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自我策励 如实观察
静而观心 离线
级别: 礼节使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3-25   

自我策励 如实观察

柏林禅寺戊戌年冬季禅七开示(五)
(2018年12月28日)
明 海

各位同参道友:

      禅七密集的禅修中,我们遭遇的第一个考验就是腿痛。腿痛有时候非常难忍,禅堂里又不能大幅度地动,有的人最难受时,感觉就像电影里犯人受刑。禅修中的这种经验,其实是有价值的,当你的腿疼痛难忍的时候,正好可以反思这个痛。痛之苦从哪里来?其实这个痛之苦并不是坐的时间长了带来的,它在我们禅坐以前,在腿痛发生之前就一直在那儿,只不过它的表现方式不一样。平时这个痛之苦的表现方式,恰恰是我们感觉到腿或者身体很舒服。我们对舒服这种感受的执著、贪恋,其实就是苦。等到这种舒服被破坏了,疼痛来临,我们认为这个时候苦才来,其实苦早已经在了,平时它就在。所以这样来反思一下,苦来自于哪里?来自于我们痛的感受?不完全是,它来自于我们对身体,对身体的感受的执著。这个执著是很深的,根深蒂固。

      当我这样讲的时候,有的人也许想,你是不是已经克服了这种痛啊?我跟大家一样。对身体的这种执著在佛学里叫身见,梵文叫萨迦耶见。这个与生俱来的身见,执四大为身,而且执取的力量相当强大。要破除身见,不是那么容易的,依照基础的佛教修证理论,证得初果的人才粉碎了身见。也就是说,证得初果的人,身体经受腿痛或者其他各种折磨,他是没有苦的。注意,痛不等于苦,痛是一种感受,苦是逼迫。经受身体折磨的时候,这个感受有没有对你形成一种压力和逼迫?对凡夫来说肯定是有的,但是对于证得初果以上的圣人来说,没有逼迫,因为他已经破除了身见,破除了对身体的执著。

      所以我们在禅堂里静坐,体会这种腿痛,反思我们自己,这时候恰恰就是它的价值啊。我们虽然都是凡夫修行人,但是对这个身体的执著,可能还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执著特别深,有的人会比较淡化。大家可能都知道《三国演义》里面关云长“刮骨疗毒”的故事。关公表现出来的对身体的执取,对身体感受的执取就很轻。他可以做到,那边正刮他的骨头疗毒,他依然谈笑自若。当然关公的境界也不是我们能够妄加猜测的,但是大家对身体感受的执著程度,的确深浅不一。

       现代社会物质条件很丰富,我们在寺院修行也是一样,夏天来了,空调打开,冬天来了,暖气过来,我们的保障很到位。在这种物质条件很舒适、很方便的环境里,其实比较容易强化我们对身体的执著,特别是对身体感受的执著,所谓贪图安逸,也就是对身体的舒适有特别强烈的贪恋。这个贪图的习性,往往在舒适的环境下,特别容易增长、增强,令我们变得更加娇气,受不得一点点委屈。身体受不得一点委屈,心理上也是一样,稍微热一点或冷一点,就受不了了。那现在我们在禅堂里面,止静以后腿就要受点委屈了。所以腿痛这个负面经验,其实是非常有价值的,它能帮助我们发现并对治我们贪图安逸的习性。所以,在禅堂里经常坐禅也是一种鏖战,一种拼搏。我们拼搏的对象,恰恰是无始以来形成的贪图安逸的习性。

      当然有的人腿痛得实在是没有办法,那你可以轻微地调整,但不要频繁,一支香顶多一次。你动得越频繁,它越痛,绝对是这样,这都是经验之谈。你要是坚持很短的时间就调整,可能过一个更短的时间,那个痛又来了,因为它其实是气血不通嘛,你坚持一下,它可能就过去了。

      我们静坐的时候,尾闾这个地方是很重要的。为什么我们打坐时,后面要垫高?垫高以后,脊柱自然挺直,尾闾就不会被压迫。如果我们坐的时候往后仰,往后靠,尾闾是被压迫的;如果自然挺直,尾闾是放松的,这个地方保持放松,腿痛会轻。

      再有就是当腿特别痛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着对那个部位痛的感受做观察,这也是禅修。把这个部位痛的觉受,作为禅修的对象。在此,我们可以套用三句话:第一句,这个痛的受不是我;第二句,这个部位痛的感受,是可以被观察的;第三句,这个痛的受,可以在观察中转化。涉及到五蕴,都可以套这三句话。首先它不是我,你不要认同它,认为我有一个痛的腿,或者我有一个痛的踝关节、膝盖,那你就认同了。然后你要观察,在静坐中,假如说有一个部位特别痛,你不妨把你的观察,把你的觉察,从呼吸、鼻端转移到那个痛的部位。注意观察要非常客观,不带任何评价和期待,内心不要期待这个痛变弱,甚至希望它消失,不要有这种期望,只是去看它,很客观地、超然地看。当你这样看它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痛其实还蛮复杂的,它有时候变强有时候变弱,各种变化,有时候还有移动,痛还有好多种,胀痛、酸痛、刺痛,像有人拉你一样的紧绷的痛……各种各样的,去细致观察,你才会有这些发现。

      当我们能够观察痛这种受的时候,自然的,我们的观察和这个受,便有一种分离,一种剥离了。它成为我们观察的对象了嘛。这也同时意味着,这种痛的受,它把我们的心抓住,支配我们的心、控制我们的心的力量削弱了。如果你做得好,你会发现好像这个痛跟你保持了一种距离。你的心能跟它保持一段距离,这就是一个进步。

      当然我前面讲的这些,并不是说你们一痛,然后去觉察那个痛的部位,马上就能有我刚才讲的这个体会。它需要时间,需要训练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可能你还要经历很多尝试、失败,重新再尝试、再失败。这种重复的、反复的练习,是我们静坐中的常态。昨天我讲安那般那,有的人可能会在鼻端数呼吸,或者就在鼻端观察呼吸,或者在鼻端观察一个白的点。注意,这些功夫啊,都是要不断训练的,不是说给你一个方法,你一做马上就进入了,不是的。它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训练,因此要有耐心。

      在这个过程里,有几个重要的心理元素,是我们必须具备的。这几个心理元素在我们不断地重复训练之中,支持着我们。第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兴趣。虽然你不断地失败,好像总是难以相应,但是你要保持一种永不衰竭的兴趣。你把注意力放在鼻端,只持续了几秒钟马上跑了,拉回来,过一会儿又跑了,再拉回来。也许有的人,那么几个来回他就觉得精疲力竭,索然无味,很枯燥。但是兴趣的意思是什么?兴趣是说你对做这件事情充满了兴致,它对你有吸引力。

      那么这种兴趣也是需要人为培养的。我们要相信现在做的这件事情是从根本上改观我们的生命状态,提高我们专注力、觉察力的重要途径,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对我们最有利的。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自己给自己打气,要策励自己。

      众生毫无疑问都希望对自己好嘛,是吧?没有哪一个人说我希望自己越来越糟糕,每个人都希望对自己有利,对自己好。但是往往我们用的方法,做的事却不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利益。这可以比喻为我们口很渴,但是我们经常去找盐水喝,结果是越喝越渴。

      我们现在在禅堂里面坐禅,修安那般那,训练专注鼻端的呼吸这件事情,是真正对我们有利益的,而且是真正从根本上给我们带来利益,不仅现在有利益,未来也会有利益。

      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外面的事情,研究大自然,研究社会,研究东家长西家短,谁家赚了多少钱,股票怎么样了,或者上网络看新闻,哪个明星跟他的对象离婚了等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消耗在这上面。那现在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研究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对象———呼吸上。大家想想这多么重要,多么有意思,多么难得啊。各位在家居士放下了很多世俗中重要的事情,放下了很多忙碌,现在回到这个问题上,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这个自我策励的过程,它是需要思维的。有的人可能有误会了,认为坐禅就是什么都不想。这是一种错误的见解。坐禅它要有序地想,在有的时候,要在正念的指挥下,用这种正思维来策励自己,要有善法欲,就是要有兴趣。

      第二个就是精进,精进就是不放松。有时候我们过一段时间可能会疲沓,三分钟热度。所以精进是要持续地保持这样一种艰苦的、不厌其烦的、反复的训练。正如古人所言,“如人习射,久久中的”,就像一个人训练射箭,一支箭接一支箭,一开始总射飞,后来都能上靶,但上下左右偏离靶心挺远,练了很久靠近靶心了,最后一箭射中了靶心,中的。

      以观察鼻端修安那般那来说,射中靶心那个感觉,有点像我们用钥匙开一把锁——大家应该也有这种经验啊——有时候不是说一拧锁就开了,有的钥匙跟锁不是那么吻合,你还要摸索一下,摸索一下...突然一下,契合了,开了。

      禅修中这种感觉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可能时间会比较短,但即使只有一分钟,你要相信能有一分钟就能有十分钟,能有十分钟当然也能有一百分钟,它是累积的嘛。哪怕是很短时间的相应,它也能给我们一种信心。比如,刚开始的时候,你可能突然发现,注意力好像真的跟鼻端的呼吸连接到了一起,全身的专注力都在这儿,同时也很放松,那时候好像呼吸都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当然,这是刚开始很粗浅的相应,但是有这些比较正向的经验,它就能够令我们有信心继续往前走。

      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 此帖被静而观心在2020-03-25 13:42重新编辑 ]
明月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03-25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观音菩萨的诞辰是哪天(回答几月几日): 正确答案:二月十九日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