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生命中本具的信与诚
静而观心 离线
级别: 礼节使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3-24   

生命中本具的信与诚

柏林禅寺戊戌年冬季禅七开示(四)
(2018年12月26日)
明海

各位同参道友:
前面讲了信心在学禅中的重要性,可能有的同修会问,怎么做才能够让我们的信心增长呢?确实,这可以说是我们修行中最重要、最核心的问题。

       通常我们讲信心的时候,说的是自受用,就是我们自己心里的受用。但在汉语里,包含“信”这个字的词很多,有诚信、信用、信誉等等。其实所有这些词所涉及的都是一个核心问题——信德,就是信这个德行,我们怎么去开显它。在汉语里,“信”这个字,在有的时候,其实讲的就是真实。我们说这个人可信,什么意思啊?就是说这个人是可靠的、真实的;说这个消息可信,讲的是这个消息跟事实相符。所以深究信的内涵,其实就是无妄,没有虚妄;不欺,没有欺骗;真实,如实。

       我们的生命活动有三种重要的方式,哪三种呢?学佛的人都不陌生,身、口、意。身指行为,口指语言,意指思想。它又称为三业。业是造作的意思。我们的生命,就是通过这三个方面来造作的。在密宗里,叫三密,“密”在这里指奥妙。我们的生命究竟是怎样的?未来会怎样?它的奥妙都在这三个方面。所以我们的身、口、意——我们所做、所说、所想——这三个方面能否达到完全的一致,达到纯一无杂,就是修行的核心。

       让我们的行为和所说、所想的一致,让我们所说的和所做、所想的一致,让我们所想的和所做、所说的一致,三业达到纯一,达到完全的契合,这就是我们修行的目标。如果做到了,你就是圣贤了。凡夫众生在三业中间总是有出入,说的做不到,说的有时候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那么做的时候呢,会违背自己的承诺,会违背自己的愿望和思想。这就是我们众生的三业,不真实、互相之间不契合。当然,可能不同的人不真实的程度不一样,真实的程度也不一样。我们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真实性,这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信德。

      学习佛法的人经常会对自己发愿,有的时候还对着佛像或者其他的同参道友发愿,但是做到了吗?包括我自己在内,经常做不到。在生活里面,我们说的话是诚实语吗?我们许下的诺言认真地去做过吗?这里就意味着,所谓的信,不仅仅是对别人,还包括对自己。你决定第二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有没有做到?你晚了,可能你真的有理由,但是你对自己的心,要有一个交代啊。为什么你晚半小时啊?你要有个交代,你的那个交代是真实的吗?还是说根本就没有交代。自己跟自己定下四点半起,结果到五点起。注意啊,如果我们经常这样,等于是什么呢?经常骗自己,说话不算数嘛。经常骗自己的人有什么后果?特别简单,自己信不过自己,没有自信心。这还是在生活层面,不是在修行层面来讲。在生活层面,你对自己都没有自信心了,那修行就更谈不上了。所以,信要从这里下手去做。

       我们再往深一个层面去思维这个信。如果以中国古代儒家的思想——在宋朝以后,儒家用佛学的理论来建立自己的理论框架——这个信还不是小事,用哲学里面的一个词来表述,它涉及到“存在论”的问题。儒家讲天地万物运行不忒,不忒的意思就是没有差错。你看,太阳早上从东边升起,春、夏、秋、冬四季,草绿花红,大自然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宇宙万物的存在,就有一种真实。到了早上,太阳从东边升起来了,它不会晚半小时,它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到了春天草就绿了,到了秋天枯萎,它也不会骗我们;夏天很热,冬天很冷。你看,大自然不会骗我们。如果非要给它安一个名相,这就是整个宇宙万物内在的“信”。我们人和大自然的互动中,你在地里播下种子,它就会长出禾苗,大自然会给我们做出对等的回应。所以大家有没有体会到,你把大自然当成一个人的话,它一定会给我们做出对等的回应,它一定不会骗我们、蒙我们、坑我们,不会说话不算数,这就是整个宇宙、大自然内在的信德。

      这个信德就了不得了,如果没有这个东西的话,整个天地就不复存立了。太阳明天早上从西边起来,或者今天还下着雪,明天突然一下气温四十几度,那就乱套了。什么意思呢?大自然说话不算数了,失信了。欸,思维一下,其实这就是大自然—古人喜欢说天地,天地生生不已,这个生生不已之间有一个信。宋代有的哲学家用另外一个词叫“诚”,诚恳的诚。诚,本来是我们人际关系中待人很诚恳,信佛很虔诚,描述人的一种态度。但是他们把这个诚,也变成一个哲学概念了,说“不诚无物”,如果不诚,就没有任何存在了,天地万物都不存在了。所以这个诚,就不只是表达我们生活里的态度了,就跟我刚才讲的“信”一样,它就是天地万物、宇宙运行、四时行焉、万物生焉的支撑点。这个支撑点就是诚,就是信。这个诚和信,就是真实、没有虚妄、不欺,就是这个东西。

       刚才我是借用儒家的哲学家们讲的概念,不管他用什么概念,我们只需要在心里去理解他们所描述的是什么。下面我要讲的是,禅师们会经常讲,在我们每一个众生的生命活动中,你都会发现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呢?还是“信”,或者说是“诚”——这都是儒家的词了,或者说就是真实。比如我现在讲话,你们当下都能听到,听到我说话的声音,有问题吗?没问题,你不需要思考。现在有人用针扎你的腿,你马上知道痛,你需要思考吗?你需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我的腿呀?是不是吻合的?没有这个问题,当下。如果监香的师父“啪”一香板拍到你身上,你需要考虑一下才有感觉吗?不需要啊。

       所以我们每个人的身心中与生俱来,有一个东西一直在那里起作用,那个东西是直接的,注意是直接的,没有第二念,最直接,当下的。这种真实性,就是我们生命中的信,我们身心里的信。我们现在就是要见到这个东西。为什么不容易见到它呢?因为它离我们太近了,从头到尾都在里面。赵州禅师有句话,讲它在我们的鼻尖上,因为在我们的鼻尖上,所以看不到。其实念念之间那个信,都在我们生命中作用着。

       所以回到我刚才讲的,我们要修信,其实并不是要造作一个信的心,而是要体认我们生命中本具的这个信。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在生活中,让我们的身口意三业和我们生命中本具的信德相应。如果我们做人做事和生命中本具的信德不相应,这叫什么呢?叫“昧”,昧良心的昧。其实这个话要说全了就是昧良心。我说的信其实就是儒家讲的良心。如果我们不依它去做人做事,那就是昧了它了,或者说瞒了它了。

      《赵州禅师语录》有个对话,有位出家人问赵州和尚,如何是神衣下事?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出家人最重要的本分是什么?赵州和尚三个字回答:    “莫自瞒。”这个瞒就是欺瞒的瞒, “莫自瞒”是什么意思啊?不要自己骗自己,不要自己把本具的那个东西遮住了、瞒住了。这也就是我前面讲的我们如何修信的意思。这个意思并不是说我们要造作一个信,你看我累积了信誉,我累积了很多说话算数的好案例,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要通过这样的过程,让我们回归生命本有的那个真实。

       我个人觉得,不管是每一个人的人生还是整个社会大众的公共环境,最重要的一项资源也是信。这个最重要的资源,它有多少量,就标志着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过去描述一个社会文明程度高,叫“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其实这句话就讲了信,信的含量。为什么“夜不闭户”?因为相信,相信没有人在晚上会推门进来偷东西或者伤害我们,这就是信。

      当前我们社会最大的问题,也出在信上。从整个地球来说,这个问题还不单单是在社会层面,既在社会层面也在大自然的层面。为什么呢?大自然好像在我们跟前,也经常显得不守信用了,开始有点怪异了。以前夏天最热的时间段平均气温是35度,但现在夏天平均气温就高了很多。你看大自然说话好像不算数了,变了。以前在地里,我们种下一粒种子,大自然就回馈一份果实出来,它说话算数。现在我们种,它也回馈,你看,西红柿好大呀,它就是西红柿的样子对不对?但是一吃呢,没有西红柿的味道,你有一种什么感觉?被骗了的感觉。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们发现,在跟大自然的互动中,它给我们提供的东西好像不再是本来该有的样子,那些东西的实质跟它的样子不吻合了。表面上看起来,这就是大自然开始不讲信用了。

       但是造成这样的局面,根本原因并不在大自然,而在我们人类自己。因为我们自己经常骗自己,我们互相之间骗,所以大自然好像也开始骗我们。现在有一个特征,你经常会遇到很多事情,它并不是显现的、看起来的那样;有时候你也会遇到一些人,他也并不是看起来的那样,甚至在宗教领域也会有这种情况。

       人和人之间的信缺失,就不需要我讲了,大家可能每天都在体验。一个社会如果互相之间缺乏诚信、缺乏信誉,将会人人自危。你们在家人想跟某一个陌生人打交道或者做生意,都要侧面去了解、打听,找人去担保。而且很多人都体验到,结交到一个不诚信的生意伙伴或朋友,那可能成为一场灾难,比遇到强盗还可怕。

       这种共业的环境,佛教徒第一个有责任去改变,怎么改变呢?从自己开始,就从自己每天的生活,做人做事开始,这恰恰不是在禅堂里面。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的做人做事里面,没有修这个信,没有具足这个信,说禅还太早,打坐也太早,可能在禅堂里坐坐只是调理一下身体,休息一下,那离禅还很远。出家人也一样,我们受的戒是在佛前发的最大的愿,我们每天对自己也要发愿,所以怎么样看待我们对佛、对自己所许下的诺言,这可是每天都不能空过的。

       因此,修信心这个题目,我特别地提请大家注意,在生活里一点一点去做,去落实。

       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六字洪名指的是: 正确答案:南无阿弥陀佛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