在是个什么形象?

  对于孩子,母亲有一百个理由不放心,就算他们已长大成人……何况在母亲眼中,我又是个特殊的孩子呢。

  向您忏悔啊,我的母亲!

  请理解、原谅我的一切吧。为了我追求的愿望,我认为,女儿这样做是值得的。记得当年,伟大的佛陀就曾大度地让一个把他当成自己儿子的疯女人拥抱……我不禁慨然!伟哉圣雄啊,凭你这种气度就足以作一切有情众生的精神楷模。




  落发后的第一年的春节,由于寺院有事,我无法回家。那知父母那几天足不出户的在家里苦等着、苦等着……

  出家后,母亲最担心的还是我的身体,每一封信必定嘱托我注意身体。她曾经对人说,等自己身板好了,就到寺庙来照顾我。母亲那种恳切,仿佛认定我还是个不会自理的孩子。

  受戒后我发心“持午”,母亲知道后一夜都未合眼,她认为体弱的我哪里承受得了。便立即写一封信来,信中写道“妈妈为你的身体操了不少心,生命都差点失去,你爱护自己的身体就等于爱护妈妈的身体,听妈妈的话就是孝顺啊。”

  得知桑椹是生血的,父亲和母亲专程到乡下摘了很多,给我作成十几瓶果酱,叮咛我每天坚持吃。但由于我是一个生活无规律的人,所以吃了一点,其余的便全送了人。

  父母恩深重,恩怜无歇时,
  起坐心相遥,迩遐意与随。
  母年一百岁,常忧八十儿,
  欲知恩爱断,命尽始分离。

  假如夜空中有一颗星星不停地向我眨眼睛的话,我想那一定是母亲的眼睛。它注视我,从不愿离去。

  向您忏悔,我的母亲!

  我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所以直到现在也并不像你希望的那样健壮。但有佛菩萨的护持,我又忧虑什么呢?这并不是我不关切“妈妈给我的身体”,只是无法太关爱自己。因为我知道,放下“身执”是修行的第一下手处。



  我的出家,在母亲的内心留下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痛楚,她因此常常生病。渐渐觉悟后,她便跪在菩萨像前,责备自己不应该执情太重,牵挂太深。她甚至跪在地板上惩罚自己,她以为这种肉体的自虐可以减轻精神的痛苦。

  但有什么用!岂不知,心动无声,情现无形啊!

  死别诚难忍,生离实亦伤,
  子出关山外,母忆在他乡。
  日夜心相随,流泪数千行,
  如猿泣爱子,寸寸断肝肠。

  在最初的岁月,母亲希望我两个星期能回家一次,让她有一段感情适应过程。我回去过,但每每想到她在阳台上盼望我归来,在车站上目送我的离去……每次送别,坐在车上最后一排的我,便觉内心一阵颤悸的折磨。于是我不再回家,为了母亲,也为了我。

  因为我无法向母亲解释当时的用意,也许解释了母亲也无法完全认同。

  我的母亲啊,我再次向您忏悔。



  用现世法,我们将无以回报母亲,正是:“假使有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绕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没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如此难行苦行,尚且不能报答父母恩,那么作为出尘修道的我,又能向母亲奉献什么呢?

  每每想到母亲在我身上所倾注的感情,我便告诫自己:我一定要好好走这条我认定的路。为了成全我的选择,母亲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这是多么难得可贵啊!我要坚决成为一个破迷开悟的佛子,用我的成就来回报母亲的深恩。

  往事的暖寒,在岁月的年轮上萦牵……
  那生命沧桑的道道伤痕,
  把人生的艰辛体验,
  不知何时是终点?
  飘泊在灌满泪水的大海,
  常常提醒着我尽快靠岸。
  也许放弃就意味着解脱,
  执著就是一种负担。
  应度的父母啊,
  您当理解女儿心的真诠。
  我融和着父母亲的精髓,
  在人间仅是瞬时的闪现。
  但假如我放弃了他们……
  天啊,我将是千古的罪愆!
  我万生万劫的父母啊,
  我愿用决不犹豫的诚虔……
  掏出这颗滚烫的心,
  并把一腔鲜血捐献,
  去祭祀父母精魂的圣坛!
  啊,我万生万劫的父母,
  我愿意为你们修筑最美好的乐园,
  让那里远隔一切尘垢的污染。
  我愿为你们营造最最究竟的净土,
  让那里脱离一切假相的妄念,
  ——这就是我永恒的心愿!

                   摘自《广东佛教》2001年6月
[ 此贴被微尘居在2010-09-17 21:12重新编辑 ]
圆满天妃 离线
级别: 新学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2008-01-03   
挥泪中~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慈母手中线,临行密密缝.
父母之恩比山高,比海深,我等好好修行~
小兵 离线
级别: 新学
显示用户信息 
2楼  发表于: 2008-01-09   
“假使有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绕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没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父母恩深难报!
微尘居 离线
级别: 乐学
显示用户信息 
3楼  发表于: 2010-11-25   
南无观世音菩萨
微尘居 离线
级别: 乐学
显示用户信息 
4楼  发表于: 2011-07-23   
南无观世音菩萨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观音菩萨的诞辰是哪天(回答几月几日): 正确答案:二月十九日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