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白山黑水育奇英 ─宣化上人事迹(中国篇)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0楼  发表于: 2017-11-01   
05.叩头因缘

上人十二岁时,幡然省悟,每天向父母叩头悔过;后来一路增加到八百三十七个头,早晚各一次,直至庐墓守孝。上人以身教、言教训勉弟子,父母是堂上的活佛,佛教徒重视孝道是本份。

上人自述:


(一)觉醒悔过礼父母

我小时候最欢喜吃好东西,谁要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无论在家里、在外边,若不给我吃,那怎么样也是不行的!等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自己才省觉:“我这个人怎么这样顽皮,这样不守规矩?这样做人没有什么意思,何况我对自己的父母也不孝顺。”我知道以前所行所作都是不对的,于是从十二岁那一年,改过自新,改恶向善。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佛的戒律──诸恶不作,众善奉行,完全不懂;虽然不懂,可是我所行所作和佛的戒律,默默中相符合。

在这个时候,我想我要学好,要先从孝顺父母开始,于是我下决心对父母悔过认错。我跪到我父亲母亲面前,我父亲母亲就问:“现在也不是过年,你给我们叩什么头呀?”在北方过年的习俗,是可以给父亲母亲叩头拜年。我说:“你们生我已经十二年了,我令你们这样操心,给你们惹了很多的麻烦,也没有听过你们一句话,我实在对不起两位老人家。”我父亲听我这么样一说,就哭起来。我说:“你不要哭!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以前恶劣的习惯都改了,天天给你二老叩头悔过,我再也不会对你们忤逆不孝了。”我父亲说:“只要你听话一点,叩不叩头没关系;你总给我们叩头,我们也不好意思。”

我想一般人没有天天给父亲母亲叩头的规矩,他们一定不会许可我天天这样子做,这怎么办呢?于是我就想了一个方便法,打个妄语,我说:“我昨天晚间作了一个梦,不知道是佛还是菩萨告诉我,他说我的罪业很重,不久就要死了。如果我想要不死的话,就要天天给父亲母亲叩头。我也不相信这个梦,但是我很怕死。”我父亲母亲一听,没有话讲了,只好说:“那就随你啰!”从这以后,我天天给父亲母亲叩头。父母以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活不了多久呢?所以每次我向父母叩头,父母就流眼泪。为了怕父母伤心,就改到院子里叩头。


(二)一路增加无畏苦

叩了一个时期,我就想这个世界上,不是单单父母亲对我好,世界上有天、地、君、亲、师这五大恩。天会覆我,地会载我,天地对我有恩,我应该报恩。君是国家的元首,我也应该报恩。亲,就是父母。师,我那时候就觉得将来会有师父,虽然我没有见着师父,没有拜师父,但我也要先向师父叩头。所以我就给天叩三个头,地叩三个头,国家元首叩三个头,又给父亲叩三个头,母亲叩三个头,又给我老师也叩三个头。


叩完了觉得还不够,我听人说圣人是生而知之的,又给世界上古今的圣人叩头。给圣人叩头以后,又加上贤人,又加上大忠臣、大孝子、大伟人、大哲士、义夫、节妇。因为他们能影响我,诸恶不作,众善奉行;他们能影响我怎么样做一个无愧于天地的正人君子,所以我要感谢他们,向他们叩头顶礼。然后我又想到,不善的人、大恶人、大坏人、大无赖、大流氓,这些人怎么办呢?于是我又向他们叩头。一般人是给佛叩头,给菩萨叩头,给大菩萨、大佛来叩头。我那时候很愚笨的,想这些大恶人、大坏人,在世界上很可怜的,他们在六道轮回沉沦,离佛道越来越远,所以我就给他们回向,希望他们都改恶向善。


叩到最后,我连蚂蚁也给它们叩头,也给蚊虫叩头。为什么要给它们叩头呢?我想我以前也做过蚂蚁,也做过蚊虫,做过种种的众生。现在我虽然做人了,我不能把我这些老朋友忘记了,所以我也要给它们叩头。叩头的时候,我想自己以前是一只小蚂蚁,也是一只小蚊虫,我要恭敬它们;我和这些最微细的众生是一样的,我应该引导度脱它们,愿它们早成佛道。


我这样一路一路增加,每一次叩头要叩八百三十几个头,最快也得要两个半钟头。我叩头,不是在房里,而是到外边望空遥拜。在什么时候叩呢?在人还没起床之前,以及人都睡了之后,不让别人知道我叩这么多没什么理由的头。你们各位想一想,这是不是愚痴?


(三)风雨无阻真诚心

我在外边,下雨也叩头,刮风也叩头,下雪也叩头;无论打雷、下雨、刮风,总是风雨无阻。下雨时,雨水把我身上都淋湿了,我也不管;下雪时,我的双手还是放在雪地上叩头。为什么要这样呢?表示自己是一种真诚的心,实际上也就是愚诚。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像我这么愚痴。人人都比我有智慧,他们都不屑于像我这种的思想、行为和做法,都会觉得我太可怜了。因为这样的行为,所以不要说在家人,就连出家人都看不起的。你们若信我,深刻地了解我,可能会觉得自己上了一个大当,也有可能不是上当;因为你慈心下气,和一切众生结缘,这是好的。如此叩了许多年,直至庐墓守孝时,才浓缩为九拜。


以后为了有多些时间做事,我又简化为叩五个头。前三个头是顶礼尽虚空、遍法界,十方三世一切佛法僧三宝;第四个头是给尽虚空、遍法界十方三世一切众生;第五个头,我是顶礼尽虚空、遍法界,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所说的波罗提木叉(戒律)。因为有佛的戒律,我才能依此往佛道上走,戒律对我的恩德是无量无边的。
现在有很多人见到我就要叩头,甚至于没见到我人,也要在门口跪着,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在十二岁,每天向所有的人、众生、蚊虫、蚂蚁都叩过头;现在有人向我叩头,只不过是来还债而已。不过,你们给我叩头,有人看见;而我给你们叩头,是没有人知道。


问:听说向高僧顶礼有功德,可消旧业,请问是否是真的?

上人:
是和不是。如果你顶礼的那位法师是真修行人,你向他顶礼有功德;如果你顶礼的那位法师没有德行,将来他会向你顶礼,因为他要还你的债。为什么我知道这个?因为我知道我欠人很多债,所以十二岁就向所有的众生,包括蚊虫、蚂蚁,我都向他们叩头礼拜。我不希望他们放光照我,我不要等着欠太多了,就还不清了。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楼  发表于: 2017-11-01   
第二篇 求道与进学


十二至十八岁(西元一九二九至一九三五年)

06.寻师访道

上人自从在十一岁时目睹死亡,便常想:“怎样才能不死?”后经人指点,修道能不死;要想了脱生死,必须要有明师来教导。禀明父母后,即出外访师求法。

上人自述:

(一)旁门外道不究竟

我在幼童的时候失学,没有受教育。在我没有出家以前,我就到处去寻找了生脱死的方法。北方有很多旁门外道,我都参加过,所以一些外道的法,我都知道。

好像在北方有一种外道叫“理门”,他们不念旁的,就是念一句“五字真言”。那个最高的领袖装模作样地坐在法座上,这个人叫“领正”,坐两旁的人叫“帮正”;三个人坐到那个地方,就像放焰口似的。人人都向他叩头顶礼,他的心里就专念“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这一句,这就是理门的法。

他传什么给信徒呢?传一个密法。他叫你伸出手来,在你手心上写“观世音菩萨”五个字;你从此要记住,要默念在心,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不能出声念,这叫“五字真言”。然后告诉你:“闭口藏舌,舌尖顶上颚,系托心念,意根法现。”这个法,父子不过,妻子不传。

“理门”主要特色就是不喝酒、不抽烟,所以叫“劝戒烟酒会”,又叫“在理公所”。中国近一百年以来,很盛行的这种外道,它所仗着是什么呢?就是“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这一句。因为我以前都去过,所以我都知道。我也参加过天主教的弥撒、耶稣教的安息会,我也研究过孔教、道教、佛教、回教,我各处去研究他们的教义。

(二)不吃不睡为闻法

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人讲《地藏经》,离我那儿五里路,我每天都去听。那时不是坐车去,是靠自己两条腿跑路,来回要一个钟头;这么远,我还是天天去听。讲经的法师,有的把字都讲错了,好像台风袭港,他说台风“龙”港,而我专听不会讲经的人讲经。他讲得越不好,我越要听;讲得好的,我就不听了。我就愿意听这个不好的,为什么呢?在不好的里头,要能找出一个好的,那就是道了!

在那时候,只要能听经,我不吃饭也不觉得饿,不睡觉也不觉得疲倦,心思时时刻刻都在经上。我听经,不是听的时候才听,离开就忘了;我是念兹在兹,常常想经里的道理,我是不是能这样行?我是不是能仿照这样去做?总要把它收摄到自己的身心上,是否能够实用,这才算听经了!

记得我小的时候,听完经回家时,耳朵里还听到法师在讲经,我自己还一直思维讲经的道理;甚至于过了几天,还听得到。就是没有法师讲经说法,平时只要一静坐,也常听见虚空里,有很多法师在讲经说法,同时能听到几百个法师说法,而且我都能记得很清楚。为什么能这样子呢?就因为专心致志,念兹在兹,一心想要听经闻法,这是我以前听讲经的境界。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2楼  发表于: 2017-11-01   
07.侠义少年

上人生长在贫农之家,无钱读书,失学在家干活儿,也做过生意。当时年纪虽轻,为人行事,却有他不同于一般人的作法。

上人自述:

我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家里有点田地可以耕种,但只够维持一年的生活。那时我十三岁,和我一个哥哥去收割。譬如割高粱,他割半喇子,半喇子就是割三条垄,割六条垄是整个的;我比他小五岁,他割半喇子,而我割整的。我那时个子小,高粱高,实在不容易割。没人教我怎么做,我先看他们割高粱的样子,我就有方法了。我胳臂一伸,先抱住一大把,不用花多大力量,一下子就割十几根,大人都没我割的多。总而言之,都能胜过他们。

十三、四岁时,我欢喜站在马上奔驰,愿意拿刀弄枪学武术。我有自己的马,我骑马不是骑着马,是站在马身上让马跑,一点也不怕,觉得自己这么小,就敢站在马身上跑,令很多人都看着我,这是很威风的!有一次,遇到有一个人看我这么玩,我也回头看着这个人,没想到前面有棵大树,我一下子被树撞跌到地下,幸好没有伤着什么。我那匹马真是匹宝马,它一看我跌掉下去,即刻停止;比汽车煞车还快,站在那儿,一步也不迈。

我小的时候欢喜看小说,尤其武侠小说,《三国》、《列国》都欢喜看,我看过七剑十三侠、七侠五义。我看完这部小说,就像看电影似的,书中人物一幕一幕地都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拿刀,那个拿剑;我都记得内容,随时可以背出来给旁人听。为什么能这样子呢?就因为我心专一。

我读《三国演义》,看到关公被杀的那一段,我哭了三天。因为我觉得关公这么忠义的人,还惨遭杀身之祸,心里实在太悲痛了,忍不住感慨落泪。我家没有电灯,用油灯也很省,那怎么看小说呢?我就拿着小说到屋外,藉着雪光这么看;或者是点一枝香,用香头的火光,一行一行地看。

那时候,我也做过生意,和人家合股来做生意。我家里本来有五晌(东北的土地计量单位)地,东北十亩为一晌。到我这几个哥哥的时候,守不住就把它卖了,兄弟分卖地的钱,我分到五千多块钱。我这五千多块钱到手,我结拜的兄弟赵怀德(音)、邵国才(音)就来和我商量,三个人合股作生意。他们说:“你这个五千多块钱,将来可以赚到五万块钱,钱会一天比一天多!”他们说做什么生意呢?用机器擀面切面,第二天卖面条。另外贩卖面粉,在五常县(今已升格为五常市)买面回来,到拉林卖;又在拉林买靰鞡鞋,到五常县去卖,这叫作小生意。我当时也不懂得什么叫钱多、什么叫钱少、什么叫赚钱、什么叫不赚钱,不懂这个。他们来游说我,我就把五千块钱交给他们了;可是他们两人一分钱也没有出,就用我这五千块钱来买货物,等着赚钱。

我负责干什么呢?我负责用机器来和面、压面、切面;第二天,还要到街上,摆一个箱子在那儿卖面,一斤一斤地卖。有的时候都卖了,有时候就卖不了。卖不了怎么办呢?我就把面拿到道德会,剩多少布施多少。大概也是王老善人(道德会创办人王凤仪)显灵,天天卖的很少,剩下的很多,所以道德会天天有面吃。

一冬之后,面没有了,靰鞡鞋也都卖了,可是没有钱。他们说生意赔了,过年就结束生意,分剩下的存货。我分到什么呢?三双靰鞡鞋;那时候靰鞡鞋最多值五块钱一双,我五千块钱的本钱只剩十五块钱。我那时候觉得没有钱也很好,免得有钱不知干什么好。道德会讲去争心、化贪心、圆满良心,我觉得人都要有良心,不要争、也不要贪、也不要求、也不要自私、也不要自利、也不要打妄语。

像这样的事,一般人一定要打官司,可是我不和人争。我做什么事情都是吃亏的,不占便宜,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所以我常常说我是个很愚痴的人,人家不愿意的事情,我就要做,这真是非常愚痴!

靰鞡鞋
【后记】靰鞡鞋是东北的特色民俗物品,“靰鞡”是满语,意为“皮制防寒鞋”。靰鞡又写作“乌拉、兀剌”,是东北人冬天穿的“土皮鞋”。俗话说:“关东山,三件宝:人参、貂皮、靰鞡草”。东北话往往把靰鞡的后一个字读成“噜”或“喽”的音。过去人穿鞋一般都是自家做,很少花钱买,但靰鞡却是例外。因为只有少数技艺熟练的皮匠才会制作,所以人们需要花钱购买或用农副产品交换。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3楼  发表于: 2017-11-01   
08.难弹落日弦

上人一生的遗憾,就是没有报国。日本侵华,占领东北;他看见日本蹂躏中国,曾想从军打日本,未能遂愿。

上人曾说:“出家未忘忠贞志,不改国籍溯本源。我虽然出家了,我没有忘掉‘忠心为国’的思想。我是中国人,永远是中国人,生生世世、在在处处都是中国人。等中国真正强大了,我那时候或者已经不在了,或者还在;不管在不在,我希望我这一生,最低限度不改变我的国籍。我不贪任何的便宜和方便,因为我没有忘本。”上人忠贞爱国之心,唯天可表。

上人自述:

我十二岁就想修道,可是以后看见日本侵略中国的残暴行为,我也曾想保国卫民,可是没做到!九一八事变那时候,我当时十四岁,还不太懂事,不知道什么叫国?什么叫家?以后日本人来了,到处摧残中国的老百姓,我就想去参加革命军去打日本;可是怎么样也没成功,没能遂我的志愿。我一生的遗憾就是没有报国,不能为国流血流汗;以后各处给人治病,渐渐走到出家这个途径上了。

当时我不恨日本,恨他们是没有用的,我要想法子来对付他们。对付日本的方法,就是用“火”来攻,我预备到什么地方都用火攻他们。日本属于火,我想以火攻火,以毒来攻毒;譬如用火把他们住的地方都给烧了,叫他们无家可归。在日本投降的前五年,按着这五行来推测,我早就说过,日本投降那一年,这日本他一定会衰了、没有了。

【后记1】民国20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突击占领沈阳,夺东三省。民国34年(1945年)9月9日,日本正式投降。

【后记2】日本投降是1945年,岁次乙酉,民间说“日落申,点灯酉”,这时候“太阳”下山,气势渐衰。上人在前五年预测时,岁次是庚辰年,太阳在辰,气势正强,日本恣意蹂躏中国因火旺。但物极必反,火过午就渐衰,而酉年属金,火金相克,故日本气尽。

:上人心怀中国,为什么把自己的道场设在美国?

上人:我一向是人弃我取,别人不去的地方我去。台湾这里多的是道场!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4楼  发表于: 2017-11-01   
09.皈依三宝

上人访师求法,经过三年,遇到上常下智老和尚。上人一见大师,感觉早已熟识。上人拜问了生脱死之法,大师说:“真诚持久,实践笃行;法门不二,向上一乘。”上人闻法受益,衷心喜悦,于是拜老和尚为师,正式皈依三宝。

上人自述:

我没出家前,皈依常智大师。常智大师和常仁大师都是双城县的人,智公是常仁大师的师弟。我作梦读了几天书,所以斗大的字也认识几箩筐;也因为我识字不多,所以就拜一个不认识字的人作师父。他俗家姓孟,一般人称他叫孟打头,因为他带着一班工人去做工,做工头的。又叫孟豆腐,他会做豆腐,所以也欢喜吃斋。常仁大师在守孝的时候,他常年给王孝子(即常仁大师)送饭;这都是靠他做豆腐,或者当打头赚的钱,一方面养家,一方面供养王孝子。他为人忠厚诚实,总是吃亏让人。受常仁大师的感化,萌出家之念。他太太和子女抱着他的腿,放声大哭,不让他出家,常智大师说:“你们如果不放我走,明天就有人会死,要用棺材抬出去,你们看怎样?”家人见他以死明志,也不敢再拦阻。他拜上修下云老和尚为师,常仁大师是他的师兄,专修念佛法门。在张彦明家闭关后,明心见性,智慧开朗,出口成章!他后来自己念佛往生了。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5楼  发表于: 2017-11-01   
10.求学新生

上人十五岁,始入私塾求学,发愤不辍,吃饭常是匆匆地吃几口就算了。后来思路开通,把握读书要领,仅仅二年半时间,通晓四书五经,医卜星相也有所涉猎。

上人自述:

(一)先难后易初入学

我在幼童的时候失学,没有受教育。直到十五岁,才开始在私塾里读书;三月初十上学,旧历八月十三放假,读了半年,冬天,日本人来了,就没有读书了。十六岁读了一年书,十七岁又读了一年书,前前后后合起来是两年半。

要小孩子好好读书,很困难;可是要他学一些坏事,非常容易,甚至无师自通。好像我小时候看人家玩赌牌九,我到那儿一看,没有五分钟,我统统都记得了,回去自己就会做牌九,做得很漂亮。

我一开始读书读得很慢,笨得不得了,读一遍也记不住,读两遍也记不住。譬如我读《百家姓》的时候,因为在家里听我母亲念过,所以我听一遍就会了,就能背,记得很清楚。那时候读书要背书,我拿着这个书本到先生那儿,把书交给先生,然后掉过背来背书,怎么样呢?一个字也想不起来,连个“人”字也想不起来了,就这么奇怪!为什么忘了?自己也莫名其妙!很多天都是这个样子。

我就想:这是什么道理呢?怎么在炕上念得那么熟,一下地都忘了?是不是没给圣人叩头呢?没入学以前,我早就给圣人叩了很多头,入学又叩了头,这个理由不存在的。我就自己研究,才知道是因为害怕;怕先生那个大烟袋锅子,万一背错,他会打头的,心慌地把所有读的书都忘了,就想着他会不会拿烟袋锅子敲我头?明白这个,以后就不怕了,挨打就打!怕什么?从此之后,我在炕上专心读书,到先生那儿背,一字不差。

最初读得很慢的,以后找着读书的门径就很快,不单记得快,而且还永远也不忘了。等到读《大学》的时候,就读得很快;我读一天的书,旁人二十天也读不了。为什么这样子呢?就因为得到读书的门径了,一心不乱,专心读书,旁的什么也不想;不想吃,也不想喝,也不想怎么穿好衣服、住好地方,什么都不想。

我读书专一到什么样子呢?我告诉你们,你在旁边作戏、打鼓、吹喇叭、吹箫、吹笛子,或者打钟,我都可以听不见。本来听见的,但是我可以叫这个心不跟着你的声音跑,能把心管住。我最初读书,读三十遍还不会;得到这个法门,能专一、管得住心之后,读一遍就能记得大半,读两遍就完全都记得了;若读三遍,就永远不会忘了。

当时教我那个老师,是一位前清老秀才,他七十多岁,教了五十多年书。我跟他读,他说:“唉,你这个学生,我早要遇到就好了!我们两个可以说是没有缘,又可以说是有缘。怎么说是有缘呢?我们现在遇到一起,你跟着我读书,这是有缘。怎么说是没有缘呢?真要有缘,你应该早遇着我,我要是早遇着你这么会读书的学生,那我该有多欢喜!”

他就曾经这样赞叹过我,他说:“看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聪明;但是你记忆力这么好,你真是和颜回差不多了!”我一听他这么样赞叹我,就生了贡高心,我说:“我怎么可以比得了颜回呢?而且我也不愿意和颜回比,为什么呢?颜回聪明太过了,变成一个短命鬼;我如果和颜回一样,我会不会和颜回一样的年纪就死了?!”以后我就给自己起一个别名,叫“如愚子”,这就是一个贡高的名字。本来寿命长和短没有什么分别,你要是怕短命,这就是着住到寿者相;你若欢喜长命,这更是着住到寿者相,所以我不愿意学颜回的短命,也不愿意学彭祖的长命。

(二)上课顽皮趣事多

我很欢喜对对联,全班有三十多个同学,上对联课时,差不多有二十五个都找我当枪手。你说这怎么办?我就模仿他们写的字,帮他们对。总而言之,都可以帮他们敷衍交卷子。我记得有一次,老师出的上联是:“鸿雁空中过”,我给同学当枪手,对:“麋鹿山内游”。先生看了,就对这个人说:“这是你对的吗?”他说:“是。”先生说:“你想出这样的好句子来?可是这个字又像你写的,这是怎么搞的?”回忆年少这些往事,很好笑的!

在私塾里读书的时候,我也很顽皮,不知耍过多少把戏。我有个同学读了十二年书,我只读了半年书。他在学校里当学长,就像班长或学生主席似的。老师如果不在学校,他就做代理老师要同学背书。可是老师不在学校时,学生多数不会好好读书。到背书的时候,谁也背不出,他就罚同学跪在至圣先师──孔子的牌位面前,好多人都跪在那儿。我为他们抱不平,因为我是第二个主席,我说:“你们现在都起来,不要跪了,看他能怎么样!”这些学生看我支持他们,都站起来。主席气得用眼睛瞪我,却奈何不了我,我对他说:“将来你小心点!我要为大家报仇的。”

没过两个月,虽然他读了十二年的书,我超过他,变成我是主席。老师不在学校,我当代理老师,看着同学背书。我第一个叫他背,他背不出,我就说:“你到孔子那儿跪着!”他望着我,也不敢不跪。我对学生们说:“你们都会背了没有?”有的说会,有的说还不会。我说:“你们在那儿站着念,什么时候会了,什么时候再来背。”结果只有他一个人跪着,别的学生都站着念书,气死他了!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6楼  发表于: 2017-11-01   
11.读书要诀

上人读一天的书,旁人二十天也读不了。“三到”、“三上”,是上人读书要诀;他读书专心,和书本合而为一,所以读得快,记得也快。

上人自述:

“读书法,有三到;心眼口,信皆要。”什么叫“三到”?就是眼到、口到、心到,不打妄想,专心读书;眼睛看著书,心里想著书,口里念这个书,这是三而一、一而三,心眼口合作叫三到。这必须要专一;专一则灵,分驰则弊。

还有“三上”,就是路上、厕上、枕上。当我走路,眼睛看着路,心里背书、口里背书,一遍又一遍地背。要是背熟了,每一天要温习一、两遍,这样永远都不忘了,这叫路上。还有枕上,就是在睡觉的时候,不想旁的,就想书上是怎么说的,然后自己想:“古人著书立说,就是给后人留下一个法则,我能不能照这个法则去做呢?我能不能效法呢?”我读什么书,我就想自己会不会这样子?我对自己说:“我将来一定要躬行实践这一句话,我要这样做!”我把书上的话,当作和我自己想说的差不多,那就记住了;无论读哪一段书,都是往自己的身心性命上,来回想一想。

另外,上厕所是读书最快的地方,那虽然是短短的一个时间,可是你那时候读书,很好读的,想不起来的也想起来了。为什么呢?这是一种三昧。你在那个时候,什么妄想也没有,你专心读书,全都记起来了!我连那个时候也不空过。一般聪明的小孩子,他离开课本,就和书分家了;我得到这个方法,我是和书本合而为一,所以读得快,记得也快,念一遍四书五经就全记得了。

我最后的那位老师叫郭锦堂,字如汾,是个秀才,山东人。这位老师学问很好,他看我读得快,他读什么书,就给我讲什么书;他随讲,我随懂,再读更容易了。好像〈报任少卿书〉是古文最长的一篇,大约有二千三百多字;老师读了一宿,就能背得出那篇文章。他对我说他怎么读那篇文章,读得怎么样快,然后说:“看你的了!”这时刚吃完午饭,可以睡一个钟头午觉;我没睡觉,用这一个钟头看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实在很难背的,但是我很专一;看过两遍,我已经能背得出了。第二天我背给他听,把他吓坏了:“你──,我都要读一宿,你读一个多钟头就会了!”

【后记】据悉上人的老师郭如汾,是一位当地有名的教书先生和中医,他在上人出家后不再教学。一天,有一对夫妻,抱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来找他治病。郭如汾一看这孩子很快就要死了,吃药也没用,就开一个简单的药,要他们带回家再吃,明天不用再来。这对夫妻走到半路,这小孩子就断气死了。他们想讹诈郭如汾的钱就去告状,说郭如汾开药,把他们的孩子给药死了,郭如汾因此被关了一年多,他始终一直不认罪。后来他被放出来,生气就回山东了。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7楼  发表于: 2017-11-01   
12.跪念地藏经

皈依上常下智老和尚后,上人即修禅习定,读诵佛经。上人十五岁第一次看见《地藏经》,从此天天跪念《地藏经》,膝盖跪破也不惜。上人对经典至诚恭敬的精神,实在不是常人可及!

上人自述:

开始修行,就念《地藏经》和《法华经》。十五岁那年冬天,我第一次遇着《地藏经》。以前没有看过佛经,这是头一次看到佛经。好像是在妙莲长老那儿得到这个《地藏经》,是他用笔写,然后再印的。我得到他写的《地藏经》,回去就开始念。北方的精进香可以燃两个钟头,我点一支香,跪着慢慢念;念完一部,香也燃完了。

我是在中午的时候念,一天念一部。念了一个时期,把膝盖都跪破了;因为是在砖地上跪着的,什么也不垫。本来也有垫子,但是我不用,愚痴到把膝盖都跪破,还是不用垫子!这是我头一次念《地藏经》的经验,那时的体会是一言难尽的,身心都觉得很清净舒畅。我那时候蠢得那个样子,不愿意垫垫子,就愿意叫膝盖破了、流血,觉得这是应该的。你们现在膝盖没有破、没有流血,跪在地下,一定要有个垫子来垫着;痛一点点,就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膝盖。由这个证明,你们是比师父聪明得太多了!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8楼  发表于: 2017-11-01   
13.血染法华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上人专一其心,用功办道,又可从他看《法华经》,看得眼睛流血,略窥一、二。

上人自述:

我过去看《法华经》,看得眼睛流血。为什么流血呢?因为很多天也没有睡觉,跪在那个地方看《法华经》,越看越愿意看,越念越愿意念,念得把吃饭也忘了,睡觉也忘了,连眼睛流出血来都不知道。等血滴到经上,把经书染红了,我才知道眼睛流红血,眼睛不帮忙了,才不得不休息。这是我看《法华经》看得这个样子!

有人说:“唉,法师你这太愚痴了!”不错,我若不愚痴,眼睛就不会流血;像你那么聪明,眼睛绝对不会流血,对不对呀?你在心里笑起来说:“是这样子的!”你不好意思笑出来,只好在心里头笑起来说:“我当然是比你聪明。”虽然你比我聪明,但是你现在做我的徒弟,你再聪明也得要跟我学。

我记得念《法华经》,念得这个样子,我还记得我过去什么都做过。你不要以为这个师父是个法师,我也做过皇帝,也做过宰相;总而言之,什么都做过了。我记得虽然不太清楚,马马虎虎有这么回事。我现在不愿意做皇帝,也不愿意做转轮圣王,做这些事情太麻烦了!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9楼  发表于: 2017-11-01   
14.初转坛经

因为当时有很多出家人不识字,苦于无处学习佛法;上人十六岁就以弘扬佛法为己任,在寺院讲解《六祖坛经》、《金刚经》与《阿弥陀经》。

上人自述:

我做小孩子的时候,是个不会说话的人,讲话很迟钝。可是从十六岁我参加道德会后,就学讲演,天天练习说话,也就会讲演了。以后研究佛法,我也就练习说法给大家听;我知道多少,就给大家讲多少;不知道的,当然就不能讲。

虽然年纪轻,但是我愿意为佛教服务,我也参加佛教会很多事情;我十六岁的时候,就住在庙上,天天讲《六祖坛经》;认几个字,就讲几个字的经;那时候,有的字我还不认识。什么人来听呢?很奇怪的,是一些和尚。中国当时文盲很多,这些和尚不认字,想要学佛法也没处可以学。因为我至少还认识几个字,如果不给他们讲一讲,他们永远不知道佛法是什么?佛教是什么?当时我也讲《金刚经》、《阿弥陀经》这些小部经典,又讲其他种种的佛法。我十六岁时,就以弘扬佛法为己任;到今天,练习得不会讲也会讲几句,不会说的也会说几句了。

南华寺《六祖偈云》碑
菩提自性本来清净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我看《六祖坛经》,越看越欢喜看,越欢喜看就越看。看到《六祖坛经》“法有顿渐,迷悟有迟疾”那个地方,我想:“怎么还有顿、有渐?什么叫顿?什么叫渐呢?顿、渐是不是一样的呢?或是两样的呢?”我觉得顿、渐这个说法,很不平等的,我就写了一副对联:

顿渐虽殊,成功则一,
何分南北;
圣凡暂异,根性却同,
莫论东西。


我在十七岁的时候,还说出这几句话来:

一句弥陀万法王,五时八教尽含藏;
行人但肯专持念,直入寂光不动场。


念佛是万法中的王,不管你五时八教,都在这一句弥陀里。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新中国成立于哪一年(4位数字)? 正确答案:1949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