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白山黑水育奇英 ─宣化上人事迹(中国篇)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0楼  发表于: 2017-11-02   
105. 云门诀别

上人在广东南华寺住了一年,又到云门大觉禅寺。民国38年(西元1949年)六月,上人观看当时局势,想暂居香港。拜别虚云老和尚之时,老人赠法语:“好自为之,勿负期待!”实在是语重心长!

上人自述:

那年元旦,我辞去学院教务主任职,在藏经楼管理藏经,作图书馆馆员。那时候我在藏经楼东南角那个地方住,我在那里不见人,也不讲话,好像闭关一样。

我认识一个老同参,他说:“你为什么到角落里?谁也看不见你,这是不可以的!”就叫我搬出来。他走了,还写封信给我,要我到外边弘扬佛法,教化众生。我因此没有房子住了,到处流浪,后来跑到美国。当年他叫我没有房子,想不到现在这个万佛城房子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要住哪个好!

传戒后,随虚老至韶关大鉴寺。后虚老回云门,要我也同去,我说:“好!但须先回寺再来。”我到五月初旬,才往大觉禅寺。沿途山路崎岖,犹如蜀道,走到离云门尚有二十余里,天已经黑了。

我暗夜独行,路径生疏,正在为难之际,前面忽有灯光照路,我顺着光前行。灯光始终在百步之前导引,直到大觉禅寺山门口才消逝。恰好是大觉寺开大静的时间,我敲门入寺。

拜见虚老后,虚老问我:“怎么这么晚到?”我说因为路途不熟延误,幸好有灯光在前引导。虚老说:“太奇特了!白天行走山路,无人引导也难认识,何况夜行!”

虚老安排我在云门寺(即大觉禅寺)为班首,上殿、过堂、坐禅,领众熏修!后来因为我住的那间房间潮湿,尤其五、六月间更严重,我就向老和尚告假,我说:“老和尚,我在这儿住着受不了啦!”他说:“什么你受不了?”我说:“我住的这个房间很潮湿,尤其在这个夏天的时候,我真是受不了,都得了湿气病。”你猜老和尚说什么?他说:“我们庙上的房间已经很好了!你看那些当地的人像在猪窝里睡似的,他们怎么就受得了?”我说:“老和尚,你怎么比人像猪似的?”他说;“他们原本就是猪嘛!”我说:“我想先到香港,等天气乾燥一点再回来。”虚老还是不同意,说:“不要去!去就难回来了!”“学人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去!”

虚老听我去意甚坚,忍不住就落泪了,握着我的手,说:“你去香港,就不会回来了,我们再也不能相会了!”“放心!我病好就回来,一定回来!”他说:“一定回不来!”我说:“真是回不来,我就在香港住了!”他说:“那就住吧!你此去要努力,为释迦老子争口气,为历代祖师建道场。好自为之,前途光明无量,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等我到了香港,7月间又回到广州,准备过了中秋节之后回云门大觉寺,去用功修行。可是在 8月初旬,曲江、韶关解放,想再回去,果真回不去了。我在 8月18日那一天,从广州乘船到香港,随缘在香港住了十多年。

:师父,你也有老师吧?

上人:当然有,而且很多。我追随过许多位大和尚,虚云老和尚对我助益最多。

:你最尊敬哪一位法师?

上人:虚云老和尚。

:请师父讲述虚云老和尚的精神。

上人:不睡觉。

从此上人滞留香港,虽然仍可以和虚老书信往还,更可以日后帮助虚老筹募重兴云居山真如禅寺的建筑费,可是这一别便成永诀了!1958年虚老增订《佛祖道影》,他在书上加上一首解释文意的偈语,这是老法师对佛教又一个有价值的贡献。他同时写了一封信给上人。

度轮仁者慧照:

久疏音候,近维利生如意为念!兹寄奉近年增刻佛祖道影壹部,存阅留念,并希自利利他为道。珍重!此候
法喜

                    虚云合十
     一九五八年
     十二月二日


【后记1】知定法师撰文缅怀上人:
度轮长老,惜因生逢末纪,处斯兵荒马乱之秋,故披剃许久,尚未圆具。直至1947年才闯关万里,受尽千辛万苦,抵达普陀山,秉受了三坛大戒。之后,听闻当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在曹溪重兴祖庭,开堂说法。于是又不辞劳苦,跋山涉水,于一九四八年到达广东南华寺。南华寺是年刚好春期传戒,长老又再报名补戒,由此可见长老对戒律的重视。

我和宣化长老的认识,是在1948年南华寺戒堂中。彼时我当开堂,开堂的职责除教授出家人行住坐卧的一切规矩外,戒堂中的一切大小事务,亦在管辖范围之内。而受戒弟子若有疑问或难题,向我请教,当然尽我所知为彼等解答。当时,我觉得度轮法师为人谦恭识礼,威仪齐整,动止安详,知是法门龙象,真狮子儿,他日必有一番大振宗风之举也。在南华寺我所办的戒律学院,缺少一位好监学,此一职位,需要一位品学兼优之人,方堪胜任。戒期圆满后,我即商请度轮法师出任斯职,一谈即就。度老接任斯职,尽忠尽责,直到离开南华寺。

【后记2】大德风范
中国近代的禅宗泰斗有上虚下云老和尚与上来下果老和尚;虽然我们无缘亲聆教益,但是从他们给上人的书信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道者的风范。上人虽然因时局动荡,未能回云门再亲近虚老;但是他常常和虚老书信往返,并且尽心尽力地护持虚老。


下面是虚老的来函:

安慈法师慧鉴:
大函已悉一切。仁者所云过自谦抑,实者学院去年赖仁者助力正多,今后亦正多借重于仁者也。请勿动念头他往,望发长远心,维护此学院,是所致祷,余未及。专候

慧安

衲虚云(印章)合十 古元月加六日

如不欲往南华,请来云门亦好,因目下世界不好,不宜四处跑也。


上人自述:

老人给我一封信,叫我作一点功德。于是乎我就发愿认捐云居山真如禅寺大雄宝殿等十几尊佛像;又到缅甸去买金箔给佛像装金,金箔一共买了三百多盒(是大盒的)。虚老十分欢喜,几次写信来道谢。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出虚老对后辈的用心又深又远大,谦虚的德行不遑多让;薄己厚人,舍己从人,对待自己很严格,对待别人却很宽厚,常常牺牲自己来随喜他人、帮助他人。虚老这种伟大的精神,无上的慈悲,崇高的道德,和最真最诚的平等心,使人打从心底就欢喜,因此发自真心和诚恳心的来佩服他。

虚老又写信叫我到云居山,我在禅观时,知道他是想把真如寺的重任交付给我;可是我因为种种的因缘,当时不能马上答应;为了这件事,一直到现在我还感到非常遗憾。等到香港佛教讲堂成立了,整日都在为弘扬大法的事情而四处奔波忙碌,更感到分身乏术了。本来我是打算把这边的事务都料理完全了,有了可以嘱咐交代的人以后,再去云居山亲近老人家,侍奉在老人家的身边……。


虚云老和尚给上人之信函

度轮仁者慧鉴:
日昨广妙来山带来金箔甚多,除仁者惠助功德港币壹仟伍百元外,尚欠价壹仟贰百玖拾捌元肆角港币。仁者前曾发心任塑阿弥陀佛壹尊,至希将欠款交还广妙壹仟贰百元港币为荷。再者本寺现因修造需款孔急,至希仁者继续发心护持,并望便中领导侨胞居士来山一游。是盼此候
法喜

              虚云(印章)
              云居山真如禅寺
              四月初二日


虚云老和尚给上人之信函

度轮法师道鉴:
睽离忽已数载,每以为念。前郭居士来函云及座下在港法化甚盛,至慰!顷广东太平莲舍转来惠函,并惠港币陆百元,欣悉一一。座下发心殊盛,重兴古刹,并蒙远注,惠施功德,不胜希有之叹。云来云居结茆,已将三载。此亦为国内著名祖师道场,惟久已荒芜,殿堂全墟。云来此后,各地衲子亦闻风而至;因此前年勉建法堂一幢,容众安居。今春正修建大殿天王殿等处。惟资力维艰,住众逾百,道粮亦困难。座下法缘至广,甚望力为惠助,成兹功德,则甚幸!所云造圣像十余尊,此皆殊胜之业;至为云造象一节,云何以堪,此甚不可也!望勿尔!座下为法心切,续佛祖慧命,当满座下之愿。附寄源流,俾承祖脉,祖道赖以重兴,是所至望!专覆不尽,即颂
法乐
               衲虚云合十(印章)四月九日
                    云居山真如禅寺笺


除了虚老之外,上人对来果老和尚也非常钦敬。上来下果法师于东方被公认为佛教历史中最为严厉的禅师之一。中国大陆快要解放时,许多僧众离开中国;当时上人也刚从中国抵达香港,但正忙于照料落难的僧众。上人担心来果法师所承之正法会于世上消失,曾经写了一封信给果老,请他来香港,下面是果老的覆函:

    
安慈大师光鉴:

昨接手书,敬悉。大法全提,何分畛域,人寿十岁,我拟来此扶达磨刹竿;释迦儿孙者,只行真行,任何在所不辞。请放心!
敬复 即请

道安
      来果 手启


从虚老的书函,我们可以明白他重兴佛教梵刹的热忱和维护僧团的苦心;从果老的来函,可以见到他老人家的豪迈和为法忘躯的意志。这两位禅宗大德,以复兴佛教为己任的大无畏精神,吾辈应学习和效法之。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1楼  发表于: 2017-11-02   
106. 父亲往生

上人自述:

我离开东北之后,父亲往生了,他是坐着往生的;病了三天,也不吃东西,坐起来就往生了。我把三哥接来美国定居,是因为报答他那时候侍养父亲,所以我不能不理他。

【后记1】据悉上人父亲白富海的长相像上人一样,他平时不打坐,也不念佛。西元1949年他坐着往生,那时候上人在云门虚老那里。白玉堂(上人的三哥)1996年9月16日口述:

我四十三岁那年(西元1949年)春天,门外来一个算卦先生,我叫他来房里边给我算一卦。先生算好了之后,我看他面有难色,就要他说一下我的命运和将要发生什么事。算卦先生说:“今年是你的坎,你的寿命过不了四十三岁。”我听了以后,也没当一回事。

立夏以后,村里家家闹伤寒病,甚至有全家染病都死光了。我和老伴也得上了伤寒病,当时哪有钱治病呀!乾挺着。二十天以后,老伴的病刚好,就拄着棍子去拉林药铺抓药去了。我在南炕躺着起不来,中午,我发起了高烧,就叫孩子去屋外给我盛一大瓢凉水。我接过水刚要喝,手抖得很厉害,这一大瓢凉水,一下子全都倒在我的胸前上了。被这凉水一激,我的眼睛一黑,就昏过去了。这个时候我就走了,天昏地暗的,走得又饥又渴。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座大城,城门上挂着一把大锁,两个门军侧守着门,城里边有一个大高台子,上面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我问门军:“这是什么地方?”门军告诉我说:“这是地狱。”我又问:“上面的人坐那么高,他是谁?”门军又说:“那是五帝阎君。”我马上说:“我可见到五殿阎君了,我可得好好向他诉苦。”

说完我就往里闯,两个门军上来拦住我,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五帝阎君就说话了:“你帮助修庙,积了阴德,再过XX年才能给你点红笔(天机不可泄漏),你回去吧,叫你父亲来。”我说:“我父亲都八十多岁了,叫他来干什么?”五殿阎君说:“他到寿了,叫你父亲伏里(三伏期中,即立秋)来吧!”我一听五殿阎君这么一说,也没话说了。就这样去了地狱又被赶了回来,醒过来后全身出了一身汗。过了十几分钟,老伴抓药回来了,吃了药很见效,几天后就能拄着棍子走路了。

我父亲八十多岁,可是一点病都没有,饭量还挺大。到了三伏的第三天,他说想吃金饼和乾豆腐。我刨了一些土豆(马铃薯),拄着棍子上街,将土豆卖了,买回七张金饼和一些乾豆腐。回家用金饼作了汤,汤很好吃,可是父亲起先就不爱吃了,一顿只吃半碗,连续三天都是一顿只吃半碗。三伏的第六天到第八天,就一口东西也不吃,也不喝水了。三伏的第八天半夜,我听见北炕有动静,以为他要起来上厕所,我摸到火柴,点上豆油灯,去北炕一看──原来父亲坐起来了,面朝东北,盘腿坐着,两手放在膝盖上,汗拉子(口水)下来咽气了。还有两天出伏,我父亲走了,从此解脱了。

【后记2】上人1985年在万佛圣城,对东北父老谈话录音时,特别对他的三哥白玉堂留言:

……父亲故去的时候,你已经尽到你能尽的力量,我很感激你。我在很遥远的地方,向你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我也不必说太多客气的话,我最大的希望,还是希望你把烟酒戒了,希望你能到美国来。……我现在在万佛城这儿有事情离不开,可是我精神常常回去;75年在梦里头和你见面,你大约还记得吧!

【后记3】白玉堂靠种地、长短工维生。虽然没有
受到教育,他也是会看书。上人在房间里专心背书,他就在后面看,他记忆力好也都记住了,所以他会讲也会看古书,就是不会写。五殿阎君告诉白玉堂什么时候到寿,白玉堂一直没说,直到1999年4月7日往生前一天才说。这时,他在医院唱歌,他唱的是姜子牙保文王打江山这些歌谣。他说:“这个地球,我不待了,我要去天上!”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2楼  发表于: 2017-11-02   
107. 明观和尚

上人自述:

离开云门,先到广州六榕寺,那里的方丈是明观老和尚,虚老叫他去作方丈,那里大约有三十几个出家人。明观老和尚多少有点功夫,但是没什么福报,所以一生很清苦。他在六榕寺讲《金刚经》,他的愿力很坚固,领众修行。当我到六榕寺挂单,他就请我作班首、作堂主。班首的地位,是上殿走在人的前边;班首上殿过堂可以随便,但是我天天上殿过堂,不懒惰!

在我头一次到香港以后,回到广州,就计划过了八月十五返回云门。没想到韶关被解放了,交通中断,想回去却回不去,时局非常动乱,人心惶惶,皆作逃难的打算。我向明观和尚建议三个方法,急须处理寺中的财产。我对他讲第一个方案:“钱从十方来的,你把钱分给大家,比钱都放在常住好多了!庙上可以留一半钱,另一半分给十方的僧众;想避难的有路费,愿意留在庙上的,可以自立伙食。”他说:“我不敢动这个钱,这个是十方的钱,我怕错因果!”

我说:“你怕错因果,还有个方法!你不要把庙上所有的钱,都存在广州;依目前局势,香港一定靠得住,你可以把所有的钱存到香港。”他说:“香港真的靠得住吗?”我说:“香港不会有问题的!我还有第三个方法,你把六榕寺搬到香港,把所有的佛像,所有的人都搬过去。你在香港买地造大庙,你还作现成的方丈,如此一定可以太太平平地渡过这个国难。”他说:“你说的这三个方法,我一个也不能作。”

八月十八这一天,我有些头痛,就没去上早课。也许大家心里都很忧心怎么办?当天有很多人没去作早课。明观和尚早课下殿,一边走一边嚷着:“借人家的香花,修自己的福慧!年纪轻轻,不该怕辛苦的!”他虽然是方丈和尚,也不敢骂我,因为我是班首,他只是讲这个话给我听,一路就这么念个不停。

我听了很不高兴,心想:“你这个老和尚太不体恤人了!我有病没去作早课,你就这样讲话。”当时我和恒定两个人,手里连一块钱都没有,我就起身出去找一个陈宽满居士。陈宽满一见到我,就对我说:“我今天去香港,你去不去香港?”“我要去,你给我买车票!”他就买了两张船票给我。

我回来就向明观和尚告假,我说我要走了,他说:“你不要走!我们要同生死共患难呀!”我说:“患难就要来了,我不和你同生死;我还年轻,还不想死!”明观和尚后来叫他的侍者送十块钱港币给我,我把这个钱甩到地下,我不要他的钱。我八月十八离开广州,第二天早晨到香港,这是我到香港的因缘。明观和尚做事很谨慎小心,怕错因果,可惜不明白时局,不能当机立断;等解放后,他带了几箱钱财及金银要跑,结果全部的现钱都给拿去充公了,你说可怜不可怜?

明观和尚以后也到香港,见到我,很后悔地说:“当初要是接受你的提议,我就不会那么受苦了!”说着就要落眼泪,我说:“现在虽然钱都没有了,还好你的胡子还在!”我拉着他的长胡子,这么跟他开玩笑地说。

实际上,我所说的三个方案,他要是接受任何一个,他到香港都会过得好好的。譬如,他要是真把六榕寺搬到香港,他还是大和尚、大方丈,不会像他初到香港前几年,各处受苦,又有牙痛病。

在大屿山打禅七的时候,我想要把大屿山给他,他不肯接受。他道心很好,就是福报差一点,没有开创力;他要是有开创力,会有办法的。

【后记】明观老和尚生于1891年,湖北武昌人。1914年出家,翌年受具足戒。1949年到香港,先后被荃湾竹林禅院、大屿山宝莲寺请为首席。1956年创立东觉禅林。1970年圆寂,遗作有《梦花集》等。上人于南京句容县空青山初遇,为忘年之友,重逢于广东南华寺。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3楼  发表于: 2017-11-02   
附录:中国篇侧记


1956年 39岁
受虚老传法脉,法号宣化,为禅宗沩仰派第九代嗣法人,摩诃迦叶初祖传承第四十五代。

1959年 42岁
农历7月,延请十方大德师僧,为虚老顶礼《消灾延寿药师宝忏》,延生普佛。不久接获云居山来信告知,虚老身体已康复,甚为欣慰!随即找人设计绘画虚老画传。计有国画二百余幅,洋洋数万言──《虚云老和尚画传集》问世,把虚老一生超人道德,行愿刻苦勤劳独到之精神,启迪后贤,永垂流芳。

10月16日(农历9月15日)接获专电通知云:“老人恸于本月12日下午1时45分钟,安详圆寂于云居山真如禅寺。嘱令后人‘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为法忘躯,互相敬爱’。”第二天,上人就召集弟子和居士们,议决举行佛七 21天,接着举行大般若七 120天。同时分别拍出百多封电报,通知世界各地的佛教团体;并在香港发表新闻,召集佛教人士和虚老的弟子来参加这念诵六百卷《大般若经》的追思法会。

农历10月4日,派薛果凤、马果仙两居士到云居山,迎请虚老舍利及灵骨供养。18日他们返抵香港,请回来十多粒五色缤纷,光莹坚固的舍利子。

为传虚老不朽之功德于世,以供后人信仰,上人遂发出虚云老和尚涅槃征文于世界各国。后得各地知名人士如上倓下虚老法师、于右任居士、阎锡山居士、李汉魂居士、詹励吾居士、俞大维居士、杬立武居士、屈映光居士等,及诸山大德,惠寄鸿文墨宝。编印《虚云老和尚涅槃专刊》问世,以资纪念虚老之勋功伟绩;俾彼万世之后,有所矜式,而效法借镜。
无声志哀赞颂

虚云老人涅槃
  乘虎示生 阅五帝四朝一百廿年饱历沧桑风雨
  跨鹤归去 受九磨十难三千沙界仰赖慧炬慈航

              佛教讲堂、西乐园寺
                 度轮率两序大众顶礼

恩师云公老人涅槃
  北城仰德万里来亲遵师慈命教育龙象勤修戒定慧
  南华面授单传直指续祖心灯嘱咐贤圣息灭贪瞋痴

                   嗣法门人安慈顶礼
1985年 68岁
春天,第一次派弟子比丘尼恒持、恒佳、恒彬、恒道法师,及居士蔡果宝(后出家为恒贵法师)、顾果愿(后出家为恒信法师)、吕媞、果明和方果悟等去中国东北寻根,找到上人的亲属。又去朝四大名山,并参访鸡鸣寺、云居山真如禅寺等。
夏天,上人到中国上海,受到玉佛寺方丈上真下禅法师率弟子列队欢迎。

1986年 69岁
农历四月,上人离乡四十年后,第一次回到东北老家。在家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上人就去哈尔滨极乐寺。上人隔天去看三缘寺的原址,希望将三缘寺恢复起来。接着去看他母亲的坟,那儿已经变成农地了,那天刚好是清明节。

1987年 70岁
7月 18日至 24日,水陆空大法会期间,特邀请由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龙华寺方丈上明下旸老法师,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玉佛寺方丈上真下禅老法师,所率领的中国僧伽法务团近百位僧人,一起主持祈求世界和平,水陆冥阳两利的大法事。这是中国佛教史上,人数最多,路途最远的一次法务活动;也是打破西方佛教历史纪录,乃空前未有的盛大法会。从海内外赴会者有数千人,道场成就,法事周隆,檀越虔诚,凡圣沾恩,好评如潮。

上人表示,这次邀请高僧大德、诸山长老,光临美国,是聚世界之灵光,继而将此灵光发挥到每个角落,把全世界照亮;此非小因缘,是一大事因缘,是对人类和平一个伟大贡献。这个法会是世界所有众生的一个大光明藏,将来各国元首皆会请高僧大德去主持和平法会。

上人在欢送大会上寄语中国的法师们,百尺竿头重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并作偈:

    中美文化互交流,两国友谊传万秋;
    明旸尊者续慧命,真禅长老展鸿猷。
    各位龙象齐努力,十方檀越尽归投;
    水陆法会今圆满,法音遍布永无休。

1989年 72岁
上人于美洲及海外各大学讲演“中国近百年来之变迁及风云人物”。
9月 2日,万佛圣城传授第五届三坛大戒期间,邀请由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明下旸老法师为团长的中国佛教赴美弘法团,协助三坛大戒传戒事宜。

1990年 73岁
五比丘应邀往中国传戒─

由东方中国传至西方美国的佛法,在 5月3日,随着加州万佛圣城五位美籍比丘恒实、恒朝、恒奇、恒无、恒长法师,赴中国上海龙华寺传戒,首度回传中国。佛教传至美国,约百余年的历史,佛学在美国的一般学术机构及私人团体中,有不少研究文献,但仅止于研究。因此当五比丘应邀往中国传戒,有其重大意义。美国总统布希获悉此胜事,也发贺电至万佛圣城,向上人及其弟子们贺喜。布希总统的贺电,表达美国政界对法界佛教总会的尊重,也肯定万佛圣城在美国佛教界的地位及其所作的贡献。

11月 6日,派弟子至北京迎请《龙藏》到万佛圣城。这是《龙藏》第一次传到西方,更象征中美佛教关系进一步发展、佛法西传。

1991年 74岁
1991年3月18日至27日,特派比丘恒来、恒顺法师至中国,向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表示法界佛教总会欲请五部《龙藏》此事;5月18日《龙藏》到来,象征法脉的流传,佛法僧三宝必定在西方长久住世。
上通下愿法师,于1991年3月6日圆寂,她一生戒精律严,不仅为当代一代高僧,更是尼众楷模。派比丘尼恒良、恒云、恒贵、恒信、恒庵法师五位,于9月初至山西崇善寺迎请上通下愿法师的舍利回城供奉,以为后进效学。

1992年 75岁
8月28日,中国驻三藩市总领事郑万珍等拜会上人,上人表示愿意为将来中国统一作桥梁。
8月,启建水陆空法会,由台湾海峡两岸法师联合主持。9月2日,上人为中国/台湾法务团,撰此偈句以志纪念:

    大陆台湾是一家,佛教不分你我他;
    僧伽和合国运旺,黎庶同力邦业发。
    圣人出世祥瑞现,贤明临政争贪化;
    以德服人中心悦,勿用手段霸天下。

1994年 77岁
10月23日,中国浙江省普陀山普济寺,一棵有1989年树龄的大樟树,请求皈依上人座下。

1995年 78岁
6月 7日,上人于美国洛杉矶圆寂,各道场举行华严法会。7月 26至 28日,于万佛圣城举行追思大会暨荼毗大典。

12月,三位比丘恒实、恒律、恒斌法师代表法总,应上明下旸老法师之邀,赴上海龙华寺参与传授三坛大戒。他们并代表上人的弟子们,亲向上明下旸老法师致谢──老法师于今夏二度赴万佛圣城主持上人荼毗大典,及传授三坛大戒,并代替上人为说戒和尚。


1996年

4月初,山东省济宁市邀请法界佛教总会,参加5月2日举行的舍利子入塔典礼,及宝相寺开光典礼。万佛圣城方丈恒律法师与比丘恒缘法师,及二位居士前往。

2002年

7月23日,上海龙华寺方丈上明下旸老法师示寂。法界佛教总会特别推派万佛圣城方丈恒律法师及比丘近岩法师,代表前往致意。

老法师为临济宗第四十一世传人,兼曹洞宗第四十七世传人,师承圆锳大师。上人称赞老法师的行为操守,“是末法时期的修行的典范,是一位真正修持《楞严经》的行者。”

1980年代,老法师不畏一切,隔洋与上人成为莫逆之交。早在1995年,老法师身体状况不佳,但他不畏艰辛,不顾自己的身体,当年 7月和 8月时二度来美,为上人举火荼毗和传戒。老法师这份恩德,令人感怀不已。一切正如老法师为上人封棺时的法语:

    叶落归根见本源,浮生大梦了无痕;
    从兹一梦浑无事,幻灭之时真自存。

2006年

签订上人法宝出版合同
3月,比丘恒实法师、比丘尼恒云、恒衣法师代表法总佛经翻译委员会,并谭果式居士等,赴北京和中国政府出版机构签订图书出版合同。三本上人的经典浅释著作:《佛说阿弥陀经浅释》、《四十二章经浅释》和《六祖法宝坛经浅释》,就在同年的8月底正式出版在中国流通。并前往湖南大沩山拜访沩仰宗祖庭──密印禅寺;在该寺沩山灵佑禅师的塔铭上,刻有虚老将法脉传给上人之文。

上人法宝在中国流通:2007年有《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浅释》、《华严经贤首品浅释》、《地藏菩萨本愿经浅释》;2008年有《华严经普贤行愿品浅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浅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非台颂解》、《宣化上人简传》、《皈依的真义》、《阿弥陀佛慈悲父》。2009年有《妙法莲华经浅释》、《无辜的小鬼》。

9月5日,法界佛教总会首次组团访问中国佛教。本会主席恒实法师、万佛圣城方丈恒律法师、本会董事恒斌法师、马来西亚法界观音圣寺住持恒章法师,及香港大屿山慈兴禅寺监院恒兴法师,率领居士 32人,前往中国访问 14天。

此行主要目的是礼拜佛牙舍利及佛骨舍利,并拜访大德高僧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上一下诚老和尚、百岁耆英弘法寺方丈上本下焕老和尚、湛山寺方丈上明下哲老和尚、天台山国清讲寺方丈上可下明老和尚,以及闭关数十年有95岁的上弥下光老和尚等;访问团备受所到之寺庙及各地宗教局官员等的热烈欢迎及款待。

访问团先后参访法海禅寺、大灵光寺、中国佛教协会所在的广济寺、法源寺、湛山寺、弘法寺、国清讲寺、真如禅寺等。佛教协会人士都希望日后法总与佛教协会能常相联系,互相交流。访问团的法师和居士所到之处,持守万佛圣城的家风,威仪举止如法如律,留给各地人士深刻印象。

2007年

10月 5日至 19日,法界佛教总会第二次组办的中国佛教历史文化访问团,参加者:比丘有恒实、恒来法师,比丘尼有恒良、恒是、恒立、恒茂、恒哲法师,加上 21位居士。由于这次女众法师参加者较多,因此访问团安排行程上除主力在东北的佛法交流外,所参访的道场多为女众道场和佛学院。此次的访问,也可以说是在中国宗教开放以来第一次,有美籍男女僧众在同时同地,平等的,与数百居士们宣扬佛法。

此次访问团全程由中国的东北部至南方,为期 20天。在哈尔滨集贤县大菩提寺住持上正下修法师的诚心请法下,法师们在大菩提寺的佛学院共讲演了三场,每一场的听众都不下五、六百人参加。哈尔滨市极乐寺是访问团参访的第二站,在住持上静下波法师安排下,虽然讲演只有三、四十分钟的时间,当天就有两千多人听法。期间还参访华藏寺、中国第二大尼众道场兼佛学院的天津荐福观音寺、南京灵谷寺、栖霞古寺、鸡鸣寺、浙江省杭州市法镜寺、上海郊区奉贤县的万佛阁、龙华寺等道场。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4楼  发表于: 2017-11-02   
附录:还阳草
─上人与三爷白玉堂的对话─

1993年9月20日午后二点半于万佛城三号房
白景学现场记录编辑

上人:怎么样?最近的身体还好吧?我每天都很忙,也没有时间去看你们。

父亲:我从大陆来一直到现在,你总惦记着我。我不但不能死,还没有病,再有十年八年都没问题。(爸爸的耳朵很聋,可是上人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上人:58年(西元1958年)我们见过面,你还记着没有?

父亲:记得,什么时候我都不能忘。58年,我犯伤力、吐血、拄着棍子什么也不能干。一天中午,我作了个梦,说是要开大会了;那时搞大跃进,每天都开大会。我就去了会场,会场里面摆满了椅子,一个人也没有。

我在里面等了一会,就看见你从门外进来了;你问我:“三哥,你犯伤力了吧?”我说:“可不是吧!”你又说:“喝点黄钱纸皮子就能好。”我说:“这年头扫除迷信,去哪里找黄钱纸皮子去?”我看你从怀里掏出黄钱纸皮子焚了,随后给我,说:“三哥,你把这个喝下去。”我拿过来顺手就喝了;醒了以后,嗯,好了,不吐血了!

上人:65年(西元1965年)我还和你见过一面。

父亲:65年,我又犯伤力吐血;一天强挺着,拄着棍子走路。又是一天中午,我睡着了作了个梦;我拄着棍子往南走,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两座又高又陡的山,有两条蚰蜒(羊肠小路),一股奔西南方的山顶,一股奔东南方的山顶。

我从西南这股道上去了。山顶上有一墩仙人掌,是红色的。嗯,仙人掌不是青的吗?怎么是红的哪?就见你从东南那座山上走了过来,手指仙人掌,说:“三哥,你把这个吃了吧,这是还阳草。”是还阳草?这我得吃它。秦始皇派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找到日本国,还没找到还阳草,这回叫我碰上了!

我一点一点摘下来,从梢到根都吃了。这东西吃着嘛又甜还又香,世界上没有比还阳草再好吃的东西了!我把它都吃了;醒了以后,觉得浑身轻松有力,吐血的病也好了。从那以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了。

上人:这都是佛菩萨在暗中保护你啊!

上人:景学、淑云,你爸爸这一辈子从来不占便宜,宁可吃亏。粮荒那年,让饿死也不去偷。你爸爸捡到别人掉的东西都不要,坐在地上等着丢东西的人回来再还给人家。多陪陪你爸爸!人老了,有人在跟前说话心里敞亮。

白景学:我爸爸没念过一天书,可是现在他天天看经书、念佛,有时还讲佛教故事给我们听。

上人:你爸爸前生是一个寺院的方丈,只因他打了妄想;什么妄想呢?他想来生多要几个孩子。那么佛菩萨只好满他的愿了;于是乎就派他的弟子作他的儿子、女儿啰!

上人:三太,怎没听见你说话?

母亲:我没有什么说的,我们都挺好的。现在我们都老了,没有什么贡献。

树老焦梢月牙稀,人老毛腰把头低;
黄瓜老了一包籽,茄子老了两层皮。

上人笑了:三太什么时候也学会作诗了?谁都有老的时候,老了就念佛!

人间眷属佛国魔,由来大圣多坎坷;
迨至彼岸回头看,反迷归觉谢提婆。

【后记】1992年白玉堂三老爷来万佛城定居,1999年4月8日以九四高龄舍寿往生,遗体于5月15日火化,得舍利牙十三颗,黑色舍利子十余颗,还有白绿相间的舍利花;往生前一天,要二儿子白景学写下“顶天立地白玉柱,珍珠佛沙南马莲(三奶奶的别名)”的偈子。这也可说是三老爷一生的写照。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5楼  发表于: 2017-11-02   
附录:宣化上人略传

东北时期

宣公上人,东北吉林省双城县(现划入黑龙江省)人,民初戊午年(西元
1918年)农历3月16日生。俗姓白,名玉书,又名玉禧。父富海公,一生勤俭治家,以务农为业。母白太夫人胡氏,生前茹素念佛,数十年如一日。怀上人时,曾向佛菩萨祈愿;生上人前夕,梦见阿弥陀佛大放光明,遂生上人。

上人生性沉默寡言,天赋侠义心肠。年 11,见邻居一死婴,感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毅然有出家之志。12岁,闻双城王孝子──上常下仁大师,尽孝得道,发愿效法。忏悔过去不孝父母,决定每日早晚向父母叩头认错,以报亲恩,自此渐以孝行见称,人称“白孝子”。15岁皈依上常下智老和尚为师。同年入学,于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医卜星相等,无不贯通。求学期间,参加万国道德会等慈善团体;又为不识字者,讲《六祖坛经》、《金刚经》等;为贫寒者,创办义务学校。

19岁,母亲逝世,结庐于母亲墓旁,期间礼请三缘寺上常下智老和尚为剃度师,法名安慈,遂披缁守于母墓旁。守孝期间,发十八大愿,拜华严、礼净忏、修禅定、习教观、日一食、夜不卧,功夫日纯,得乡里人民之爱戴礼敬。感动诸佛菩萨、护法龙天,故灵异之事多不胜数,人称奇僧。一日打坐,见六祖大师至茅棚,告曰:“将来你会到西方,所遇之人无量无边,教化众生如恒河沙,不可悉数,此是西方佛法崛起之征象。”言毕,忽而不见。守孝期满,暂隐居长白山支脉弥陀洞内修苦行;后回三缘寺,任首座。居东北期间,观机逗教,点化迷蒙,济世活人,感化无量龙蛇、狐狸、鬼神,求皈受戒,改恶修善。

1946年,慕上虚下云老和尚为宗门泰斗,遂束装就道,前往参礼。途中备经艰苦,踪迹遍及内陆各大梵刹。1947年,赴普陀山受具足戒。1948年,抵广州曹溪南华寺,礼虚云老和尚,受命任南华寺戒律学院监学,后转任教务主任。云公观其为法门龙象,乃传授法脉,赐法号宣化,遂为沩仰宗第九代接法人,摩诃迦叶初祖传承之第四十五代。

香江演教

1949年,叩别虚云老和尚,赴香港弘法,阐扬禅、教、律、密、净五宗并重,打破门户之见。并重建古刹、印经造像,成立西乐园寺、慈兴禅寺、佛教讲堂。

居港十余年间,应众生恳请,普结法缘,相续开讲大乘经典多部,举办佛七、禅七、拜忏等法会,又创办《心法》杂志等,终日为弘扬大法而奔忙,使佛法兴于香江。其间亦曾一度赴泰国、缅甸等地,考察南传佛教,志欲沟通大小乘,以团结佛教力量。

大法西传

1958年,师观察西方机缘成熟,为将佛教之真实义理传播至世界各地,遂令弟子在美成立中美佛教总会(法界佛教总会前身)。1961年,赴澳洲弘法一年,以机缘未熟,1962年返港。同年应美国佛教人士邀请,只身赴美,树正法幢于三藩市佛教讲堂。初住无窗之潮湿地窖,待缘而化,自号“墓中僧”。时值美苏两国有古巴飞弹危机之事,为求战争不起,世界和平,故绝食五星期。绝食毕,危机遂解。

1968年机缘成熟,应美国西雅图市华盛顿州州立大学30余名学生之请,开设“暑假楞严讲修班”;96天结业后,美籍青年五人恳求剃度出家,创美国佛教史始有僧相之记录。随着日益扩大的僧团,原有的佛教讲堂不敷使用,于1971年成立金山禅寺,

1976年购置国际性大道场万佛圣城;尔后金轮圣寺、金佛圣寺、金峰圣寺、华严圣寺、法界圣城等各分支道场相继成立。上人不遗余力致力于弘法、译经、教育等事业,广建道场,培植人才,订立宗旨。集四众之真诚,尽未来际劫、虚空法界,光大如来正法家业。

在弘法方面,上人教导弟子天天参禅打坐、念佛、拜忏、研究经典、严持戒律、日中一食、衣不离体,和合共住,互相砥砺,在西方建立行持正法之僧团,以图匡扶正教,令正法久住。又开放万佛圣城为国际性宗教中心,并于1994年成立法界宗教研究院,提倡融合南北传佛教,团结世界宗教,大家互相学习,沟通合作,共同追求真理,为世界和平而努力。

“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要讲经说法。”上人讲经说法,深入浅出,数十年如一日;并极力栽培四众弘法人才,观机逗教,化导东西方善信。多次率团至各大学,及世界各国弘法访问,以期引导众生改恶向善,开启本有智慧。

在译经方面,于1973年成立国际译经学院,致力于将佛经翻译成世界各国文字,至今有百余本译为英文,中英文双语佛书也陆续在出版中;另有西班牙文、越南文、法文、德文、日文等译本。并发愿将《大藏经》译成各国文字,使佛法传遍寰宇。近40年历史的《金刚菩提海杂志》,先是纯英文版,后逐渐演变为中英对照月刊,至今已发行四百六十多期。至于中文佛书,更是不下百部;多种语言之CD/DVD/MP3、录影带,亦不断发行中,以为众生闻法修行之良箴。

在教育方面,万佛圣城设有育良小学、培德中学、法界佛教大学、僧伽居士训练班等教育机构。分支道场于周末、周日亦附设佛学班、中文学校。这些融入佛教精神的教育机构,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德为做人的基础;以“大公无私”、“慈悲喜舍”为究竟目标。男女分校,提倡义务教学,培养品格高尚、具备真知灼见的人才,以期利益世界人类。

法轮无尽

上人一生大公无私,发愿代众生受一切苦难,将己身一切福乐回向法界众生。其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精神,实为佛菩萨乘愿再来之人。其一生风骨嶙峋,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为振兴当今僧界风气,常期勉弟子以佛教为己任,做疾风中之劲烛,烈火内之精金,又撰一联以明其志,并指示弟子们每日早晚课时诵念,对现今世界之腐败风气,期能生起震聋发瞆之功:

冻死不攀缘,饿死不化缘,穷死不求缘;
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抱定我们三大宗旨。

舍命为佛事,造命为本事,正命为僧事;
即事明理,明理即事,推行祖师一脉心传。

问自己是不是不争?
问自己是不是不贪?
问自己是不是不求?
问自己是不是不自私?
问自己是不是不自利?
问自己是不是不打妄语?

问自己是不是吃一餐?是不是衣不离体?

这是万佛圣城的家风,任何人都不能改。

上人又坚守一生奉行之六大条款:“不争、不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语”,利益群生;其慈悲智慧之教化,舍己为人、以身作则之精神,令无数人真诚改过,走向清净光明之菩提大道。

众生障深福薄,1995年一代圣人遽尔示寂,娑婆众生顿失依怙;然上人之一生,即是一部法界的华严大经,虽示现涅槃,而恒转无尽法轮──不留痕迹,从虚空来,回到虚空去。弟子众等唯有恪遵师教,抱定宗旨,在菩萨道上精进不懈,以期报上人浩瀚之深恩于万一。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6楼  发表于: 2017-11-02   
附录:宇宙白

宣公上人开示
今天我想对大家所说的是什么呢?是我们在 1972年的冬天,在金山禅寺举行诵念〈六字大明咒〉的法会。这法会是七昼夜,我们有六十多人,这些美国人和中国人互相都这么精进,昼夜不停地、不休息地,从早晨到晚间,每一天二十四个钟头轮班念诵〈六字大明咒〉,不休息,不停止,不偷工减料。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了要祈祷世界和平,把世界的灾难无形中免去。我们那时候举行这个法会;是为的 1974年总说三藩市要地震,我们念〈六字大明咒〉,把这个地给堵上,不地震。这样好和天魔外道来斗一斗,天魔外道就想三藩市地震,我们就要把三藩市这个地震给扭转回来。所以念得大家都是勇猛精进的,谁也不懒惰。

这“六字大明咒”,你们各位都知道了,有的念“唵,嘛呢叭弥吽”,有的念“嗡,嘛呢叭弥吽”,以前有一个老太婆是念“嗡,嘛呢叭弥牛”。那么不管它是牛呀、是吽呀,总而言之,你念诚心了算。心诚则灵,心若不诚就不灵。什么叫诚心?专一则灵,分驰则蔽。

当时我没有参加这个大明咒的诵念,为什么呢?我就是给他们自由行动,譬如我逼着他们念,他们不好意思不念,这不是他们念的,也不是我念的,这是一种压迫着逼着念。所以我没参加,我是在后边来监视他们,因为我告诉你们,我那里有雷达,看着他们谁在那里睡觉、不睡觉呀,我就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

在这七天里头,白天、晚间,没有一个人在那儿念咒的时候睡觉的,所以我很高兴。因为我最高兴的就是人修行;我最不高兴的就是,人骗人,人不修行!在这七天,每一个人都很精进的,都很用功。有的功夫用得是妙不可言,有的在那儿觉得疲倦得不得了,有的在那儿就想要得神通,有的在那里念得就想得到鬼通,有的在那儿念得就想得到人通,啊!结果一通也不通,也没有神通,也没有鬼通,人也没通。

这七天完了之后,我觉得大家都念得还有点诚心,所以我写了这一首〈宇宙白〉作为纪念。这首词是仿照岳武穆〈满江红〉写的,是遥遥相对的,我相信它是气壮山河的,力挽社稷,这种的气概是很雄壮。我改个名字叫“宇宙白”;他那红色的,那么现在就改成白色的,不是单单江白了,宇宙都白了。

为什么叫“宇宙白”?因为〈六字大明咒〉是光明的,光明遍照就是宇宙都变成白色的。这是一个意思。又者,我们金山寺有一个很好的名字,叫雪柜。为什么叫雪柜?就因为没有暖气;为什么不装暖气?就因为没有钱;为什么没有钱?就因为不化缘;又为什么不化缘?就因为想要饿死,饿死也不化缘。我们这个时候,虽然饿得不得了,大家还一样用功。在那雪柜里头用功修行,因为雪是白的,所以也叫“宇宙白”,这两个意思。这是往小了说。往大了说呢?上下谓之宇,东西南北谓之宙,这是六方合起来叫宇宙。六方合起来宇宙,都变成白的,没有黑暗了。

这“宇宙白”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用功的,七天不停止念〈六字大明咒〉,都把自性的黑暗都收拾干净了,变成白色的了,所以这也叫“宇宙白”;这“宇宙白”是很多的意思。这“宇宙白”也就是说,我们人能在这儿吃得苦,用功修行,能以忍耐,心里头贪瞋痴一点也没有了,这也叫“宇宙白”。这个“宇宙白”是这样说的,这是我杜撰出来的,是:

冰天雪地
无数条小虫冻毙 且蛰眠 
静里观察 动中审谛 
龙争虎斗常游戏 鬼哭神嚎幻化奇 
真实义绝言 不思议 当进趋 
大小泯 内外非 微尘遍 法界周 
囫囵个圆融 互相无碍 
双拳打破虚空盖 一口吞尽刹海源 
大慈悲普度 流血汗 不休息

这首词虽然没有岳飞那么勇气十足,但是也不肯后于人,所以,第一句就说的“冰天雪地”:说我们在用功的时候,在这个冰天雪地里用功,在冰箱里头嘛!在金山寺,现在虽然不是世界闻名,但是美国都知道金山寺是雪柜。雪柜就是冰天雪地,冰者冷也,就是冷得不得了。我们这儿不单金山寺这个房子冷,人也冷。每一个人到金山寺都说:“啊,金山寺的人对人很冷的,一点也不温暖。”所以到金山寺的人,也都是绝望的,没有什么期望。“啊!这些个人在那儿都是冷冰冰的,不温暖。”因为金山寺那个虫子都冻毙。冰者冷也,就是冷冰冰的。雪地,雪者冻也,就是冻成像冰雪那么冻,冰天雪地。这很容易懂的吧?

“无数条小虫冻毙”:无数条,不知道有多少?小虫,就是我们的妄想,也就是我们身上的细菌。每个人身上都有菌虫,因为这个菌虫它就要吃维他命A、维他命B、维他命C、维他命D、要吃维他命12、又维他命100、1000。冻毙,就是冻死了。因为人也没有吃维他命,所以那么冷的时候,还要那么用功,把这小虫子都给冻死了。说这种功夫能把那很多的细菌,很多那个传染病都给消灭了。不要说皮肤病,什么传染病,把那个菌虫都给冻死了,所以说无数条小虫冻毙。

可是虫子呢,它会避术,在冬天的时候它僵了,都给冰死了,冻死可不是真死;因为这一冻它暂时僵硬了,等到那阳气一来,到夏天它又会复活了,所以说“且蛰眠”:在那地方蛰藏起来──你等到那个阳春的时候,你再活过来了吧!那么也因为佛教里不杀生嘛,就是细菌,也不要叫它断灭了。所以无数条小虫冻毙,且蛰眠,你在那儿蛰伏一阵。

在这蛰伏着,在这睡一睡,这是干什么呢?这就说着我们人在这儿打坐,念〈六字大明咒〉,好像入定,又不是入定,这叫且蛰眠。蛰眠的时候要思惟修,所以说“静里观察”:在那儿头脑冷静,也没有七情六欲。为什么?冷了嘛,顾不得有七情六欲了,有一些虫子念:“好冷!好冷!好冷!”拼命那么念,所以这小虫子都给冻坏了,就在那儿蛰伏起来了。静里观察,这时头脑一冷静,观察观察我这个境界是什么样子。在静里头的时候,这修道人在静里观察这种万事万物都是在那儿说法呢!

“动中审谛”:你在动的时候,因为有坐念,有动──走的时候念,不停止这个声音来念,动中就详细来审谛这种佛法的道理。审谛也就是参,再研究研究,再参一参,观察也就是参话头这个参。所以你在动的时候,也要明明了了,清清楚楚,不要糊涂;睡觉的时候也不要糊涂,醒的时候也不要糊涂,总是要正念现前,提起正念来用功夫,所以动中审谛。

在这时候,怎么样啊?啊!有一些个魔的境界出现。什么魔的境界呢?“龙争虎斗常游戏”:龙就腾云驾雾,虎就钻山跳岩,在那儿游戏,很高兴的,这种境界现前了,把人现得眼花撩乱。这龙争,就随着这个境界转了。说:“我去骑上那条龙!”结果就入魔境,这叫走火入魔了。这虎斗,这还得了,老虎在那斗,骇得不得了,这你一害怕,也是走火入魔了。所以,这是静里头的境界。这些个境界是不足言的;好像《楞严经》那五十种阴魔,都是在那儿幻化出来这种不真实的境界。那怎么样呢?就是“见如不见,闻如不闻。”

“鬼哭神嚎幻化奇”:这时候,或者又听到鬼叫,或者又听到神在那儿嚎了,这种幻化的,奇奇怪怪,说不完、讲不完、想不完、念不完这么多,这也是一种幻化虚妄的境界。鬼在那地方就哭泣:“唉呀,我死得好冤枉啊!有人把我害了,你快救我吧!念经多念给我吧!超度超度我啊!慈悲啦!我不要发脾气啰!以前我是不知道啊……”就哭了。神在那地方也嚎叫:“不要理他,这个人罪业很重的,你顾不了他。”

你看!他们互相就在那儿斗,你也不知道哪个说得对,哪个说得不对,弄得你也迷糊了。“我怎么办啊?”这就打了妄想了,随着境界转了,结果这个邪魔就入窍了。那魔入窍,你一天到晚就正知正见一点都没有了。鬼哭神嚎幻化奇,这都是一种虚幻的境界,不可以认真,不要着相,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真实义绝言”:没有什么话好说,也无是也无非,也无长也无短,也无好也无坏,也无善也无恶;真实义,什么也没有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就是真实义。真实义就是本来无一物,什么地方惹尘埃?什么都没有的,所以绝言。

我再对你们说一句,这首词是我从有生以来,写的第一首词;以后我也不愿意写,因为这个文字障、文字相,这都是要不得的,所以我也不愿意落到文字障上,也不愿意着到文字相上。

“不思议”:妙不可言,你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议;你口欲言而辞丧,心欲缘而虑亡,所以这妙不可言,是不可说不可说的。你想也不能想,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说也说不出来,想也想不到,不思议。

“当进趋”:可是你要来修这种法,若不修这种法,始终不能得到真正的功夫。可是说不出来,你还要用这个修行的功夫去锻炼它,不要向后退,你要勇猛精进,来修这个东西,不要向后退。你不能说了就落了顽空,说:“啊,我什么也没有了!这不思议,算了,就这么样子啰,这困的时候,我就睡觉;饿的时候,我就吃饭;到死的时候,就呜呼哀哉,胡维尚飨!”这也不是这样,这样又错了,这是把光阴都空过了。

“大小泯”:进趋这个东西是也没有大,也没有小。“内外非”:你说这个妙的东西,在外边也不是,在里边又不是,在内外中间又不是,所以大小泯,泯──没有了,没有大小!要大小也没有了,无大无小无内外,自休自了自安排,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所以大小泯,内外非,也不是里边,也不是外边,非内非外。你说内也不是,好像《楞严经》说心在内,也不是;阿难说心在外,又不是,弄得阿难无所措手。

“微尘遍”:可是,它是遍一切微尘处,有一粒微尘,就有这个佛性,就有这个真理,就有这个见。“法界周”:法界虽大,可是也不能包括这个妙,包括这个觉性,所谓“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没有法子能把它说出来。

“囫囵个圆融”:它是囫囵个的,无欠无余的,你也不多一点,我也不少一点;在佛不增,在众生不减。是最公平,是大公无私,至正不偏,这一个法性是人人本具,个个不无的。这不是破坏的,是圆融的,“互相无碍”:就像灯光,各有各的光,这个光与那个光是和的。你看这个灯光,不会说:“唉,你这个灯光这么亮,我生一种妒忌心,我叫你不要那么光,我要想法子破坏你的光,露出我的光。”没有这样子,光与光是不打架的,光光相照,互相无碍;人人都修行,互相无碍。

“双拳打破虚空盖”:我这两个拳头,这一伸,把虚空都打破了,虚空盖也没有了,根本虚空也没有虚空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见了。

“一口吞尽刹海源”:一口把四大海都吞没有了,都给吞尽了,四大海水都给喝了,海都乾了,啊!把全世界都给吞了。说:“那不变成妖怪了吗?”你说什么不是妖怪?一口吞尽刹海源,这是佛呀,无大无小无内外,自休自了自安排。

“大慈悲普度”:这时候怎么样?就是一个大悲心要普度众生。诸佛菩萨都是大慈悲普度众生的,所以他就流血、流汗,不休息,怎么样辛苦,也不像我们人这么:“唉呀,我累了,我很疲倦了,我要休息休息了!”佛菩萨只知道度众生,而忘了他的疲倦,所以“流血汗,不休息”。就在这个上来用功夫,所以白天晚间也都不休息,我看大家那么用功,我写了那么一首词来作纪念。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7楼  发表于: 2017-11-02   
附录:法界佛教总会简介

法界佛教总会(以下简称法总),系宣化上人所创办的国际性宗教及教育组织,积极地致力于佛法的研习、修行、教化和实践。法总凝聚所有四众弟子智慧与慈悲之力量,以弘扬佛法、翻译经典、提倡道德教育、利乐有情为己任,俾使个人、家庭、社会、国家,乃至世界,皆能蒙受佛法的熏习,而渐趋至真、至善、至美的境地。
每位参与法总的四众弟子,均矢志奉行上人所倡导的六大宗旨:不争、不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语。僧众则恪遵佛制:日中一食、衣不离体,并持戒念佛,习教参禅,和合共住地献身佛教。

法总自 1959年成立以来,相继成立了二十余座道场,遍布美、亚、澳洲,以距旧金山北部 110英里的万佛圣城为枢纽。各分支道场均遵守上人所立下的严谨家风:

冻死不攀缘,饿死不化缘,穷死不求缘;
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抱定我们三大宗旨。

舍命为佛事,造命为本事,正命为僧事;
即事明理,明理即事,推行祖师一脉心传。

法总的教育机构,有国际译经学院、法界宗教研究院、僧伽居士训练班、法界佛教大学、培德中学、育良小学等,除了积极地培养弘法、翻译及教育之杰出人才外,并推展各宗教间之交流与对话,以促进宗教间的团结与合作,共同致力于世界和平之重责大任。

法总属下的道场及机构,门户开放,没有人我、国籍、宗教的分别,凡是各国各教人士,愿致力于仁义道德、追求真理、明心见性者,皆欢迎前来修持,共同研习!
缘如水 离线
级别: 礼贤使
显示用户信息 
118楼  发表于: 2017-11-02   
顶礼宣化上人     (合十)(合十)(合十)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佛陀告诉弟子们,在他灭度之后,应当以什么为师 正确答案:戒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