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主题 : 玄 奘 法 师 传记述千古一人的圣哲传记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0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四卷:7

返过来奘师又以中百论旨义,来破斥遍计所执性,却不破依他起性及圆成实性二义。师子光见了不能明白,就说:“中百论中称一切法皆无所得,可见不仅只是破斥遍计所执性,《瑜伽师地论》所立圆成实性等,都应该除遣。”

奘师为了让大家能了解此二宗其实不相违背,就著作了《会宗论》三千颂来释疑。论成之后,呈与戒贤论师与寺内大众评阅,见过的人没有不称许赞叹的,而且大家都依此论学习。

这时候,师子光感到非常惭愧,已不好意思继续留在那烂陀寺,便悄悄地离开,跑到菩提寺去。可是他不甘心,又找了一位东印度的同学,名叫旃陀罗僧诃的,要来和奘师辩论,想要雪洗自己的耻辱。但谁知这个人到了那烂陀寺以后,自知要胜奘师很难,又震慑于奘师肃穆中的一股威德,竟默无动静,几次见面都不敢向奘师开口求辩。从此以后,奘师的声誉也就更加隆盛了。

当初,师子光还没有离开前,戒日王花费巨资在那烂陀寺旁建造了一座高过十丈的鍮石精舍,各国都知。后来戒日王征讨恭御陀,途经乌荼国,这个国家的僧人全学小乘,不信大乘,他们对戒日王说:“听说大王在那烂陀寺旁建造了极为壮丽的青铜精舍。怎么不建在迦波厘外道寺旁,却偏要建在那里?”戒日王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乌荼国的小乘师回答:“因为那烂陀寺是空花外道,与迦波厘没什么不同。”

他们拿出南印度王灌顶师擅长正量部义的老婆罗门般若毱多所著《破大乘论》七百颂给戒日王看,说:“这是我们教派的论据,难道大乘派的学者能够驳倒其中的一个字?”戒日王说:“弟子听说狐狸行于鼷鼠中间,自吹比狮子雄猛,一旦真的见到狮子,就吓得魂飞魄散。各位法师还没见过大乘的高僧,所以固守愚陋的宗派。倘若一旦见到,恐怕会像狐狸见到狮子那样了。”小乘师很不服气,提出要求说:“大王既然不信,何不召集两派辩论,当面决定是非?”戒日王说:“这有什么难办的?”

于是戒日王当即修书通知那烂陀寺正法藏戒贤法师说:“弟子此次行经乌荼国,见到小乘诸师恃凭自宗小见,制论诽谤大乘,词理甚是祸害,不合众意。而且他们还想与法师们论辩一番。弟子深知寺中大德,才慧有余,无所不知。于是就私下允诺,现在报知法师。恳请法师选出四名学兼内外,通晓各宗的高僧,准备来乌荼国和小乘师进行论战。”

戒贤法师收到信后,召集全寺的僧众评议抉择,选出奘师、海慧、智光、师子光四人。海慧等三人由于没有足够把握都有点担忧,奘师说:“小乘诸部三藏,我在本国以及入迦湿弥罗国以来就曾学过,对此非常了解,小乘的教旨决不可能破大乘,玄奘虽然学浅智微,但是有信心应对。希望诸德不必忧虑,假如说真的输了,由我这个中国僧人负责,与你们无关。”海慧等人听了这番话大喜并放下心来。后来又接到戒日王的来信请他们暂停出发。

这时,又有一位顺世外道婆罗门专程来向那烂陀寺挑战,写了四十条大义,悬在寺门,并夸口说:“如果有人能驳倒其中一条,我就以头谢罪。”果然经过好多天,都没有人出来应战。

奘师知道了这件事,指示侍者将论义撕下来踩踏撕毁,婆罗门看了很生气,问道:“你是什么人?”侍者昂然回答:“我是摩诃耶那提婆(奘师在印度用的名字,意即大乘天)的侍者。”婆罗门也早已久仰奘师的盛名,但是耻于和侍者争论。

奘师叫人请他入寺,并请戒贤论师和那烂陀寺的各位高僧出席作证。两人公开辩论,奘师说:“如餔多外道(涂灰外道)、离系外道(裸体外道)、髅鬘外道、殊征伽外道,四种形服不同;数论外道(旧译僧佉)、胜论外道(旧译卫世师),二家立义有别。餔多外道,用灰涂满全身,用以修道,浑身白惨惨的,活像是睡在炉灶旁的狸猫;离系外道,则袒露身体,披头散发,皮肤开裂,就像河边的一棵枯树;髅鬘外道,把骷髅,和死人的骨头串起来,当花环挂在脖子上,或戴在头上,活像坟墓边上的恶鬼;殊征伽外道,穿着破烂、肮脏不堪的衣服,喝尿食粪,浑身恶臭,就像粪坑里发狂的猪。你们这些人以此为道,难道不觉得愚蠢吗?

至于如数论外道,立二十五谛义,从自性生大,从大生我执,次生五唯量,次生五大,次生十一根,此二十四并供奉于我,我所受用,摒除这些,则我得清净。胜论外道,立六句义:实、德、业、有、同异性、和合性。此六是我所受具,未解脱以来,受用前六;若得解脱,与六相离,称为涅槃。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1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四卷:8

现在我来破斥数论所立:在数论外道所立二十五谛中,我之一种是别性,余下二十四,辗转同为一体。而自性一种,以三法为体,为萨埵、剌阇、答摩。此三辗转,合成大等二十三谛。二十三谛,一一皆以三法为体。若使大等,一一皆揽三成,如众如林,即是其假,如何得言一切是实?

又此大等,各以三成,即一是一切,若一则一切,则应一一皆有一切作用。既不许然,何因执三为一切体性?

又若一则一切,应口眼等根,即是大小便路;又一一根有一切作用,应口耳等根,闻香见色。若不尔者,何得执三为一切法体?哪里有聪明的人而立此义?
又自性既常,应如我体,何能转变作大等法?又所计我,其性若常,应如自性,不应是我。若如自性,其体非我,不应受用二十四谛。是则我非能受,二十四谛非是所受。既能所俱无,则谛义不立。“

像这样往复几次,婆罗门无话可说,只好起身认输说:“我输了,就依先约,拿走我的头吧!”但奘师说:“佛门慈悲戒杀,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从现在起做我的仆役,供我使唤。”婆罗门喜不自胜,于是法师将他带入静室。见闻者莫不称扬赞叹奘师之宽宏大量。 这时,奘师将要前往乌荼国应对戒日王召集的那场辩论会,他找到了般若毯多的那本《破大乘义》七百颂。

奘师仔细地阅读一遍,但仍有很多疑点不能明白。于是就问这位降顺的婆罗门:“你曾听说此义没有?”婆罗门回答道:“曾听讲过五遍。”于是奘师便要他讲述一遍,不料他面带难色地说:“我现在是奴仆身份,怎敢为您讲述经论呢?”奘师回答:“这是小乘论著,我没有研究,你不必客气,但说无妨。”婆罗门说:“既然您不嫌弃,那就等半夜没有人的时候再说,否则让外人知道,说您跟奴仆学法,会损坏您的声誉。”于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婆罗门从头到尾详细地讲了一遍。奘师听完马上掌握了要义,根据论中错误的地方,用大乘理论加以驳斥而写成《破恶见论》一千六百颂。戒贤论师将之宣示徒众,听到的人没有一个不叹赏的。

事后奘师对婆罗门说:“仁者因辩论失败,沦为仆役已经够委屈了,我现在恢复你的自由之身,随便您想去哪里都可以。”

婆罗门既欢喜又感激,辞别奘师后,前往东印度迦摩缕波国(今布拉马普特拉河中游流域),见到鸠摩罗王,极度称扬奘师道德学问的高尚。鸠摩罗王听了很高兴,立即派遣使者来迎请奘师。

在鸠摩罗王使者未到之前,有一个露形尼乾子,名叫伐阇罗,忽然进入法师房间来,法师以前曾听说尼乾(裸体外道)善于占相,立刻请其坐下问疑。奘师自述:“我是中国僧人,来此求学,岁月已久,今欲归国,不知能否如愿到达?是去是留以何为宜?再则请教寿命长短?愿仁者占一占看看。”

只见尼乾取一块白石画地,用蓍草占卜,报法师:“您留在这里最好,五印度道俗各界没有不敬重您的。当然回国也能安然到达,并受到尊敬,不过还是不如这里好。寿命从现在起还有十年,但若有其它功德转续,就很难预料了。”

奘师又问:“我决心回国,要携请的经像很多,请问用什么方式运载比较安全呢?”尼乾回答:“这不用担心,戒日王和鸠摩罗王会派人护送,必可顺利载运回国。”

奘师接着问:“可是这两位国王我从未见过,又怎会施与我这样的恩惠呢?”尼乾说道:“鸠摩罗王已经派人来请了,两三天内就到;只要见到鸠摩罗王,就会见到戒日王。”尼乾说完后便离开了。

奘师开始准备回国,包好经像,打点行装。寺里的大德知道了都来劝阻,异口同声地告诉他:“印度是佛陀降生之地,虽然佛已入灭,但圣迹还在,应留此参访礼拜,才不白过这一生啊!怎么想要回去呢?何况中国属于边地,那里的人不敬三宝,所以三世诸佛都不选择在那里降生,那里的人志愿短小烦恼深重,所以那里不出圣贤。而且那里地理险恶气候寒冷,又有什么值得怀念的呢?”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2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1

奘师一面感谢诸位大德的好意,一面很委婉地表达自己的理想说:“世尊法王既立下教法,我们便应好好地弘扬,以报答佛陀的恩德,怎么可以自悟自了,而不管沉迷的众生呢?何况,中国素来是礼义之邦,一切皆有法度可遵,君圣臣忠,父慈子孝,贵仁重义,尊长敬德。加以国人识洞幽微,智与神契。体天作则,七耀无以隐其文;设器分时,六律不能韬其管。故能驱役飞走,感致鬼神;消息阴阳,利安万物。自从遗法东传,所众生皆是崇重大乘,而且定水澄明,戒香芬馥。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祈愿早登十地;精勤熏修,以至圆成佛果。经常得蒙诸佛菩萨慈悲示赋,因此,有缘亲受法化,耳承妙说,目击金容,时常跟随在诸佛菩萨身边,也说不定呢。岂能说诸佛不往,就予以轻视?”
诸位大德再劝:“又好比诸天共同进食,虽一起,但因福德不同,吃起来感受也不同。今天我们虽然同住于南赡部洲,然而佛却选择降生于此,可见中国确是无福的边地,所以劝法师不必回去。”

但奘师反问说:“维摩大士说太阳照临南赡部洲,是为了什么?”

“为除黑暗。”

奘师说:“我现在想回国,也是这样。”

大家见奘师态度坚决,只好去见戒贤论师,禀明奘师离开的意愿,希望戒贤论师能留住奘师。戒贤论师问奘师如何决定,奘师恭敬而坚定地禀告说:“这里是佛陀的降生国,弟子何尝不想长留久住?但是弟子这次西来的目的是为了取经求法,广利众生,承蒙师尊亲自教授《瑜伽师地论》,并且为我解释很多方面的疑惑,弟子由衷感激;加上朝礼圣迹,听闻了各部的深妙教义,真可说是不虚此行。现在也该是我把在此所学的东西带回国翻译的时候了,一来可使更多人蒙受法益,二来也谨以此表达对恩师的谢意。岁月不饶人,所以不敢再停留。”

戒贤论师听了很高兴地说:“你这是发菩提心,契合诸佛菩萨的心意,也是我对你的期许,就随你的意思准备行装吧!大家不必再苦留了。”说完就回房了。

过了两天,东印度鸠摩罗王果然派遣使者到那烂陀寺迎请奘师,应验了尼乾子的预言。戒贤论师看完使者带来的信后,告诉大众:“先前大家曾选定玄奘法师,等候戒日王的通知要和小乘辩论,现在如果应邀前去,万一戒日王的通知在这时候来,要怎么办呢?”于是告诉使者回去复命说:“玄奘法师已经决定回国了,来不及前往,请见谅!”

不久鸠摩罗王又派人赶来,再奉书致意:“师欲回国,务必前来小住几天再启程,应该不妨碍行程,请勿推辞。”但仍被戒贤论师谢绝了。鸠摩罗王这下火大了,很生气地再写一封信,另派大臣亲自送去,表示非请不可的决心。信上说:
“弟子本来就是平凡人,贪染世间五欲的快乐,从未想过亲近佛法。但自从听到玄奘法师的名字以后,竟然感觉非常欢喜,身心很清凉畅快,好像有了向佛的意念,所以才渴望见面。然而您却一再拒绝,不让他来,这不是要让众生长夜沉沦苦海吗?大德继承如来教化,弘扬佛法,为的不就是要普度众生吗?如今我不胜渴仰,谨命大臣再来迎请,如果仍然拒绝,就表示您认为弟子是不可教化的恶人,既然如此,远的不说,近代就有设赏迦王逐僧毁寺伐菩提树的事,难道您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我说到做到,希望您谨慎考虑。”

戒贤论师看完信,召来奘师,告诉他说:“这个鸠摩罗王向来善心薄弱,所以国内佛法不兴。但自从听到你的名字后,便由衷地想要亲近你,诚心地想向你学佛,你可能是他过去世中的善师善友,好好去开导他吧!而且出家人以弘法利生为己任,如今因缘熟了,如果能诱导他归敬三宝,百姓自然也会跟随。否则,说不定还会发生灾难啊,你就辛苦一趟吧。” 于是奘师告别大众,跟随使者到鸠摩罗国去了。只见鸠摩罗王亲自率领王公大臣迎接,顶礼赞叹,欢喜不已。日日香花饮食,作种种供养,这样的礼遇和敬重,对这个一向注重外道的国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因此民间道俗随之改变信仰的很多。

这样经过一个多月后,戒日王征讨恭御陀国回来,听说奘师已经去了鸠摩罗王宫,既惊又怒,立刻派人去见鸠摩罗王,要他马上将玄奘法师送过来。然而此时的鸠摩罗王对奘师崇拜备至,当作佛菩萨一样供养侍候,哪里肯放人?随口就对使者说:“要我的头可以,要玄奘法师,休想!”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3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2

使者回去如实回报,戒日王暴跳如雷,对侍臣说:“鸠摩罗王太藐视我了,为了一个僧人竟然对我说出这么无礼的话。”于是另外派了一个使臣去责问鸠摩罗王:“你说要头可以,那么现在就请将头交给侍者带回。”鸠摩罗王自己知道说错话了,就赶紧派象军二万乘,船三万艘,护送奘师渡过恒河,共赴戒日王宫。

鸠摩罗王先在恒河北岸预设行宫,等奘师渡河之后,先将法师安置在行宫安歇,然后自己再亲率臣僚去见戒日王。戒日王非常高兴,知道他对奘师的敬爱,就不再责备他前日的失言,只问玄奘法师在哪里。鸠摩罗王回答在行宫,戒日王问:“为什么不让他到这里来?”鸠摩罗王回答:“您既然礼贤乐道,怎么可以让法师来拜见您?”戒日王:“是的,我明白了,你先回去,明天我亲自前去礼请。”

鸠摩罗王回到行宫,报告奘师他见戒日王的经过,并且推测说:“戒日王虽然说明天,可能今天晚上就会来。如果他来了,您不必起身迎接。”奘师说:“依照佛门的规矩,正是这样。”

初更时分,有人通报河中出现成千的火炬与响亮的步鼓声,不出所料,戒日王果然乘夜来了,鸠摩罗王立刻率领臣子们到河边迎接等候。

步鼓是戒日王专用的,他出行时,一定有几百名金鼓手随从,走一步敲一下,称为节步鼓,只有戒日王才能这样,其他国王不能仿效。

戒日王进入行宫以后,向奘师行头面礼足,瞻仰散花,颂偈赞叹后,才问奘师:“弟子先前邀请法师,为什么您都不肯来?”奘师告诉他:“玄奘远道而来,主要是为了听讲《瑜伽师地论》,接到您的令旨时,正听到中间还没听完,因此才没有立刻去参见您。”

戒日王又问:“法师从中国来,弟子听说贵国有首《秦国破阵乐》歌舞曲。不知秦王是何人?他有何功德能够受到这样的歌唱赞咏?”法师回答道:“玄奘本土,见人怀圣贤之德,能为百姓除凶剪暴,覆润群生者,则歌而咏之;上备宗庙之乐,下入闾里之讴。秦王就是现在的大唐皇帝。在他未登皇位之前,封为秦王。当时局势不稳定,苍生无主。原野到处堆积尸体,川谷流淌着人血。妖星夜聚,沴气朝凝;三河苦封豕之贪,四海困长蛇之毒。秦王以帝子之亲,应天策之命,奋戎振旅,扑剪鲸鲵;仗钺麾戈,肃清海县。重安宇宙,再耀三光;六合怀恩,故有兹咏。”

戒日王听完不禁感叹道:“如此之人,是上天派遣他来当物主的啊!”接着他又对法师说:“弟子先回去,明天正式来迎请法师。”于是戒日王就告辞回宫了。
第二天一早,鸠摩罗王亲自陪同奘师渡河,到戒日王宫时,戒日王已经和门师、大臣等二十多个人站在宫外等候,见到奘师马上迎请进宫就座,再奏乐散花,珍馐斋供。

戒日王问:“弟子曾听说著有《制恶见论》,希望能看看!”奘师就拿出来给他看,戒日王看后很高兴地对在座的小乘法师说:“我听说太阳出来了,萤火虫和灯烛就失去光亮;天雷响起,就听不见锣鼓鏧斧的声音。如今各位所信奉的宗派,一一被法师破斥,请问你们中有哪一位能够出来为自己的教义提出意见挽救呢?”在座的小乘法师没有一个敢提出反驳的。

戒日王又说:“诸师中上座提婆犀那论师,平时自称解冠群英,学盖众哲,也最早提出不同的见解来毁谤大乘。怎么今天一听说有远客大德要来,马上就去吠舍厘朝礼圣迹,这不是找借口逃避吗?因此可知你们没那份能耐。”戒日王有个妹妹,聪慧异常,精通正量部教义,她坐在戒日王的后面,听了法师开示大乘教法,才了解大乘甚深微妙,小乘偏执局浅,于是欢喜赞叹不已。

戒日王称赞之余,又与奘师商讨:“法师的论著实在是真知灼见,弟子与在座法师都很佩服。但恐怕其它各国的小乘和外道仍然墨守愚迷的教义,所以我想在曲女城举办一次大的辩论法会,通令全印度的沙门、婆罗门和外道等,都前来聆听大乘的微妙义理,以断绝毁谤大乘的邪念,显扬奘师的崇高盛德,摧伏他们的贡高我慢。”奘师也觉得这是一次弘扬大乘教法利益众生的大好因缘,就接受了戒日王的建议。

于是戒日王当日就发出通告,令各国国王、论师学人等,于某日齐集曲女城聆听中国法师的至高理论。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4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3

法师从冬初和戒日王一起逆河而行,至腊月才到达曲女城会场。五印度中,有十八国国王来到,精通大小乘的高僧有三千余名,婆罗门及尼乾等外道二千多人,还有那烂陀寺一千多名僧众也赶来集会,这些来自印度各地的博学善辩之士,为了听这场精彩的辩论,纷纷带着侍从赶来会场,一时之间,场内场外人山人海,象、舆、幢、幡、峨峨围绕,如同云兴雾涌,充塞数十里间,即使六齐之举袂成云,三吴之挥汗为雨,也不及此盛大壮观。

戒日王早就敕令会场搭建二间草殿,其内安奉佛像,并作讲堂之用,空间都很宽广,每间可容纳一千多人。国王行宫就在会场西面五里的地方,法会当天,先从宫中请出佛陀金像,安奉在大象背上的宝帐中,此为前往会场的队伍里最庄严的领队。戒日王作帝释天王装扮,手持白拂侍立右侧;鸠摩罗王作梵天王装扮,手执宝盖侍立左侧,两人都是头戴天冠华鬘,垂璎佩玉。又用二只大象装载宝花,一路上追随佛像后,随行随散,并请奘师及门师等各乘大象,依次列队国王后面。另外再用三百头大象,载送各国国王、大臣、大德等,分列两侧沿路赞颂,鱼贯前进。

到了会场外,各令下乘,捧佛像入殿,置于宝座。然后由国王和法师等依次供养。戒日王首先请十八国国王入座,再请各国高僧一千多人入座,次请有名的婆罗门外道行者五百多人入座,最后才是请各国大臣二百多人入座,其余的道俗人等,则安置在院门外面。等内外都入座后,设席供养;另以金盘一个、金碗七只、金澡罐一个、金锡杖一根、金钱三千、上等氎衣三千件供养佛,然后依等次供养奘师及诸大德等。随后再设狮子宝座,请奘师升座担任论主。奘师升座后先阐扬大乘宗旨,说明作论的本意。又由那烂陀寺沙门明贤法师宣读全论,另外抄写一本,悬放在会场门外,遍告大众:“如果有人能指出其中一字错误加以驳斥的,玄奘愿斩首谢罪。”结果直到第一天法会结束时,竟无人发言问难。戒日王很是欢喜,休会回宫,王臣僧众也都退席,各归其所。法师与鸠摩罗王一起回宫。

第二天仍然照着第一天一样迎送导从,一连五天,只有奘师宣讲大乘妙旨,破斥群邪外道,却没有人能出面反驳。这时外道之中,有人因为被批判推翻,又没有义理可和奘师论辩而怀恨在心,打算谋害奘师。戒日王听到这个风声,马上宣告会众:“邪党扰乱真义,已经很久了,而且隐埋正法,误导惑乱众生;若没有出众的圣贤,如何鉴别真伪?如今玄奘法师,神宇冲旷,解行渊深,为伏群邪,来游此国;显扬大法,汲引愚迷。妖妄之徒,不知惭愧,谋为不轨,翻起害心。此而可容,孰不可恕!众人中凡企图伤害法师的,斩首示众;毁骂法师的,断舌惩罚,但为自宗依理申辩的不在此限。”从此以后,有不良企图的人也不敢妄动了。

直到第十八天,仍然没有人出言反驳。法会最后一天,奘师再三称扬大乘,赞叹佛的功德,使很多人弃邪道入正道,弃小乘归大乘。戒日王见无人敢辩难奘师,对奘师越发地敬重崇拜,又施给法师金钱一万、银钱三万、上等氎衣一百领。其它十八国国王见状,也纷纷供养奘师各种珍奇宝物,但是奘师全都一一婉谢不受。

戒日王命令侍臣装饰一只大象,使之庄严,并在象身上竖起大幢,欲请奘师骑在大象上,由大臣陪同侍卫巡行全城,向大众宣告论义安立无人能胜。因为按照印度的习俗,凡是论战获胜者,都要举行这种巡行仪式。奘师再三谦让婉辞巡行。但戒日王却说道:“这是天竺古来传统的礼法,不可以废弃的。”既是如此,奘师也就随顺因缘不再坚持。

于是戒日王就手持奘师的袈裟,一路向大众大声唱道:“中国高僧玄奘法师,已经安立大乘教义,驳破各种异见。十八天的长期论战中,没有人敢与辩论,因此我特地向大家宣布玄奘法师的论战胜利。”

于是万众欢腾,争着送奘师尊号。大乘教的信众称呼奘师为“摩诃耶那提婆”,意思是“大乘天”;小乘教的僧徒称呼他为“木叉提婆”,意思是“解脱天”。最后烧香散花,礼敬而去。从此奘师的德音美名更加远播。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5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4

戒日王行宫西面有一座佛牙寺,所供奉的佛牙长大约一寸半,黄白色,常常放光明,关于佛牙的来历,也有一段特殊的因缘。

以前迦湿弥罗国在迦腻色迦王死后,有讫利多种称王,他一反迦腻色迦王的崇佛,斥逐僧徒,毁坏佛法;有一位比丘,因此而远避到印度去。后来睹货罗国(今帕米尔高原西南)雪山下王(即呬摩呾罗王)闻知此事,忿恨讫利多种毁佛逐僧的行为,于是召集国中勇士三千人,伪装为商旅,带了很多的金银宝贝,假装说要献奉给讫利多种王。讫利多王一向贪婪,听说后十分高兴,赶紧派遣使者来迎接。雪山下王在商旅中又精选五百名勇谋兼备的士兵,各自袖藏利器,带着重宝,向讫利多王王宫进发。到了宫中,只见雪山下王禀质雄猛,威肃如神,径直坐上了讫利多王的宝座,并脱去讫利多王的帽子大声呵斥他,讫利多王惊恐得仆倒在地。雪山下王按住他的头一刀砍下,只见讫利多王人头落地,身处异处。接着雪山下王对他的大臣们说道:“我是睹货罗国雪山下王,见到你们竟敢毁坏佛法,特来惩罚,但是过错在讫利多王一人,与你们无关。只有蛊惑讫利多王首次作恶的人,驱逐到他国,其余的人不再追究。”

灭掉讫利多王后,雪山下王下令修造寺院,重召僧徒,然后奉施而返。

先前投奔印度的那位比丘,听说国家平定后,便杖锡回国,在中途遇到一群大象,叫吼着向他跑来,他来不及逃跑,急忙爬上路边的大树躲避。象群见他爬到树上,就用鼻子吸水灌树,用牙挖掘,不一会儿树就倒了,大象用鼻子将比丘卷到背上,往森林里跑去。来到一头病象的身旁以后,大象牵引比丘的手到它的痛处,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竹刺插在肉里,就帮它拔出来,挤出脓血,并撕下衣服为它包扎伤口,这头象才解除了痛苦。其它象见他医好同伴,很是欢喜,纷纷以野果山花供养他。有一头大象把一个金盒送给病象,病象又把它送给了比丘。随后象群将比丘送回原处,比丘打开金盒一看,竟是一颗佛牙,就带回国建寺供养。

戒日王听说迦湿弥罗有佛牙,便前往要求参观。国人舍不得拿出,于是就把舍利藏起来,但是迦湿弥罗王害怕戒日王的声威,不敢违抗,到处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可是戒日王看完后深生敬重,竟仗恃国势强盛,硬请回国,就是现在寺中供奉的这颗。

曲女城大会结束之后,戒日王将会期中所铸造的金佛像和衣钱等统统布施给寺院,然后令僧侣守护。而奘师,由于之前已向那烂陀寺僧众辞行,并且装好了应该携带的经书和佛像,如今论战既然已经完毕,所以到十九日就向戒日王辞行回国。而戒日王说道:
“弟子嗣承宗庙,成为天下之主已经三十多年,时常害怕福德不能增广,深恐无法延续往昔的善因,所以才聚集财宝,在钵罗耶伽国的恒河与阎牟那河两河会流之处建立大会场,每五年邀请五印度的沙门、婆罗门以及贫穷孤独的人,举行历时七十五天的无遮布施大会,到现在为止已经举行了五次,马上就会再举行第六次无遮大会,因此恭请法师能够随喜参加这次大会。”

奘师回答道:“行菩萨道,需要福慧双修。智者获得乐果,不会忘记他当初所种的善因,而且还会继续修善。如今大王尚且不吝惜珍财广修布施,玄奘岂可推辞而不随喜?就请大王带我一同前去吧!”

戒日王听了非常高兴。

二十一日就出发前往钵罗耶伽国(今恒河与雅木纳河会充处之阿拉哈巴为中心)的无遮大会场。此处位于恒河北岸,阎牟那河南岸,两河都从西北向东而流,并在此地汇合。大会场就设在两河汇流处的西岸,周围有十四五里,地势像镜子一样平坦。自古诸王都在这里布施,所以一向有“施场”之称。据说:“只要在这里布施一钱,胜过在其它地方布施百千钱。”因此自古以来这里就特别受到重视。

于是戒日王在这施场上竖起芦草为篱笆,四面各有千步,中间建有草堂数十间,安贮众宝,如金、银、珍珠、红玻璃宝、帝青珠、大青珠等。另外在旁边又建有长舍数百间,贮存衣服、金银钱等日用物品。篱笆外面另设厨房,宝库前面更建有长屋一百多间,其形状很像京城的市街,每间长屋能容纳一千多人。

在此以前,戒日王就敕告五印度的沙门、外道、尼乾、贫穷、孤独之人等,都集会施场接受布施。有些参加曲女城大会的人,就直接前往施场,十八国大王也都被邀请与会。当他们到达施场时,已经聚集有道俗五十多万人。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6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5

这时戒日王在恒河北岸搭建行宫,南印度的杜鲁婆跋咤王则在西岸搭建行宫,鸠摩罗王在阎牟那河南岸的花林旁搭建行宫,受布施者则等候在杜鲁婆跋咤王行宫之西。

第二天早晨,戒日王和鸠摩罗王乘坐车船,杜鲁婆跋咤王率领象军,各整威仪来到会场,十八国国王陪列在侧。

法会开始的第一天是在施场的草殿内安置佛像,布施上等宝物和衣服以及美味佳肴,并奏乐散花,晚上才各自回到自己的营帐。

第二天是安置日天像,布施大约第一天一半的宝物和衣服。

第三天是安置自在天像,也有和日天像相同的供养。

第四天是布施僧侣之日,大约有一万名僧侣排成一百列并坐,分别布施金钱百文、珠一枚、氎衣一套,以及饮食香花等,供养完了就各自退出。

第五天起是布施婆罗门,经过二十多天才完全供养完毕。

第六阶段是布施外道,经十天才供养完毕。

第七阶段是普遍布施远方求施的人,也经过十天才供养完毕。

第八阶段是布施贫穷孤独的人,经一个月才供养完毕。

如此一来经历五年之久所积蓄的府库财物,完全供养布施殆尽,只留下象马兵器之类,这是为了镇压叛乱和保卫国家之用。至于其它宝物及身上的衣服、璎珞、耳环、臂钏、宝鬘、项链、髻中的明珠等所有财物,也都全部布施完毕。

将一切都布施完毕的戒日王,向他妹妹要来粗布衣裳穿着,礼赞十方诸佛,欢喜踊跃,双手合十,说:
“我以前聚集各种财宝,经常担心没有入坚牢库藏,如今我把财宝全部储存在福田中,也就是已经完全入坚牢库藏了。愿我生生世世常具财、法二宝,平等施予众生,成就十种自在,圆满二种庄严。”

如此七十五天的无遮大会才算正式结束,诸王赶紧持着各种钱财和宝物,向民众赎回戒日王所施舍的璎珞、髻珠和御服等,拿回去再献给戒日王。经过数日以后,戒日王的衣服和宝物,就又都恢复原状。

奘师参观完无遮大施会后,就向戒日王辞行,戒日王说:“弟子正想助您弘扬教法,怎么就要回国呢?”因此又留了十多天。

鸠摩罗王一听说法师要回国,也殷勤劝请挽留:“法师如愿长住我国,弟子必当尽心供养,为您造一百座寺院,帮助您弘扬佛法。”他们的诚恳挽留,使得奘师又滞留了半个多月。但他心里很是着急,就找机会委婉地对他们说:“敝国离这里很远,且有山川险阻,闻法较晚。虽知梗概,但因经论不齐,义难周全,所以我冒险来此取经求法。现在能够如愿以偿,皆因国内诸贤思渴诚深所致,所以我日夜不敢稍忘回国的事。经上说:‘障人法者,当代代无眼。’如果强留玄奘,将使我国很多修行人失掉听法的利益,这无眼的苦报,难道你们不怕吗?”

戒日王听完,就打消留他的念头说:“弟子仰慕法师的德养,所以希望能常常瞻仰侍奉,但是既然会损害到很多人的法益,也不敢坚持,但不知道法师想要从哪条路回国?如果由水路走南海,弟子当派使臣护送。”奘师对戒日王的盛情表示感激,但他之前因与高昌王约定回国途中,要再前往拜访,所以仍然选择由北方的陆路回去。

于是戒日王命人准备金钱资粮,鸠摩罗王也准备了许多珍宝,但全被奘师婉谢,只接受了鸠摩罗王的一条粗毛披肩,可在途中防雨用。

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五月,奘师正式告别大众,戒日王和各国王大臣都设饯送别,直至数十里才回头,临别分手的时候,大家都难过得哭了。奘师将经像等物,交北印度王乌地多王,以军马运载先行,缓缓前进。随后戒日王又托乌地多王大象一头、金钱三千、银钱一万,供作奘师旅途所需。

经过三天,戒日王因思念殷切,忍不住又与鸠摩罗王、跋吒王等,率领数百轻骑追上奘师,再次地送别。这次还加派了四位达官,名摩诃怛罗(相当唐朝之散官),戒日王以素氎作书,红泥封印,派达官先送达奘师所要经过各个国家的国王,交代他们好好地护持,直到奘师回到自己的国境为止。这样的殷勤礼重,真是令人感动啊!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7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6

奘师等人,从钵罗耶伽国(今恒河与雅木纳河会流处之阿拉哈巴为中心)出发向西南行,在大林野中走了七天,到憍萨弥国。旧地重游,又去参礼城南劬师罗长者施佛园等圣迹。此时,乌地多王已在此等候多时,与奘师会合后继续向西北前进,一个多月中,经过好几个国家,重礼了圣迹。到毗罗那孥国(今亚格拉东方处)都城时,巧遇师子光、师子月两位同学在此讲《俱舍论》、《摄大乘论》及《唯识论》等,他们都欢喜地出城来迎接,奘师因此也在此开讲《瑜伽抉择论》及《对法论》,两个月才讲完。

然后奘师等人继续往西北走一个多月,经过几个国家,到达阇兰达国(今加兰德),即北印度王都,又停留一个月。乌地多王派人护送,又继续西行了二十多天,到达僧诃补罗国(北印度)。在僧诃补罗国,又有一百多位僧徒奉持佛像经典,刚好也是北上,见到奘师一行,欢喜万分,于是一起加入到护经的行列。

他们从僧诃补罗国北行二十多日,一路尽是山林溪谷,盗贼经常出没。法师唯恐盗贼误以为商旅,起劫掠之心,常派遣一位僧人预先前行,如果遇到盗贼就告诉他们,我们是远来求法僧侣,如今所带的都是佛经佛像及舍利,希望施主能够拥护放行,不要扰害。法师奉徒侣随后跟进。其间虽然也经常遇到盗贼,但是都能安然无碍,顺利通过。

到了呾叉尸罗国(今塔克西拉),重礼了月光王舍千头的佛塔。在此休整七天后,再向西北行三日到了信度大河(印度河)。河宽五、六里,经像及同行者坐船前进,法师乘象涉渡,当时派一人在船上看守奇异花种。不料船行到中间时,河面突然刮起一阵狂风。顷刻间,河水波涛汹涌,掀起了巨大浪涛,船多次都快要覆没,守经者吓得翻落水中。众人经过奋力抢救,终于把他救上船,结果发现丢失了五十篋的经本和印度花种。

这时,迦毕试王听说奘师到来,特地从乌铎迦汉荼城赶来,亲自到河岸迎接。迦毕试王问道:“听说法师在河中丢失了部分经本,请问法师是不是带了印度花种来?”奘师回答:“是的,带了花种。”于是迦毕试王告诉他自古以来,凡是想带上印度花种渡河的,都会在河中遭遇风流倾船的事故。

接着迦毕试王迎奘师入城,住在一寺中,为弥补渡河失经的损失,奘师派人前往乌仗那国,抄写迦叶臂耶部三藏。为此,他们在迦毕试国停留了五十多天,这期间,迦湿弥罗王得到消息,也远道亲来参拜奘师,流连好几天才回去。

奘师和迦毕试王相随往西北走了一个多月,到蓝波国境。迦毕试王派太子先进城通知僧俗两众,准备幢幡宝盖出城迎接,自己则陪着奘师随后慢慢前进。到了城郊,已经有数千人在等候,只见大众欢喜礼拜,围绕赞叹,簇拥奘师进城,住在一座大乘佛寺,此时迦毕试王也在这里举办七十五天的无遮大施会。

又从这里向南行十五日,到伐剌拏国(今班奴)朝礼圣迹。然后往西北经阿薄健国(今白沙瓦西南方)、漕矩吒国(今阿富汗喀布尔西南处),再往北行五百余里,至佛栗氏萨傥那国(此国方位尚无定论),从这里东面出来,就到了迦毕试国(今阿富汗境内喀布尔以北附近)境。迦毕试王在这里又为奘师举行了七天的布施大会,然后奘师告辞出发。迦毕试王亲自送他到瞿庐萨谤城才分手,并派大臣率领一百多人护送奘师越过雪山。

山上寒风凛冽,终年积雪。他们凿冰开路,在崎岖的雪山上艰难攀爬,或上高崖,或入深谷,经过七天才攀至山顶。极目远眺群山,但见白茫茫一片冰雪世界,雪峰林立,危峦叠嶂。再行七日,又攀过一座雪岭。岭下有一个小村庄,约有一百多户人家,所养的羊大得像驴子一样。当晚就在村中歇宿,第二天天未亮就起程,由一位村民骑着山驼在前面作引导,奘师一行人跟在后面慢慢前进,到处是冰溪雪涧,如果不是熟悉路况的人带路,就有掉落溪涧而死的可能。

他们战战兢兢地走了一天才渡过这个险阻,此时在奘师身边同行的,只有僧徒七人、脚夫二十多人、象一头、骡十只、马四匹。

奘师一行人于次日又登一岭,此岭远远望去像一个雪堆;但走近一看,才知道全是白色的岩石构成,上面草木不生,是世界最高的山峰。山顶寒风凄厉,没有人能站得住脚,就是鸟也不敢直接飞越。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8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7

奘师从西北下山走了几里路,在一个小平地搭帐篷过夜。第二天继续前进,经过五六天才到安怛罗缚婆国(今喀布尔以北方向),即睹货罗国的故地。这里佛法不兴盛,这里只有三座寺院,僧徒几十人,习大众部教法。有一座宝塔,是无忧王所建。奘师在这里停留了五天。

由西北下山,行四百余里,到了阔悉多国(今阔斯特),也是睹货罗国的故地。再从此向西北攀山越谷,行三百多里至活国(今昆杜兹)。国临缚刍河,即睹货罗国的东界,都城在河的南岸。叶护可汗的孙子睹货罗王自称叶护,崇敬奘师,挽留了一个多月。

在此期间,奘师获悉高昌国已被唐朝所灭,麴文泰也已病故,如是奘师无法也无须履行当初与高昌王停留三年的承诺,决定直接东归。(见《唐三藏法师年谱》唐一玄)睹货罗王派人护送,与商旅结队同行。

由活国东行二日,至瞢[méng—编者注]健国,它的旁边有阿利尼国、曷逻胡国、讫栗瑟摩国、钵利曷国,都是睹货罗国的故地。

从瞢健国又东行,入山三百余里,至呬摩怛罗国,也是睹货罗国的故地。这里风土民情大都和活国相同。特别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妇女头上戴着木角,高三尺多,木角上有两个小歧角,上面的象征父亲,下面的象征母亲,随着其中一人去世就除去所代表的歧角。

自此又东行二百余里,至钵铎创那国(今巴达哈商),也是睹货罗国的故地。因为遇到寒风冷雪在此停留了一个多月。

从此向东南山行二百多里,至淫薄健国。又向东南履危蹑险,行三百余里,至屈浪拏国(今库兰)。从此又向东北山行五百余里,至达摩悉铁帝国(今契特拉)。国在两山之间,临缚刍河(今的奥克萨斯河),全国有十几座寺院。这里的居民多数眼睛碧绿,形貌粗陋,和其它地方的完全不同,他们性格粗暴,不讲究礼仪,以牧马为生。出产矮种马,矮马体形虽小,但能耐久驰涉,非常适合这里高寒恶劣的山地环境。国都昏驮多城中有一座寺院,是此国先王所建。寺中石佛像上有金铜圆盖,以杂宝装饰。人围着佛像旋绕礼拜时,圆盖也随之旋转,人停盖也停,莫测其灵。

从此国大山北行,至尸弃尼国(今舒格楠)。又越过达摩悉铁帝国至商弥国(今马斯图吉和乞特拉尔之间)。从此又向东山行七百余里,至波谜罗川。波谜多川东西长一千多里,南北宽一百多里,在葱岭之中,又在两雪山之间,风雪飘飞,连春夏也不停,由于冰寒,花木稀少,农作不生,一片萧条,人迹罕至。

川中有一个大龙池,东西长三百里,南北宽五十多里。居瞻部洲中心,茫茫一片,望不到边。大龙池碧绿澄清,湖平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湖边绿草如茵,栖息着无数飞禽水鸟,它们悠闲地在蓝天翱翔,或在湖面戏水,或在岸边草泽间和沙堆上筑巢;湖内则潜居着各种各样的水族类生物。池的西面分出一河,西至达摩悉铁帝国东界,与缚刍河会合后西流入海;池的东面分出一大河,东至佉沙国西界,与徙多河会合后东流入海。波谜罗川南面的山外有钵露罗国,多产金银,金色如火。

从此川东面出来,登越雪山,行五百余里,至朅盘陀国(今新疆塔什库尔幹)。朅盘陀国方圆二千多里,都城建在大石岭上,背靠徙多河,这条河东入盐泽,潜流地下,出积石山,是此国的河源。朅盘陀王非常聪慧,他很自豪地向奘师介绍,他祖先的母亲是汉地的公主,而父亲是太阳神。所以,他的王族名为“支那提婆瞿怛罗”,意为“汉日天王之种族”。奘师观其形貌果然如同汉人,头戴汉地方冠,身穿胡人服饰。

国王的故宫有以前尊者童寿论师的寺院,童寿论师本是呾叉始罗国(今塔克西拉)人,神悟英秀,日诵三万二千言,共造论数十部,是经部的本师。当时,东有马鸣菩萨,南有提婆菩萨,西有龙猛菩萨,北有童寿尊者,号称为“四日”,能照有情之惑。童寿声名远扬,所以朅盘陀国先王亲自攻打他的国家,把他迎请到本国供养。

都城东南三百余里有一片大石崖,石崖下面有两间石室,各有一位阿罗汉在此入灭尽定。其端坐不动,久不倾倒,形如羸人,肤骸不腐朽,其须发恒长,附近寺院僧众每年都为其剃发换衣。据说已经有七百多年了。奘师在此国停留了二十多天。
在路上 离线
级别: 礼乐使
显示用户信息 
49楼  发表于: 2017-12-14   
第五卷:8

又从大石崖东北出发,行五日,遇到一群盗贼,商侣惊慌,四处奔逃,连奘师乘坐的巨象也因受到惊吓,掉到河里溺死了。幸好奘师没有受到伤害,等盗贼走了以后,和商人们集合起来继续前进。冒着寒冷和危险走了八百多里,出葱岭到乌铩国(今新疆莎车)。

在这个国家的王城西面二百里,有一座大山,上面有一座塔。据说在几百年前这里曾发生山崩,结果在山崩后的山洞里发现一位正在静坐的比丘。这位比丘身材高大,却形容枯槁,整个脸都被下垂的须发遮住了,樵夫发现后,赶紧跑去报告国王。国王亲自前往瞻礼朝拜,听到消息的人也都争先恐后地前来焚香散花,作礼供养。

国王问:“有谁知道这是什么人?”有位比丘回答说:“看他须发垂长而身穿袈裟,一定是个入灭尽定的阿罗汉。”国王问:“怎样才能使他出定呢?”比丘说:“断食之身日久,出定后容易毁坏,要用酥乳灌注,使他的肌肤滋润,然后敲槌警悟定心,才能使他安全出定。”

国王于是吩咐以酥乳灌注阿罗汉躯体,比丘敲槌警悟阿罗汉出定。阿罗汉渐渐恢复了呼吸,张开眼睛,看了看四周说:“你们是谁,怎么披着袈裟?”比丘对他说:“我们是比丘啊!”阿罗汉问:“我的师父迦叶波如来,现在在哪里?”比丘说:“迦叶佛早已涅槃很久了。”阿罗汉听后,低头沉思良久,然后用手拨开面前的垂发,跃升空中,示现大神变,化火焚身,遗骸坠地。于是国王和大众收集阿罗汉骨建了此塔。

从阿罗汉塔北行五百余里,至佉沙国(旧译疏勒,今新疆喀什)。又从此东南行五百余里,渡过徙多河,翻越大沙岭,至斫句迦国(旧译沮渠,今新疆叶城)。国的南面有大山,山上多龛室。此山历来被修行者视为圣地,很多印度的证果圣者运神足通凌虚而至,到这里修行乃至入涅槃,所以这里有多处圣迹。奘师经过此山时,还有三位阿罗汉在岩穴中入灭尽定。他们形若羸瘦之人,须发还在缓慢地生长,附近的僧侣要定时前来为他们剃发修甲更衣。而斫句迦国的僧人都是修习大乘佛法,国中有多部大乘经典,其中十万颂以上的经典,就有几十部,是自葱岭以来佛法最盛的地方。

从此东行八百余里,至瞿萨旦那国(旧译于阗,又译地乳,今新疆和阗)。此国境内多是沙漠,出产手工很细的毛氎[dié,细毛布—编者注]和白玉;百姓尚礼义,重佛法,有一百多座寺院,五千多名僧徒,都学大乘法。当时的国王智勇兼备,自称是毗沙门天王的后裔。据说国王的先祖原是无忧王的太子,在呾叉始罗国,后来被逐出雪山以北,以养牧为生,逐水草而居,来到这里建立国都。数十年之后,国王年老仍无子嗣,于是到毗沙门天神庙去求子。结果从神像的额头上裂开出现了一个婴孩,同时间,庙前的一块地忽然隆起,生出甘甜香醇得像牛乳一样的特殊美味,婴儿就饮这乳汁长大。神童长大后继位为王,此后历代传承不衰,所以于阗的王族自称为毗沙门天王的后代,取“地乳”为国号。

奘师入境后到勃伽夷城(今新疆皮山县东南藏桂巴扎),城里有一尊释迦佛的坐像,高七尺余,相貎庄严,头上戴着宝冠,常常放出光明。据说这尊佛像来自迦湿弥罗国,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从前有一位罗汉,眼看自己的沙弥弟子病重就快死了,临死前忽然想吃酢米饼。阿罗汉用天眼观察,看到瞿萨旦那国有这种饼,就运用神通去乞讨来。沙弥吃了很高兴,发愿投胎转世要到这个国家。后来果然如愿以偿,并且托生在王家,贵为王子。继承王位后,竟有野心想要征伐前生的祖国。就在迦湿弥罗王准备出兵反抗的时候,阿罗汉告诉他不必劳师动众,他自有办法遣散敌军。阿罗汉前去见瞿萨旦那王,告诉他前世的因果,并拿出前世他穿的沙弥服给他看。瞿萨旦那王看了以后,立刻证得宿命智,生惭愧心,而与迦湿弥罗国和好,带兵回国,并请回他前生供奉的佛像。佛像到了勃伽夷城,无论他们怎么用力却再也无法移动了,于是瞿萨旦那王就围绕着佛像建立了寺庙,敬谨招聚僧徒,国王还供养自己的王冠,用来庄严佛像的头顶,所以今天佛像戴的宝冠就是当时先王所施舍的宝冠。这就是这尊佛像的由来。

奘师在这里停留七天,于阗王听到奘师到来,亲自带领臣民迎接。礼谒奘师之后,国王先回都城准备,留派太子侍候奘师;过两天后又派达官来迎接,到离城四十里外的地方安歇。

第二天,于阗王与僧俗二众等带着鲜花,奏乐列队迎请奘师进城,安置在小乘萨婆多寺。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大愿菩萨指的是: 正确答案:地藏王菩萨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