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虚云老和尚与真如禅寺
细尘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3-07-13   

虚云老和尚与真如禅寺

来自:云居山佛教网

1957年6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盖叫天在九江结束了自己舞台生涯60年的巡演之后,上庐山小住。他向负责接待的同志提出来想去一趟云居山,拜见一位老和尚。大家劝他,山高路远,且不安全,可他执意要去,没办法,大家只得顺了他。

盖叫天执意要拜见的,就是虚云老和尚,那年他118岁……
  
虚云与真如禅寺
  
真如禅寺
  
世寿120岁;见过光绪皇帝、孙中山、袁世凯,受过蒋介石的宴请、为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主持抗日“护国息灾法会”,解放后见过中央领导;与太虚、弘一被称为“近代三大高僧”,解放后又与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等同为佛教四大名誉会长;一身兼承禅门五宗的近代禅宗第一高僧……

这一切表现出了虚云一生的神奇之处,可是神奇不是“神”,比如在1953年7月5日之前,虚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常住云居山真如寺。
  

就在这一天,永修县云居山的泥泞山路上,急急走着一行人,前面二人带路,中间是4个和尚。走在最前面的和尚身形非常高大,一笠一杖,灰白的须发从蓑衣里露出,在霏霏细雨中向身后飘荡着——他,就虚云。
  

其实云居山路并不陡峻,只是已荒凉日久,草深没膝,最狭处几乎只容一人通过。细雨让山路十分湿滑,好在这一行人是走惯了路的,依然健步而行。天黑的时候,虚云一行爬到了山底。
  

也许是因为天黑,也许是因为修行日久,也许根本就不是为看风景来的,虚云从来没有提到过他第一眼看到云居山顶的景色时是什么感受。其实云居山顶是群峰簇拥的一块平地,宛若天然城廓,人称“莲花城”,可能在修行人的眼里,更像一个莲花座。
  

上山是为了真如寺而来。在虚云眼里,真如寺果然是断垣残壁、瓦砾荒榛。荒草中依稀还可以看出道场当初规模颇巨,许是听见声音,从残破的斋堂里出来了四个和尚,衣衫褴褛,形容枯槁。
  

为首者正是真如寺方丈性福,四个,就是真如寺当时所有的常住和尚了。性福与虚云见过礼后,带着老和尚四处观看,至一尊佛像前时,虚云眼见毗卢遮那铜铸大佛像兀坐于荒烟蔓草之中,拜倒于地,双泪纵流。不一会儿,老和尚站起身来,对身旁人说:“我就留在这里了,复修丛林。”
  

虚云事后曾对弟子们说,“我来云居,是定业难逃。我原无住庙的心,很多现成的庙都不住,又来修庙子,岂不见鬼……我不能坐视祖师道场陵替消歇。”
  
缘起
  
就在3个月前,虚云和尚以病为由急着申请离京时,只是估计自己回不了广州或者福建,所以当有关方面建议他到庐山休养时,虚云接受了。
  

1953年5月,当虚云进庐山山门时,陈铭枢早已在这里候着了。这位老同盟会人,陆军上将,抗日战争时期代理过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淞沪会战时,十九路军主要就是在他的支持下在上海抗日。他曾与虚云有过佛缘,新中国建立后,这位民革的创始人之一,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主政广东。此次出面接待虚云,想来也是中央有意为之,公私兼顾。
  

面对故人旧景,虚云的神情果然轻松了许多。虚云在山上数日,开法会、讲佛学,频繁会见在庐山的僧人和居士,九峰寺、海会寺、东林寺一一走到。
  

6月的一日,虚云正在大林寺中,侍者来报,有禅人求见,自云居来,虚云照例接见。做为近代禅宗集大成者,虚云肯定知道“云居禅院”(真如寺旧称)——不仅是因为它是唐代古刹、更重要的是因为它是曹洞宗的发源之所,不过,之前他肯定没有去过。
  

来者是真如寺住持性福。参见之后,性福向虚云简单地介绍了云居山真如寺旧日盛景,然后说了现在的情况:“日寇侵犯中原时,以云居山险峻,易藏游兵,遂将寺庙全部焚毁,仅余大寥三间,历代祖师道场零落至此……”。
  

公开的文献资料大多结束于此,不过我在《虚云和尚年谱》里看到他说的这样一句话,也许才是性福当时最刺激他的地方:“前年我在庐山养病,听说云居山,政府拟划为林场。”
  

虚云送走来客,唤侍者请陈枢铭。不一会儿,陈枢铭到了,虚云便提了自己想去云居山真如寺看看,陈枢铭叫来当地人员询问,果如性福所言,真如寺已残破不堪,“没什么好看的了”,那一带荒僻,不太平且有猛兽。
  

见虚云执意要去,陈枢铭便安排了四个警卫,配枪陪同,连同三位侍者,一行8人向云居而去。
  

这一去,不仅复兴了古寺,连带虚云自己都圆寂于此。这一年,虚云114岁。
  
老和尚
  
虚云摸黑上了云居山后,果然又生了修庙之心,在这之前他已经复修过6座大庙了。回庐山后,虚云把想法跟陈枢铭说了,陈枢铭和地方政府都不答应,虚云去信北京,北京来电同意。
  

当时的真如寺只剩性福在内的四个和尚,破寥房三间。虚云便和侍者结庐而居。其时条件极其艰苦,没有粮食,虚云就跟当地政府申请获准,僧人们自己开山种地,农禅并重 。
  

听说虚云在真如寺,四方弟子信众来投,不到半年,云居山上已有近百名僧众,还不断有人来投。虚云便将众人分成两队,工程建设和开荒种田。庙中一应杂事自有方丈和三寮职事具体管理,虚云老和尚还是住在牛棚里,每日与普通僧众一样礼佛、劳作、守夜。
  

对这一段时间生活的记述,大多提到的就是艰苦,还有就是虚云老和尚的不怕吃苦,“从不搞特殊化”。除开一些后辈弟子讲述的超出我唯物主义理解范畴之外的事例,绍云法师开示录的前段让我觉得挺有意思。
  

有一段是说老和尚力气大的
  

这一日,小和尚绍云自庙外办事归来,远远地见到一个人提着两大垛柴往庙中走,走近看,正是老和尚。绍云抢上前去:“老和尚啊,您老人家怎么到这里来搬木柴呢?”老和尚看着绍云,想想,放下柴,踱走了。
  

绍云跑到大寮找到负责砍木柴的自性,把刚才的事告诉他,自性大吃一惊:“我砍了三大捆木柴,自己拖了一捆回大寮。还留下两大捆在茅棚西边的路边上,心想等会找人一起去搬的。老和尚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两大捆一起提起来呀!”自性拉着绍云一起去把那两捆柴拖了回来,一秤,一捆就有二百多斤。
  

还有一段说老和尚节俭的
  

有一次绍云拉着齐贤一起去找老和尚说话,正说着话,老和尚将床上的草席卷了起来:“绍云,你帮我拿去补一下,又是上次补的地方破了。”绍云看了一下说:“都补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不好补了。”齐贤接过话:“要不别补了,老和尚,我到常住那儿帮您拿床新的吧。”老和尚听后,忽然大声地骂道:“好大的福气啊!要享受常住上一张新席子。”绍云忙将草席收起:“我这就去帮您补。”老和尚缓了缓,慢慢地说:“修慧必须明理,修福莫如惜福。我们要惜福啊。也不忽着补,你们陪我说说话吧。”到了吃饭时间,老和尚便说:陪我一起吃吧。一会儿,侍者自大寮将饭打来,老和尚与众僧一样,中午吃的也是米很少的红薯稀饭。老和尚与绍云、齐贤共坐。红薯受了冻,皮黑极苦,绍云和齐贤都将红薯皮剥下放在碗边桌上。老和尚也不作声,等两人吃完,将红薯皮捡起来吃掉了。齐贤便问:“老和尚,这个皮好苦啊,你怎么吃得下去。”老和尚叹了口气:“这也是粮食,只可吃,不可浪费。”
  

还有一段是说老和尚牙好
  

有一次绍云、齐贤陪着老和尚在庙里逛。暖暖的阳光,微微的山风,树下坐着一群小和尚,正在吃炒蚕豆。绍云和齐贤也过去抓了一把吃,老和尚问:“你们吃什么呢?”一个小和尚回答:“山下居士送来的炒蚕豆。”“哦,我也要吃。”绍云忙说:“这东西很硬的,您老人家牙齿行吗?”虚云一言不发,拿起蚕豆就吃,吃得比小和尚们还快,大家甚感意外。老和尚吃完一把蚕豆,张大嘴让小和尚们看,然后说:“32颗,一颗不少,90岁上重生的。”说完就转身踱开了。
  
庙产和大字报
  
1957年秋,天气渐渐转凉了。
  

这一日,虚云老和尚又连着三个小时见了几位各界来访者,有些疲了,便一个人在庙里逛。经过四年,庙里各殿已经基本建好,一代名刹规模已现。正走着,方丈跟了过来,立掌:“老和尚,有事跟您商量。”虚云转身看着性福,性福低声说:“到您房中说吧。”
  

到了牛棚里,性福把山下和寺中的情况约略说了一二,便进入主题:“您上次给北京写的信回给地方了,地方上不敢再收咱们的山林田地了。可是地方上谓师恃上级势力压抑下级机关,内外勾通,诪张为幻。这几月屡有事生,全民炼钢,庙里头响应号召献出烧成木炭六万余斤,砍下山柴三十八万余斤,寺内原想铸钟铸瓦的铜铁材料也捐出了数千斤。山下乡村稻田收获,竟也强要寺中派人帮助收种。前时不是还有人劝您献捐二万元垦场开办费吗?现在又有人想从您的医药费果金里献出炼钢费五万元。这样下去,庙中恐无宁日啊。”
  

虚云沉默了许久,问道:“你想怎么办?”性福很为难地说:“我想还是把田地都捐了吧。”虚云轻轻地点点头,只说了一句:“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鹤无粮天地宽”。
  

这一句后来虚云在开示时也说过的话,成了反右高潮时他被批判的内容之一。还有一件事也许他不知道,就在这一年,陈铭枢被打成右派。
  

性福走后,虚云躺下来呻吟,正巧绍云来了。问道:“老和尚,是不是伤又发了?见客的时候,您精神那么好;人才走,怎么又这么痛苦啊?”虚云回道:“这是业障啊!阎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要起来就起来,要不起来就不起来。”
  

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反右风开始波及各大寺庙。真如寺外总有人探头探脑,庙里的和尚们也人心浮动。虚云老和尚依然每日与众僧一样礼佛修行,只是不再离山,连汉口的学习大会都以老病辞不出席。
  

慢慢地,庙门口开始被贴上了大字报,一张、两张、渐渐地把庙门两旁的墙都贴满了。老和尚有时散步至此,也看,大多是针对他的,有些言词还非常激烈,“‘老顽固、僧界右派首要、反动、聚众、思想错误、滥传戒法……”名目繁多,老和尚也不辨驳。有一日,绍云和齐贤在门口看大字报,正遇着老和尚自庙外散步归来,绍云非常气愤地说:“老和尚,壁报上乱骂一气,对您十分不敬啊。”老和尚倒很平和:“由他去吧。”齐贤指着一张大字报说:“老和尚,这里说您的岁数是虚报的。”老和尚笑了:“哈哈,我的徒弟们都八十多岁了,问问他们就知道了。”笑声传出很远,连带着绍云和齐贤也笑了。
  
圆寂——世寿120岁
  
1959年10月7日,云居山上阴云翻滚,真如寺外群峰呜咽。虚云老和尚依然是按时起床礼佛趺坐,只是已需侍者扶助了。早课完毕,虚云坐在佛堂中,对侍者说:“把你师兄叫来。”不一会儿,一位大和尚进房合什,虚去招呼他坐下,问道:“海会塔内可是如我前日与你交待的布置的吗?”大和尚答:“是的。佛像和经卷也都按师父交待安放好了,僧房也净了,现正派五位师弟在内早晚念佛。”
  

虚云听完回报,心中略微放心,可依然说:“兹事体大,切莫轻慢。”大和尚应诺。虚云抬手:“下去忙吧。”大和尚双手合什倒退而出。
  

虚云对侍者说:“扶我出去。”出了僧房,虚云也不远走,只立在檐下。寺内僧人往来如常。
  

一个小和尚轻轻走到侍者身后:“师叔,师祖电报。”侍者接过电报,看了一眼封面,右手对小和尚轻轻一挥,小和尚立掌告退。
  

侍者将电报双手捧着,对虚云说:“师父,电报,北京来的。”
  

虚云接过电报,心念闪动。略一迟疑,接过电报展开看,面色戚然,转身回房,竟一踉跄。侍者大愕,抢前扶助,心中诧异:“师父修行高深,这几年虽饱经忧患,可未见动容,今日怎会心动若此?”
  

虚云被侍者搀扶着进房,跌坐在蒲团之上,口中低语“任潮你怎么先走。我也要去了。”侍者扫视电报,只约见“济深……逝世……”侍者见虚云渐渐入定,慢慢退出房。
  

又过了一个星期,虚云依旧每日礼佛,只是行动更加迟缓,老态毕现。
  

12日中午,虚云从禅定中回来,忽然对侍者一招手:“把佛龛撤退,供奉在别室中。”侍者心中大骇,知师有异,急往报方丈及三寮职事,晚上齐集向虚云问安。虚云轻斥:“事到而今,还作俗态。请派人为我在大殿念佛。”众人请大师作最后开示和遗嘱。虚云缓缓地说:“身后事数日前已向众说过,不必赘言。你们现在问我最后的话,我只有‘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过了一会老和尚又说:“正念正心,养出大无畏精神,度人度世。诸位辛苦,宜早休息。”众人告退。已时至中夜,月黑星稀。
  

云居山地势本高,时际深秋,寒风凄厉,万山木落,簌簌有声,古树参天,幢幢乱影。室内则一灯如豆,户外已滴露成珠。回顾牛棚内,只有一老人静卧其中。且去大殿颇远,第觉幽磬遥闻,经声断续,待送此老人去也。
  

13日中午,虚云醒来,轻轻地对侍者说了一句话:“我刚才在睡梦中,梦见一头牛踏断了佛印桥石,还看见碧溪水断流了。”遂闭目不语。侍者退至室外檐下守候。
  

至1点45分,侍者二人入视,见虚云老和尚右胁作吉祥卧。已经圆寂了。
细尘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2013-07-13   
悼虚云老人 --詹励吾
    佛元二五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下午四时。本市醒华报夏风君来电话。说接香港电讯。虚云老人已于十月十三日圆寂于江西云居山。我听了虽异常悲痛。但是却不惊奇。因为我于九月十一日接到老人八月二十六日发出的信。这是老人从二五○○年三月二十八日起给我第十六次的信。最后训示我几句话。已等于向我告别。原信说。净施造地藏圣像功德款。敬收无误。海会塔即将落成。惟山上照像。时感不便。前曾摄影。但未完善。(已寄岑居士处。当可转奉一帧。)当再照妥全景。续奉慰念。山中今年丰收在望。一众禅农生计。堪称顺适。惟云业质朽病。辗转无虚日。殆无常幻聚。岂能久住。每感檀护之恩。愧无所报。偏望为法为人珍重珍重。这信是由香港岑学吕居士转来。岑居士并在信尾加注云。闻老人病重。港中二三弟子。已起程往视之。当我读完后。立刻作回信寄呈老人。信云。虚公老和尚座下。顷奉读八月二十六日示嘱。不胜凄楚。惟愿十方诸佛。默护法驾多多住世。使未开眼众生如弟子者。同获依怙。自惭业障深重。心地垢秽。从不敢请许归依。以污法门。而为盛德之累。然近来时感无常迅速。深惧地岳有份也。乞师座一言。以作指针。专肃百祝平安。内子宽慎同请开示。此信发出后。我又检读老人和我初通讯时的谕示。曾提到老病日甚。山中修造工程。筹计不易。颇恐难善其后。惟自我发心建海会塔。留云禅院后。老人于前年重阳前三日。才来谕暗示我待塔成后。再行离世。信是这样说的。海会塔勘基后即拟著手兴工。此举固非细。云既老且病。来日滋虞。然重感居士之大愿。当可卜其成。抑亦云之私祷矣。今次老人谕示。海会塔即将落成。并已将落成部份照像寄来。又说无常幻聚。岂能久住。又训示我为法为人。珍重珍重。老人要去是无疑的了。细想四年来老人用尽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四摄法来度我。生公说法。顽石尚知点头。我竟顽石不如。糊涂混过。至今不肯真实修行。枉费老人一片慈悲。不觉惭愧无地。热泪交流。说到老人对我用的四摄法中。以用爱语同事两摄为最多。老人给我的信。是多奖励。少呵责。有些信寄由岑老居士转给我。连岑老看了都觉得骇异。有一次岑老居士来信对我说。他所看到老人给人们的信。从没有见过对我这么器重的。这一点。我很自知。只因为老人以法眼见我的业障太深。根性太劣。所以时常用爱语来慰喻我。劝诱我。他第一次和我四首绝句诗中第三首云。有限同归幻化身。幻身且喜得为人。虽然佛法无多子。一喝分明立主宾。已明明白白告诫我人身难得。不要主宾不立。恶取空见。自招地岳苦厄。可是措词上却这么婉转少露痕迹。只是我自己读后心里有数便了。至老人对我用的同事摄。不知者以老人和我始终未曾见过一面。他如何能用同事摄呢。这一点说来就真有些玄妙了。老人答蒋公问法书中曾说到同事摄。以法眼见众生根性。随其所乐而分形示现。使同其所作沾利益。由是受道。记我自和老人开始通讯后。一日晨起浴后疲倦欲重入睡。见老人现身一次。瞥尔即逝。佛元二五○一年元旦。即农历十二月初一日。是我五十三岁生日。我发愿于是日起。虔诵华严。事先禀恳老人慈悲加持。老人复谕。准于同日在佛前为我拈香。仰祈佛光被照。使我有所精进。说也奇怪。那天我诵华严至如来现相品时。忽见老人法身光明涌现。我不觉悲从中来。竟至放声大哭。同年二月二十六夜。我梦居香港寓庐。闻老人已来港。现在山林道许静仁乡丈宅。我亟遣幼儿志一先往问候。我亦继往。及我至许宅。知老人已外出。我问志一。你见虚公否。志一说。见过。我又问。虚公与你有话说否。志一说。有。有。虚公说。长菩提。勿恐怖。告守一。不断绝。志一才说完。我见虚公已自外入。携有满醮清水之新毛笔一枝。和印有金字的新墨一方。持以赠我。说。给你长菩提。我受而谢之。我谛视虚公。身穿窄袖之中国轮式长袍。眉目清朗。鼻梁挺直。宛如光辉莹洁之释迦佛玉像。其时忽然梦醒。视时计是晨四时三刻。就起写出上面一段记述。同年三月。又有一夜。我梦至一处。升石阶而上。走入一无门之古式大院。院内空无一人。更无一物。我由右面上去。以足踢后进厢房门。忽闻。虚公在内室大声呼我名字。连说你来了么。你来了么。就开门跑出来迎接我。我说。弟子带得一身业障来。我注视虚公。却作道人装束。我正想说话。可惜好梦已醒。不久接吴性栽居士来信。说他已至云居。拜过老人。并将山上新建大殿。禅堂。藏经楼。天王殿等。摄影寄来。我见天王殿照像。大似我梦中所游之处。因将梦中情景。写告吴居士。吴居士回信说。当他上山时。天王殿才建成。佛像未安。殿内本是空无一物的。并说老人对他说起我总是特别关切。故我梦游云居。是决然无疑的了。从此以后。一直无梦。至今年三月四日黎明前。我又梦在一大厅中。和许多朋友围坐闲谈。忽有二友相对互作怪笑声。久久不息。我警告他们说。你们不要作这般怪笑。闻者将指你们怪笑中藏有暗号。那时虚公老人忽持开水壶出。为大众冲茶。过我身前。说。你说得不顶对。有那一种笑是没有暗号的。说罢。也给我冲茶一碗。醒后觉得老人开示此语。大有道理。那天我驰车出郊。口占一绝云。雪计全消路面干。驰车出市喜轻安。遥思故国云居老。擎钵孤峰度岁寒。归后将这诗连梦中所听老人开示一并写出。寄呈老人。老人接信后寄来和诗云。雪未全消路未干。梦中三笑报平安。瓶笙初沸茶初熟。不觉人间有岁寒。并开示我十界具造。率皆由心。十万亿土。犹悲心外。况仅此一洋之隔。倘我能专其思。寂其想。灵山分座。以聆法华。并非分外。惟要我自己力图耳。足见老人度我之切。真是无以复加了。

    当我把老人已圆寂的消息告诉内子时。她哭著说我这个人少福无慧。为什么不早向老人乞戒归依。我往日读维摩诘经。维摩诘寝疾于床。世尊欲遣舍利弗大目犍连等及五百大弟子往诣维摩诘问疾。而诸大弟子以维摩诘智慧辩才。神通无碍。非己能及。都向世尊推辞说不堪诣彼问疾。学道人直心是道场。我既自知业系未脱。习气未除。垢心未净。我如何能向老人乞戒归依。况今者老人肉身虽化。而法身是永久长在的。只要我此后能自己努力精进。扫除内垢。老人文钞中有一篇开自誓受戒方便。那时我可遵照老人开示。以释迦牟尼佛为得戒本师和尚。大智文殊师利菩萨为羯磨阿阇黎。以一生补处弥勒菩萨为教授阿阇黎。过去七佛及一切诸佛为尊证。十方菩萨为引礼引赞。再虔请老人为我教诫法师。我想老人在常寂光中。必然为我作成其事的。说到内子都是老人的归依弟子。她是阅读了老人年谱后而发愿向老人请求准许归依的。当佛元二五○○年佛诞日。她居海外在佛前设老人像。严肃归依时。那天足足向老人作了一千次顶礼。她这种虔诚的心行。是学人不可多得的。所以她也时常得到老人甚多的感应。即如这次十月十二日那天。她在念佛时。忽然涌出一句‘无云风雨欠七尺。'的话来。当时她自己大呼奇怪。就把这句话写来问我。应作何解。我也想不出。及得虚公已于十月十三日圆寂的消息。乃知‘无云'‘欠七尺'都是报导老人的肉身要化。‘风雨'是指这件事即要发生。东半球的时间差不多要早十二小时。中国十三日和加拿大十二日。还是在同一天中。老人在中国圆寂。她在这里即时得到预感。岂是常识所可测度。她自得到老人圆寂消息后。以老人是她的法身父母。第二天便在佛前设像上香。哭得地板上流满泪滴。有如盆水倾覆。人也要晕过去了。这时心中又突然涌出偈语两句来。是‘到潭阴云布。野地种红花。'便立刻觉得心地清凉。变悲痛而为愉悦。她自己也弄得莫明其妙。问我是何缘故。我说这是老人用法力来加持你。使你心地清凉的。试分析这两句偈语。到潭必然指照影。照影即是著相。著相即阴云布。烦恼生。野地是指自然。自然即旷达。旷达即种红花。植菩提种了。老人冥冥中用法语来净化你的意识。使你立时心开。正如从前六祖圆寂前一月。集徒众曰。‘吾至八月。欲离世门。汝等有疑。早须相问。'法海等闻。悉皆涕泣。惟有神会。神情不动。亦无涕泣。师云。‘神会小师。却得善不善等。毁誉不动。哀乐不生。余者不得。数年山中。竟修何道。汝等悲泣。盖为不知吾去处。若知吾去处。即不合悲泣。法性本无生灭去来。'及至圆寂之日。又告徒众。‘吾灭度后。莫作世情悲泣雨泪。受人吊问。身著孝服。非吾弟子。亦非正法。但自识本心。见自本性。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往无住。'祖祖相传。均是此道。你今得到实地证验。更可信奉无疑了。

    老人圆寂的消息。那天我除得到报馆告知。晚间又接到香港度轮法师的电报。后两日又接到檀香山知定法师和印度黄居士的函报。足见普天之下。法泪同挥。当我初接报馆告知时。立刻即写了一信给香港岑学吕老居士。我请他病后倍加珍摄。因为老人圆寂后第一件大事。是要他将年谱及法汇全部结集成书。关于老人年谱译本。老人归依弟子陆老居士。前两年就和我约定。待老人圆寂后。由他译成英文。由我出版流通。陆老居士精通英文法文。年来专心翻译佛法经论及禅师语录。在欧美发刊者已有数种。他是一个想将佛法宏扬到欧美的有心人。由他来负责老人年谱英译。是最合宜的了。十月二十九日岑老居士的信也到了。除报老人将一切诸事安排妥帖。安详圆寂外。并述及江西人来。奉老人最后命。将法汇稿四册。年谱事迹一册。交由岑老居士编入法汇。以完成全书。所言与我去信。正是相同。又我今年五月九日与老人通函。曾说出我一大愿望。我说。我待一二年后。脱离本身业系。拟漫游南北美。广集同志。组织一中国佛教美洲宏法协会。并办一中国佛教美洲宏法学院。以正式受戒僧伽为主干。老人对我这个愿望。说是人天皆共赞。诸佛所密加的。我想。现在檀香山旧金山均有中国佛教寺院。我们宏法学院的地点。应该是以选在纽约为最适宜了。如今我还要补发一愿。应该同时创建一海云禅院。地点选在纽约郊区。并附设一素食餐馆。提倡戒杀放生。并以餐馆收益为维持寺院经常费之一部份。我现在为什么要在悼老人文中。平添出此一段蛇足。最主要的是告诫我自己。在老人面前说过的愿望。自己不要忘记了事。不管将来做不做得成功。我应该总要去试试呀。惟望老人在常寂光中时时护持我。

    最后一述老人一生行履。总括起来。可说是没有那一种苦他不能受。没有那一种欲他不能除。没有那一种物他不能舍。没有那一种众生他不能教。他是真心无相如虚空。而一任群相之发挥。但群相也损伤他不得。我发愿所建的云居山海会塔堂宇。请题名为留云禅院。以纪念他百年宏化的胜业。留他长久住世。常转法轮。但他再三拒绝。我说。师座慈悲救世。和光同尘。是老子所说不可得而亲。疏。利。害。贵。贱的。留师座住世。并不是我一人的私愿。他才勉从我请。他在百十三岁时。将离云门寺北上。自书一联云。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真的。他一生经历满清皇朝。太平天国。中华民国。以至今日大陆政权。虽然佛法是超越政治的。但每一度政局的变更。总是给佛法带来一次大灾难。他七十二岁值辛亥革命。各省逐僧毁寺。李根源派兵围捕他于鸡足山。他反度李根源为大护法。这岂不是他道德崇高的感召。他百○三岁。国民政府主席林公暨中央各部院长派屈映光张子廉两居士到曲江南华寺迎他到重庆。建息灾法会。当老人到达时。主席林公来迎接他。一见面便说。老和尚。恕我此时不能向你顶礼了。老人说。主席是全国元首。我应该向你敬礼呀。林公说。那里敢。那里敢。彼此呵呵大笑。这本是沙门应否敬礼王者的旧公案。想不到林公和老人。一唱一和。最后以呵呵大笑作结案。这岂不是千古奇缘。李汉魂居士是请老人重建南华寺的旧檀越。前两月他从美国来此。他知道我和老人常通讯。特地托朋友介绍来看我。询问老人近状。他对老人深心赞叹。他说。一九四九年他在香港。遇见老人。就叩问老人。他应该向那里走。老人说。过海。他问。过海到那里。老人说。我不知。总之你要过海。他问。老和尚到那里去。老人说。回大陆。他问。为什么叫我过海。老和尚自己却回大陆。老人说。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是你。你不是我。李居士说老人对人的态度总是严肃而慈悲。至今使他怀想。老人如果能重到香港时。他一定专诚去探视他。老人于云门受难不但不屈伏。北上后。更能提出三点坚强要求。(一)不再拆寺。毁像。焚经。(二)不强迫僧尼还俗。(三)准许配给僧尼田地。自行耕种。这也许就是老人云门受难。定中升兜率。受弥勒菩萨付嘱。重返人间的一段护教护法因缘吧。今老人一期事竟复往兜率侍弥勒去了。我想他悲心无尽。不久是会乘愿再来的。

    老人生于清道光庚子七月二十九日寅时。圆寂于农历己亥九月十二日未时。——佛元二五○三公元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三日。世寿已满足一百二十岁。从前赵州禅师八十行脚到云居。至今传为美谈。山上并留有赵州关胜迹。老人一百十四岁入云居。重建成庄严道场而圆寂。世寿恰与赵州禅师一百二十岁同。奇一。老人建云居真如寺大殿时。发掘出毗卢遮那大铜佛像座下地宫中。宋代绍兴辛酉法如禅师和明代万历丙午洪断禅师。重建大殿两碑记。均云。刊此碑记。庶几使未来劫中。有如佛图澄发临淄石下旧像石露盘者。知其因。佛图澄是东晋时宏化后赵之神僧。世寿百七十。(或云百十七)今果由僧宝中近世希有齿德俱尊之老人来发掘地宫。岂宋明二代禅师。均预知千或数百年后有此一段之胜缘耶。奇二。老人今年百二十岁。我个人发愿编印老人平生所作诗歌偈赞集。以为纪念。并请老人赐法相及题词。刊之卷首。老人除赐法像外。并题‘应无所住。己亥夏。虚云题。时年百廿。'十四字。老人圆寂后。大家才恍然老人题语。是暗示他年百廿。不应再有所住也。其然。岂其然乎。奇三。

末了抄录岑学吕老居士亲侍老人。所记开示法语两则。普为大众作供养。

(一)住云门两月。日侍老人。深获启爱。一夕问法。情想爱憎。是生死根本。此义我亦知之。但如何能除。老人谓。只一情字。已堕百劫千生。杂以爱憎。互为因果。皆妄心为之耳。如果妄心去尽。成佛已多时。我辈历劫多生。习气至重。在随时观照。以除习气为第一要旨。我谓。情可随时忏。爱憎亦可随时遣。但既有心念。如何能不想。老人谓。何不想向佛国去。观想成就。佛亦成就。此净土法也。

(二)临别时。复请法。老人谓。居士佛法知解已塞破腹子矣。譬如盲目。业已开眼。一条大路在眼前。只要能行。如果不行。站在途中东张西望。与盲时何异。闻之悚然。
高山流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2楼  发表于: 2013-07-13   
顶礼虚云长老!
圣宇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3楼  发表于: 2013-07-13   
顶礼虚云法师!
动物保护+环保主义
云水禅心 离线
级别: 新学
显示用户信息 
4楼  发表于: 2013-07-13   
顶礼虚云长老!
熊阔海 离线
级别: 新学
显示用户信息 
5楼  发表于: 2013-07-15   
顶礼虚云法师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6楼  发表于: 2013-07-26   
顶礼虚云法师!
细尘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7楼  发表于: 2013-08-13   
虚云老和尚的一组珍贵照片!



 





 



 



 
虚云纪念堂





门口对联: 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
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



 

云居山虚云老和尚舍利


 


高山流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8楼  发表于: 2013-08-17   
  
行云 离线
级别: 礼节使
显示用户信息 
9楼  发表于: 2013-08-17   
          从上一组照片看,虚老哪有2米多高。只比两边侍从高出一点,离门眉还差一大截。                                                                                                      

                                                        好个道骨仙风   顶礼虚云长老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新中国成立于哪一年(4位数字)? 正确答案:1949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