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梦参老和尚的前尘影事
大致若鱼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7   

梦参老和尚的前尘影事



       上海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在一九八五年,中国佛教教肓刚刚开始的时候,曾带了六位大学生到闽南佛学院向梦老请问佛教教肓,当时梦老是闽南佛学院的教务长。因此此次聚会是故友重逢,也是对梦老的一次专访。以下我们将梦老的原话铺陈演绎,愿与读者共享。 

       梦老:“提出这些问题来,我一个一个答复?” 

       王教授:“请梦老开示,我们要做专访。” 

       第一个问题:在博客上看到您关于梦的几段因缘,其中出家就是受到一个梦的影响,这是非常玄妙的。我们平时也都会做梦,但好像都不会拿梦里的事当真。请问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梦老:“我在出家之前,不知道佛教,没见过和尚,但见过老道,在很小的时候就有超世的思想。 

      这个时候正碰上东北“九一八事变”,我当时正在东北的佳木斯,然后撤退到北京。我到北京的一个骑兵部队上,是独立骑兵第五师,直属张学良指挥。这支骑兵部队布防在北京到石家庄一带。 

业海漂浮 菩萨指路 

       有一次我跟我们的张处长沿着这条防线去视察,到了一家煤场休息,晚上就在那里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掉到了海里,在危难时,有一个老年妇女摇着个小船把我救了上来,把我送到一个海边上。她说,你顺着海边走,走到像北京宫殿似的地方,那就是你未来的归宿。我就谢谢那个老太太,然后梦就醒了。醒了之后,我就跟煤炭场的老板说起了这个梦①。他说这附近只有上房山兜率寺的下院,才有像宫殿一样的建筑。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过庙里,也不知道庙的样子,所以我很好奇,就问他,那真的有吗?老板说那真的有。因为我们是骑兵部队,骑马出行很方便。所以我就带了一个勤务兵,骑马很快就到了庙里。一看那个庙,跟梦里非常像,我就很奇怪,庙里只有一个老和尚,没有很多人,毕竟这里是个下院。我见了老和尚,突然我就心动,就跟老和尚说:“我能出家吗”?老和尚却说:“不行,我们这里是十方常住,注①不能收徒”。既然不收徒弟,那我就回去了。 

宿缘成熟 再次求度 


       事后一想,人家见我穿军装,还带着勤务兵,可能人家害怕。所以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就换上了便装一个人去。这次我是下了决心要出家,所以也没有通知部队。到了那里以后,那边还是不留。那我就不走,对方也没有办法。到晚上他就跟我谈等等。在这个时候,来了两个从北京来的信佛弟子到上房山,这其中也有一个要出家的。后来这个人出家皈依了我的师爷,他跟我的师父是师兄弟。他听说我要出家就跟我说,你就跟我在这里吧,我们一起去北京出家。我师父知道推不掉了,就说:“我带你俩回北京去。”这就算把我给收了。但是我不能在上房山出家,因为上房山是十方常住,不能收出家弟子。于是我们就去了海淀(我剃度师父的小庙),这里有个海淀药王庙,供奉的是药师如来。这个庙从明朝开始就有了,有几百年历史了。这个药王庙专门是看病舍药的地方,所以这个庙代代都出医生。我在这个庙里算是出家了。 

       我师父名讳是上修下林,答应给我剃头了。刚一剃完头,柏林寺就传戒了,我剃了头就受戒。而那一年我才十六岁,虽然个子很大,但是年岁不够。但戒堂规定得到二十岁才可以受戒注②。我十六岁不够,后来传戒的和尚“借”我一岁,得戒的和尚“借”我一岁,引礼师父借我一岁,最后 “借”够了二十岁。原来这个年纪是可以“借”的。 

       ①十方常住不能收出家弟子:这是丛林规矩,不同于子孙常住,在子孙常住资格够的老师父可以收出家弟子,十方常住则不可以。要收出家弟子必需回到子孙常住。 

       ②,戒堂规定得到二十岁才可以受戒:在戒律里世尊制定,年龄不到二十岁的弟子不可以给他授大戒,因为忍耐不住修行中的种种苦行。 

累劫修地藏 今生复接引 

       在受戒当中我又做梦,(我的一生都靠做梦啊!上哪去都靠做梦。)在戒堂时梦见了一个老和尚跟我说:“你受戒后到南方去,朝朝九华山。”我说:“九华山在哪?”我醒了就和我引礼师说这个梦。引礼师说:“梦见的老和尚能记得不?”我说:“还记得”他说:“我领你去看!”就带我到祖师堂里,那祖师堂挂着很多过去历代祖师的画像,就是这个庙里过去的老和尚。他说:“你看哪一个老和尚像你梦里的?我说:“这一个老和尚就像!”他说: “这个老和尚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九华山是他的道场——就是遍融大师!注③”大家知道明代莲池大师到北京参学的遍融老和尚。他说:“你跟他有因缘,你去吧!” 

       注: 
       ③遍融大师:遍融老和尚和他的牛 

       德胜门外以北偏西,元代土城护城河上,有座单孔的石桥,名曰“牤牛桥”。 


       明代四川有位高僧,法名遍融,云游北上,路上并无侍者,随行的仅一头牤牛而已。遍融老和尚骑在牛背上,手敲引罄,口诵佛号,人们无不称奇。 

       一日,牤牛去清河募化回来,走到土城的护城河畔,卧地休息时,忽有一乡民老者喊道:“大牤子,你还不快回去,听说老和尚圆寂了!”其牛当即泪如雨下,朝天大吼三声,滚地身亡。 

       所以,我受了戒就朝九华山。这时候我对和尚的规矩都不懂,都没有怎么习惯。我走的时候没跟我师父说。授完戒我就直接去朝九华山。适逢地藏王菩萨肉身塔开塔,六十年开一次。要把塔打开得先拆了,那里面有剃头刀,指甲刀,得有施主,没施主就不开了,这一拆要钱呢,拆完了塔还得修起来。这一拆一修不是大施主根本办不到的。我去那年是上海的黄金荣、杜月笙、王晓籁联合去修塔。朝拜地藏王菩萨,给地藏王菩萨剃头发,就把塔给拆了。剃完头把旧的剪刀等拿出来,再摆一套新的放里面。肉身地藏王菩萨看上去就是一个老和尚,但比我们高大一些,很瘦,皮包骨头。那时人很多呀!我们当个小和尚当然挤不进去了,但是看到给肉身地藏王菩萨剪下来的头发、手指甲盖很长,剪完了就把塔修起来。 

贫僧求法 历尽艰辛 

       在这个时候我在九华山又做了一个梦,也是梦见一个老和尚,让我去鼓山求学。那我从九华山到鼓山要坐船,但是我没有钱,正好赶上上海的这些居士下山回去。在九华山时他们看我很怪。因为我刚受完戒,他们给我们结缘一个人一匹布、黄鞋、衣服,我一律不要。他们就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刚出家,我没有舍的,我也没福报不敢接受人家的。我不要,他们也没办法。 

       但是走到江边坐船要钱,我买不了票就不让上船,正好那些居士回上海,他们就让我坐他们的船去上海。在船上的时候没钱买票。我就在那个贷舱里面,没钱嘛三天三夜也没吃东西。当到了马尾注④下船。因为一直在船舱里见不到太阳,出来时脑壳(东北家乡话,指“头”)也晕。从马尾到福州鼓山下游三十华里,也不晓得是走去的还是爬去的。到了之后一位师父给我拿一盆粥来,我都给吃光了,好笑!他说你怎么了?我说我三天没吃饭了。 

       到了鼓山佛学院,慈老法师注⑤不收我,因为他让我写一份自传,我小学也没毕业,写出的字是歪歪曲曲的。他看了笑一笑,说:“你来干什么? 

       我说:“他们说这是佛学院,当和尚得看佛经,我来学习呀!” 

       他说:“我们这是华严学院,是佛教的大学,不是一般的寺庙。起码你得出家五六年,佛学学得很精进。要考试得有高中以上的在家文化。” 

       我说:“我小学也没读完,” 

慈老法师说:“那你不行。”就不收我。他不收我,我也不走,老法师也没办法想了半天,看我笑一笑,他说:“好啦!你给我当侍者吧!”就叫我给洗洗衣服打打饭!和老法师一起吃,这样就留下来了,但是不算学生。 

       王教授问:“当时有多少位学僧?” 

       梦老:“刚开始是五十位,后来四十多位。不算我,我是侍者。算住下了。 

       因为我们那些同学当中有福建的、广东的、那还有湖北的。”我从来没有到过南方,南方话一句也听不懂。他们互相谈的很热闹,我跟同学没办法交流,我只听得懂普通话。语言不通,同学都叫我北方佬。慈老法师讲经的时候,讲的是湖北话,我也听不懂,简直是天方夜谭。那时候自己的文化又浅,看经也看不懂,很苦...... 

       我就跟老法师说,不在佛学院了,想到念佛堂去念佛!或到禅堂跟虚云老和尚坐禅!虚云老和尚很喜欢我,说:“你不能念书就来禅堂里参禅就好了。”因为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晚上就经常往虚云老和尚那儿跑,虚云老和尚那时候做方丈,我跟他的小侍者,很说得来。自己的年纪也不大,那时候虚云老和尚很关怀我,就这样跟虚云老和尚结了关系。虚云老和尚教我参禅,我就跟他学习怎么参。 

      注:④马尾:现为马尾区,是中国福建省福州市所辖的一个区。 
             ⑤慈老法师:1920年,早年从上海华严大学毕业的三位同学——了尘、戒尘和慈舟为了继承其师遗教,在汉口九华寺内创办了“华严大学”专弘华严教义。 


       到了七、八个月的时候,我动心了,要到外面去参学参学。我就想跟老法师告假,但是那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我一到紧要关头一定做梦)。梦里有人告诉我:“你不能离开这儿,在这里的时间是你终生的事情。” 

       我说:“我怎么办?什么都听不懂”。 

       梦里人告诉我:“你跟老和尚说,让老和尚给你智慧。让老和尚教你《普贤行愿品》,念过之后就能开智慧了。”本来小包都打好了,明天就要走了,我很相信我的梦,第二天早晨我变了。 

       我就跟老法师说:“老法师啊!昨天我做个梦,我出家是做梦出家的,到这来求学也是做梦来的,现在我要走又做梦不让我走,请老法师您给我智慧。” 

       老法师听后哈哈大笑说:“我给你智慧?我要能给人智慧,我的学生都不用学了,我一个一个给他们智慧就行了,你不要相信梦。” 

       我说:“我很相信我的梦,我出家就是作梦来的。” 

       法师想想就说:“好了,我就给你一部经——《普贤行愿品》。” 

       慈老法师就教我念《普贤行愿品》,我的智慧都是从《普贤行愿品》来的。我就念《普贤行愿品》,但是我不认得呀!慈老法师就一句一句教,大概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才会念《普贤行愿品》。完了,还让我供养。我说:“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供养?”那个供养,世间财物是不行的啦!得用身体供养。身体怎么供养?燃身、燃臂、燃指,北方受戒是不烧疤的。于是就用我的身臂燃灯供养,燃灯一次大概两个多钟头。这样做了大概有二、三个月,那就好了,自然而然的、不晓得怎么的,慈老法师讲《华严经》我都听得懂了。 

       就是这样拜,过了一百多天,效果很明显。渐渐地我就能听懂讲经了,我就开始正式听经了。 

       那时候的学生,老法师讲大座,下午学生抽签。那时候有个签筒,所有同学的名字都在里面,抽到谁,谁来复讲小座,就是大座讲的你再讲一遍。根本没有我,因为我还不是学生,这时已经来两年了。我看别人都复讲,我也想讲。 

       我跟慈老法师说:“我也想讲讲!可以不?” 

       慈老法师就笑起来了说:“你能讲?” 

       我说:“我想讲,但签筒里没我的名字。” 

       慈老法师就说:“你虽然不是学生,下午你就讲一讲,不用抽签。”上午讲大座,下午复小座,我也不懂什么规矩。小座规矩是上午大座讲到哪下午小座讲到哪,讲少一点没关系。但我讲过头了,老法师还没讲的下午我就讲了,同学就拽我说:“你胡说什么呢!老法师没讲,你讲什么?” 

       我说:“老法师没讲,我不能讲啊?” 

       他们说:“你复小座嘛。”我才知道。复小座时慈老法师坐在跟前。讲完了慈老法师也没评判我,也没说好也没说坏,就跟同学宣布说:“梦参现在是学生了。”从此签筒里就有我的名字了,算是佛学院的学生了。 

       后来我快到二十岁时,慈老法师去福州法海寺,那里请慈老法师讲《弥陀经》。老法师就把我带去了,然后让我去讲《弥陀经》,这是我的讲经开始。福建法海寺现在还在,那是佛教协会所在地。

       之后慈老法师没有继续在福州办华严大学了。当地著名医生候可端是个居士,非常信仰慈老法师,就把慈老法师请到他家里去住,我就离开了慈老法师去了青岛。我到青岛倓虚老法师要修湛山寺,那时请倓虚老法师的,是青岛市市长和铁路局局长,但倓老法师到了青岛之后,市长和铁路局局长调走了,这个事情也就搁下了。我和倓老法师就住在旅馆,老法师就在旅馆里给大家讲《大乘起信论》,不停地讲法。 

       后来五省联军总司令的参谋长王祥平,路过旅馆时看到这个景象,觉得很奇怪——这个老和尚竟然跑到宾馆里讲经,于是就进来听听。这一进来听,好!因缘就结上了。他听过之后就给老法师在湛山寺建了一个精舍,让倓老法师住。他又把自己的一个住宅卖了,又化缘了一部分,重修湛山寺。修好之后,这次就请我做法师了。 

       倓老法师为了把湛山寺发展得大一点,让我去厦门请请慈舟老法师。那时慈老法师准备在法海寺办华严大学,不过还没开办我就把他请到青岛。来了之后,北京的居士一定要请到北京,在北京给慈老法师修个净莲寺,以后慈老法师就一直在北京了。 

       但是倓老法师要请讲戒大师,于是就让我到夏门请弘一法师。请弘一法师可不像请慈老法师那么容易。弘一法师不去,根本没答应,我就一直呆在他那里不肯走,一直住了半年。倓老法师就叫我回去,说弘一法师不来你就回来吧。我说不行,他不去我也不回去。那时会泉老和尚在那住持,他劝我说:“小梦参!(会泉老和尚八十多了。)你回去吧,弘一法师他说不去的,你请不了他。”这已经住了五个多月了,我的个性很强,我请不动他,我也不回去。一下过了半年,我就打主意,怎么能请得动他?这又作梦了,作梦有人告诉我,就能把他请去。按梦的指示我就跟弘一法师说:“老法师啊!你老人家学戒的,我们学戒的法师,如果有人请您说法,不答应犯不犯戒?” 

       他说:“你说什么?” 

       我说人家请讲经,法师坚决不去,不答应,在这坐着,并没有什么事嘛。自己修行,一个学生也没有,人家请你你不去,你在这干什么?意思是这样,但我不敢这样说啊! 

       咱们戒律里讲的,佛说,如果人家请说法,你不去,这是不符合菩萨戒。” 

       弘一法师听了之后发脾气了,说:“你下去。” 

       我就下去了,我知道他在想我说的话。过了一阵后,弘一法师让传贯(弘一法师当时的侍者)把我叫上去。 

       弘一法师说:“你给倓虚老法师打个电报,说三天后我们走。” 

       我一听高兴死了,这是请弘一法师的过程。 

       青岛“九一八”事变的时候,我正在那闭关,我跟弘一法师学了《占察善恶业报经》,我拜得非常相应的时候,日本人占了青岛,把我就给打乱了,日本人占了我就住不下去了,我就回到北京。 
去西藏的过程 

       我在北京时日本人抓我,说我同情地下党——我就到了雍和宫,在北京又呆不下去,我就化装成喇嘛,偏赶上西藏来的我师父——我们在雍和宫时的堪布,他有一个小徒弟死在北京,我就顶替他的这个小徒弟,拿着这个小徒弟的护照,然后去了西藏。我是这样去了西藏,不是我发心去的西藏。我就假装那个小喇嘛,到了西藏拉萨。 

       我在西藏的所有费用,是香港的一个居士供养的。当到了拉萨住藏办事处,他们说北京是日本占领的,我怎么能出得来北京,怎么能通过香港,又怎么通过上海呢?上海是日本占领区,香港是英国人,得有英国护照,我就是顶那个小喇嘛的。这个故事很长,就这样到了西藏色拉寺。 

       最初我在北京雍和宫的时候夏坝仁波切的一个弟子也在,我们处的很好,他给我写一封藏文信让我住色拉寺,不用找庙,但是那时候我们汉僧到西藏都得住哲蚌寺,就我一个住在色拉寺。 

        我就一直在西藏住到五〇年。离开的时候是因为西藏局势不稳,解放军要进藏。在解放军没进藏的时候,西藏人撵汉人,要杀汉人哪!不过喇嘛没问题。 
时事所迫 冤入铁窗 

       解放西藏的时候,那时张将军的十八军进藏。张将军进藏,他有一个顾问团。这个团里有个老先生,是燕京大学的老教授。我在北京北海住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他是在边疆研究所的。他在那里看见我高兴死了,他说你可真是活宝贝,年龄小,藏语也通,给我们当翻译,我们十八军正缺这样的人才。就向张国华将军建议,张国华当然高兴,让我去当翻译。我说我不去,这可危险了,我听说共-产党要消灭佛教,到西藏不是我的老师就是我的同学,我不去,拒绝了。结果我一到康定就把我扣下了,让我参加学习,叫政治研究班。这一研究就糟糕了,越研究越反-动,最初我没犯什么,就因为不参加工作嘛。最初让我学习,学习尽说反-动话,后来就把我当反-动人员管理,罪名是反-革-命。我说:“什么叫反-革-命?”别人告诉我:“不参加革-命就是反-革-命,你参加革-命就是我们同-志。你什么时候学习好了,愿意工作了,你就可以不用当反-革-命了。”我说这个学习永远学习不好。在那不学习,反-动啊!没什么具体事实,我从最初的教育三年到加刑五年,加刑五年时在里面说反-动话,说破坏话,加加的后来也不加了,最后关了三十三年了。一看到了六十九岁了,起不到作用了。 

自古创业少壮时 修道亦需身康健 
背挑抬撬打三旬 已过花甲始平反 


       等到邓-小-平落实政策,开始清查监-狱。跟我同一批的犯人都死了。我被关了三十多年,查到我没罪,就放我回北京。 

       以前四川省厅长,我的审讯都是他,把我当成省一级犯罪份子。他放我的时候,我说:“赵厅长,最初在康定的时候让我学习,也是你作厅长,后来你调到四川省公 -安厅当厅长,我这犯人也升级了,也上四川来了。”我这三十三年烧窑,打石灰、盖房子、修建⋯⋯,三十三年劳动,什么都会。所以我编了几个字:背背篓,背石头,“背”;挑担子,“挑”;抬石头、俩人抬“抬”;用铁棍撬,“撬”;打石头“打”;我就编了一套:背挑抬撬打,哗啦拉起烧。“拉”船,从河对面拉过来;“烧”烧白灰。他们说我在里面造谣编歌,加了三年刑。没啥,一个字一个动作,没有反-动啊!在监狱里, 

       第一个十年里跟我关一起的,多数关的是国-民-党的人, 
       第二个十年多数都是共-产-党自己的人。 
       第三个十年的都是经济罪犯。在我出来的时候,和我一起关的人都没有了。我三十五岁进去,六十九岁出来。 


      落实政策时,查到我这里,没罪,就放我回了北京。三十年前审问我的那个四川省公-安厅厅长,姓赵。他在临放我的时候问我,他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回去北京当和尚,到中国佛学院继续讲课说法。他说你做梦!我说我就是做梦。等后来我走的时候他送我到北京。 

        我说:“怎么样?” 

        他说:“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你现在虽然放出来了,到北京可还是犯人,并不是把你放了。” 

        后来四川那边的干部送我去了北京,由公-安部高等法-院,检-察院三部接收我,我先住宾馆里。第二天天没亮时就来叫我,我一看坐了很多人,十多个,有公-安部的,检-察院的⋯⋯三部的人都来了。我说就办我一个人的案子吗?他们说是,然后就问我的历史情况。第二天就放我回家,发了许多粮票、布票等等(那时候买一匹布得要布票,吃一斤粮食得要粮票),还有户口**等。户口落在西城区,叫找姓刘的科长,他给办,其他的就不要管了。 

       我说:“我要去中国佛学院”。 
       他说:“办不到,你不能回中国佛学院”。 
       我说:“我自己办”。 

       后来户口办上了,一个月给三十块钱,那时候八一年已经很高了。后来我去了中国佛学院,中国佛学院不能接收。我找见赵朴初,赵朴初说他也没办法。我到广济寺,那时法尊法师还在,正果法师当佛教会会长,我就去找他们。他们问我:“老和尚你可回来了!你怎么出来的,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说想回佛学院教书,正果法师说可以,他说现在没办法给你排课,但是我的课你可以来替我讲。说完了之后,法尊法师又圆寂了,这中间隔了一年多,我才回中国佛学院教书。这一到中国佛学院教书国内的大家都知道了。 

       后来妙湛法师到北京,一定要我回福建恢复闽南佛学院。可是正果法师不放我,赵朴初悄悄地跟圆拙老法师说,我还在被监视之中,没有什么自由,不能回福建去。直到后来开会,福建宗教局局长要我过去,我才去的厦门。 

        我这次一回去教书,国外就知道。所以国外的朋友,他们到北京来开会,就邀请我去美国。我这才跟着上海那一百多个和尚去了美国,我跟妙湛法师一起,没加入他们那个团,那次去了之后回来了。但是第二次再去,就没有回来。简单说就是这样。 
第二个问题:法师曾经在狱中三十三年,您并不怨天尤人,反而当作自己为众生受苦的机会,并以“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自勉。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一段心路历程?对于在现实生活中遭受苦难的人,您有何勉励? 

       梦老:这三十三年不怨天尤人。我在监-狱里的确幸福了。大家知道,建国后三-反-五-反,反-右-斗-争,党-内-斗-争,之后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这一连串的运动让在外面的和尚也不好过啊!跳放生池自杀的比比皆是。我在监狱里还是自自在在,没事,很保护我。一切风浪都过去之后我也出来了,但出来时已经老了。我到美国时已经七十几了。那时我在监狱里就念诵:“假使热火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心里就安了。遇到什么苦难啊,折磨啊,都能过得去。 

       第三个问题:法师在沉香阁开示的时候提到“火中红莲”,比喻现代佛教的清净道场就在上海这样一个滚滚红尘社幷会中扎根。整个佛教也是如此,在不断地同现代社幷会相适应。身处现代社幷会的学佛弟子,如何选择最当机的法门修行? 

       现在修佛法,如果靠自力没办法啊!所以用观-音-法-门等,有加持。修念佛法门有阿弥陀佛加持。我现在是修地藏菩萨法门,有菩萨力加持,靠自力业障很重, 冲不出去。不论你念阿弥陀佛、文殊菩萨⋯⋯都可以加持你,这是他力。他力是菩萨的力量。你修观世音法门,观世音菩萨的力量,修地藏法门有地藏菩萨的力量 ⋯⋯ 

       我最近到美国去宣扬其他法门,效果都不太好,力量不大,但是一讲《地藏经》,效果就好。我一直没有离开地藏王菩萨,每天早上都念《地藏经》,每天都可以感受到地藏菩萨无所不在。第一个,不再下地狱了。只受个三皈不够,你念地藏菩萨不会下地狱。 

       修净土法门或者修地藏法门、念地藏三经,都能得到菩萨加持。每天都在光明中,菩萨加持你,什么灾难都没有。我在美国试验过很多回,别的都不行。我就专讲《地藏经》、讲《占察善恶业报经》,这是从弘一法师得来。弘一法师从蕅益大师那里来。蕅益大师做了那么多的著作,最后弘一大师找的地藏法门,用占察善恶业报的法门。但是用纸条占,藕益大师不会做轮,只能做阄。弘一大师是艺术家,可以按照经文上尺寸做轮。 

       我就继续弘扬弘一法师的法门——用占察轮,效果就好。众生都喜欢打卦算命啊,那就用地藏法门的占察轮。189条,把你所有的生活,修行都包括在内了。 

       为什么有189呢?数字是怎么来的呢?六根,六尘,六识,一共18,加上一个根本无明是19。这是根据众生的起心动念,超不过这19。这19个变化,加过去、未来、现在的业,共189。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从来没有人讲,玄奘法师翻译过来没人讲。这个经是对现在生活的真实写照啊!这是地藏三经中的一部,效果非常好。这是弘一法师从明朝智旭大师那继承的。弘一法师也是弘扬华严的。把《华严经》跟地藏三经结合,效果比较好。 

       现实生活中苦难的人,就最好念菩萨圣号,或者佛的圣号。很方便,随时随地可以在心里念,不干扰别人,力量很大。现在我们自己力量不够了,善根短缺,加菩萨的力量。你念菩萨,经常可以感受到菩萨在自己头上加持自己,你什么灾难都没有。 

      《地藏经》第十二品,释迦牟尼佛付嘱观音菩萨弘扬地藏法门,把这两个菩萨都结合起来了,观音菩萨弘扬地藏菩萨,让你学《地藏经》。 

       你自己不知道业障多深,就用占察经占察一下。用这个占察轮,把你过去六根、六尘、六识所造的业,加一个根本无明,用19个轮占察一下。通过这个可以知道今天的业是增长了,还是消除了。这些法门都有效,但是要相应啊。其他法门你不容易进入,很难相应,所以你这个不如人家的念一句阿弥陀佛。当你心中念佛时,一念念佛,一念佛现。你念佛你心里必定想佛,你起心动念,动的是佛念,这个又方便又容易。你们这些社幷会工作者最好念佛,休息时静下来念一百声佛,很方便。念阿弥陀佛是最方便的法门,这是释迦牟尼佛在经上说的。 

       后来蕅益大师,以及我所接近的几位大德,弘一法师啊、慈舟法师啊,都念佛。因为这些法门不需要你去分析。就是一生没成,三生绝对成。当你一起心动念,念阿弥陀佛就是佛心,你念世间的贪嗔痴就是贪嗔痴。 

       王老师(王雷泉)当大学的老师,就希望他所教的学生每一个都能成为人才。这是生死法,不是了生死法。如果让人都进入佛门,这才是了生死法。生死法则是世间法,是为了名、为了利。就像现在搞贸易的,人家都是向钱看。但是这些学佛的学生起码会有一些超越的思想。和尚学死,想象死后的事情。出家人不求生活中的安乐,但是求死后的安乐。 

定业不可转 今业避洪流 

        去年汶川大地震——现在业障重,一个灾难完了,一个又来了,要想一个灾难都不生,那让他们归依学佛吧。怎么样才能让所有的灾-难都不来,免除一切灾难?就是学佛啊!现在印度尼西亚的海啸太可怕了,我让人去调查一下,遇难的人里有没有佛弟子,几乎没有。台湾经常地震,遇难的佛弟子很少很少。念佛虽然没生西方极乐世界,起码可以在现实中免灾。王老师(王雷泉教授)以前到南普陀带的几个学生,到现在二十多年了,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其实佛教是什么思想呢?是治国的思想。佛陀是梵语,是觉者的意思。觉悟什么?觉悟无我,世间无常,四大皆空,地水火风四大灾永远免不了。那你生在这个环境当中,你有这个业啊!没这个业就跟你没事。 

       建国六十年以来,死了好多人。那时调查人口是四亿五千万,现在全国是十三亿了。以前四亿五千万人的时候吃饭都是问题。但是现在十三亿人口了,吃饭问题比以前好多了。为什么啊?以前的人业障重,总想着害人。但是现在你看看上海,学佛的人多,心向善。所以众生的共业就好。 

       我在北京军区,有一些高级官-员。我在五台山时,那些军-队的高级负责人问我对他们的看法。我说从哪个角度说,我们中国人十三亿人口,你们是功臣,保护了人民。但是从人类说,就不是那么看了,那就是杀人凶犯。因为你们每天研究怎么消灭敌人。我说从佛教的角度看,我们和尚有句话,是济癫的话:杀恶人要起善念。想把恶人消灭了就是保护好人。你们平时都生这个善念:我所伤害的人愿他们早日生净土。这不是杀生,这是希望他们得好处。这就是善念。 

       最后一个问题:您长寿的秘诀。 

       梦老:这个秘诀绝对没有。我脑子里没有长寿的念头。我随时都可以死。我在监狱里,说不定哪时候死了。当住了十八年快二十年时,我丧失信心了,我想我出去的机会没有了。干脆别受罪了,我就想到自杀。但刚一起这个念头,就做了一系列的噩梦,这个念头就取消了。人有时候就想不开,就叫迷,想开了,就叫悟了。迷悟就是一个开不开。这个是没有诀窍的。 

       我的洗肠的时间到了。大家知道吧,我洗了十五年了。(采访人员开玩笑说这就是长寿的秘诀)。跟正常人不一样。给我开刀的都是我的弟子,他们说:“师父,我们不敢骗你,你活不过五年”。我开刀时已经八十岁了,和我同时开刀的一个不到三个月就死了。这是直肠癌。他们就是这样从这里打洞进去,把有癌细胞的肠子剪掉。这条肠子就短了,就把肛门封掉,从腰侧打个洞,肠子从这接出来。每天还要灌上一袋子水,1500升水,清理大便。没有肉皮就用纱布棉花,但是在家人他每天吃是荤的,他不会吃素,吃的又多,就会一直流,他止不了。我就把它控制住,一天流一次,你不灌水它出不来,不是自然的,要用水冲出来。 

       开完刀之后,我弟子说:“师父你能活到八十五岁就很好了,可能也会活不到。”那时候我八十岁开刀。现在我九十六了,他们说师父还活着!这是奇迹啊!我说我没花钱,就是用点纱布,棉花,就是每天定时把肠子洗一下。这有一个好处,在洗的时候,可以看出来哪些东西不能吃,对消化不好的都可以从这里看出来,所以我吃东西很检点的,能活着就好了。我活得还很有劲,现在九十六岁我自己走路,每天都在说。 

细尘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2017-12-07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佛陀告诉弟子们,在他灭度之后,应当以什么为师 正确答案:戒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